槐树林中。

    随着舒允文的话音落下,在场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扭头看向了滨田幸二,目光惊愕且疑惑。

    滨田幸二脸色一瞬间变得雪白,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神情惊惶,开口解释道:“不、不是的,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三上武男看看滨田的神情,又扭头看向舒允文:“……允文大人,真的是滨田他杀了这些大学教授的吗?”

    “绝对就是他,错不了的?!笔嬖饰目隙ǖ氐懔说阃?,然后继续解释道,“……三上村长,您或许不知道,被杀死的恶灵,大部分都对杀人凶手或者凶器之类的有执念,如果杀人凶手出现在恶灵的身旁,恶灵很有可能会主动冲过去,发动攻击……”

    “……在昨天晚上我治疗的伤者中,滨田先生身上的刀伤最多,多达十二道。我之前认为,这是因为他一直住在槐树林里面、容易招来恶灵的缘故;现在看来,真正的原因是那些恶灵主动袭击滨田幸二先生才对……”

    “……另外还有今天上午,我们在除灵的时候,有的恶灵也是在远处忽然冲过来,主动进攻。现在回想一下,那几个主动向我们发起攻击的恶灵,似乎就是东都大学的几位教授。而它们真正的攻击目标也不是我们,而是滨田先生才对……”

    众人听着舒允文的解释,目光再度看向滨田幸二,站在滨田幸二周围的人不由得退开一些。

    至于上原康夫,他看向滨田幸二的表情尤为难堪——这时候,他忽然想起昨晚滨田幸二说到一半的那句“为了保住黄金的秘密,甚至还”,现在看来,“甚至还”后面的内容,应该就是还杀了这些大学教授吧……

    “……不、不是我,真的、真的不是我……”滨田幸二犹自还在辩解着。

    舒允文眯了眯眼,从自己腰间的袋子里掏出其余几位教授的灵魂球,然后全部放开。紧接着,只见佐佐木教授等人的恶灵出现,其中两个飞向了他们的埋骨之地,剩下的四个又都缠到了滨田幸二的身周,狰狞咆哮着。

    舒允文一看这情况,直接扭头对三上武男道:“三上村长,把他抓起来吧,凶手就是他?!?br />
    “好的,允文大人?!比衔淠械懔说阃?,向着几个跟来的彪壮岛民一挥手,直接就把滨田幸二按在了地上。

    滨田幸二神情惊恐,这下子再无任何侥幸心理,声调里加上了哭声:“允文大人,我错了,请您放过我!请您放过我……只要您答应放过我,我就告诉您一个秘密……”

    滨田幸二话还没说完,上原康夫忽然冲了过去,一脚踹倒了滨田幸二的头上,把滨田幸二踢晕:

    “……该死的滨田,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还做过这么可恶的事情!允文大人,像是这种凶恶的杀人犯,绝对不能放过他!”

    “好了,我知道的?!笔嬖饰陌诹税谑?,诧异地看向上原康夫,“……你和滨田先生不是朋友吗?”

    “不、不是的?!鄙显捣蛄σ⊥?,“……我们只是凑巧都暂时借住在木下先生家,所以才认识的。我前天晚上才到了岛上,和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关系……”

    “嗯……”

    舒允文也没想太多,口中念动巫咒,把教授们的恶灵重新抓了起来,然后扭头吩咐三上武男道:“三上村长,麻烦你先把滨田看押起来吧……对了,回头你让人把埋着佐佐木教授他们尸体的地方挖开,确认一下里面的情况,等警方来了再调查吧……”

    “我知道了,允文大人?!比衔淠辛⒖痰阃酚ι?。

    清理掉了树林里的恶灵,众人又一起走回到海军洞穴前。

    三上武男、木下五郎等人告辞离开,舒允文又一手捏着镇魂符、一手准备好【鬼爪】,进入海军洞穴里面。

    洞**阴气滚滚,能见度也很暗,明美、成实就守在舒允文身前,一个体表散发着白色的光芒,一个身周鬼火升腾,燃烧着周围的鬼气、阴气,向着洞内推进着。

    约莫三四分钟后,舒允文、成实、明美只觉得周围的阴气、鬼气似乎更浓了一些,同时成实伸手一指前方某个位置,声音传入舒允文的脑中:

    “……允文大人,前面有一个供奉牌位,应该就是那里了?!?br />
    “嗯……”舒允文沉吟一声,然后对成实道,“……成实,你把那个牌位挪开看看?!?br />
    之前舒允文听三上武男说过,那个供奉牌位是四百年前的贺茂明留下来的,并且专门交代岛上的居民不准破坏什么的。

    如果他的感觉没错,这个供奉牌位肯定有封印凶灵王的线索。

    “好的?!背墒涤α艘簧?,飘过去挪开了供奉牌位,周围并没有什么变化。

    舒允文眉头一皱,走过去观察了一下,只见牌位下的地面上似乎有什么东西隐约释放着阴气。

    舒允文愣了一下,蹲下看了看,嘴角不由得泛出了笑容:“原来是千年槐木心制作的封印,而且这槐木心都快碎了……难怪阵法会因为台风、地震这种原因损坏,这封印也太粗糙了点儿吧……”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一句,然后直接伸出手指,运转巫力,用力抠着封印用的千年槐木心——

    别看这千年槐木心腐朽的厉害,如果不用里世界的力量,连一点木头渣都抠不下来~

    随着“嘎吱”一声,千年槐木心被舒允文抠出一块,紧接着地底之下阴气、鬼气涌动,一个身体近乎透明、穿着铠甲的魂体拼命地想要挣扎脱身,口中控制阴气摩擦,发出了声音:“……放、我出去、出去……出去……”

    “卧槽?”舒允文被近在咫尺的凶灵王吓了一跳,连续四道镇魂符、一记【鬼爪】打在了眼前的魂体身上,同时身体向后移动,手中捏着镇魂符,小心翼翼地看着前方。

    舒允文跟前不远处,那个幽灵王挨了两下后,口中发出一声惨叫,魂体消散了一些,然后继续挣扎着,想要从封印中逃脱:“放、我出去、出去……”

    舒允文满脸的认真和警惕,神情凝重地观察着眼前的情况,几秒钟后,舒允文不由得松了口气——

    得!不用担心了,这凶灵王被封印困得死死的,任何攻击手段都使不出来,根本连一丢丢威胁都没有,完完全全是个弱渣??!

    不过,这家伙的鬼体比起舒允文预估的要强一些,杀起来恐怕会浪费一些时间啊……

    舒允文心里面感慨了一下,然后向着身旁的成实、明美挥了挥手:“成实、明美,你们一起上,给我嫩死它!”

    妈蛋!让你刚才吓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