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人又聊了一会儿,舒允文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打了个哈欠,示意自己想要休息。

    三上武男等人看出了舒允文的意思,但还是歉意地躬身道:“……允文大人,我们知道您远道而来已经很累了,不过我们还是有一些问题想要向您请教一下……”

    “嗯?什么问题?”舒允文好奇地问道。

    “就是您之前向岛田先生说起过的‘魂印’?!蹦鞠挛謇梢涣臣逼群徒粽?,“……按照您的说法,我们身上都被那个强大的亡魂留下了像是猎物一样的印记,这样简直太危险了,所以请您务必帮我们除掉那个‘魂印’……”

    “……对了,还有那些被海军亡魂砍伤的的人,他们的伤口一直都没能痊愈,也需要您的帮助……”

    舒允文愣了一下,看看跟前几个人期待的目光,然后才开口道:“……三上村长、木下助理,关于‘魂印’,不是我不帮你们,而是现在帮你们除掉了也没用?!暧 悄侵磺看蟮墓砉至粼谀忝巧砩系?,只要它还活着,而且你们还留在这个岛上,‘魂印’清除掉后没多久就会重新出现……”

    舒允文说着话,指向了旁边的岛田裕三:“……像是岛田先生,他身上的‘魂印’本来已经被我清除掉了,但现在因为重新回到了岛上,身上又出现了‘魂印’……另外,这个‘魂印’只是那只鬼怪留在你们身上的标记而已,只要你们不离开小岛,就不会有影响的;等我消灭了那只鬼怪以后,你们身上的‘魂印’也都会自己满满消散……”

    舒允文简单地解释了一下,让三上武男他们心安,然后又继续说道:“……至于那些被海军亡魂砍伤的人,倒是可以让他们现在过来,我给他们处理一下……”

    “真是给您添麻烦了,允文大人?!比衔淠?、木下五郎一同道谢,然后木下五郎站起身来,通知那些特殊的“病号”去了。

    约莫五分钟后,木下五郎回到房间里,后面还跟着十个神情憔悴、脸色苍白的“病人”。

    病人们向着舒允文齐声问好,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开了【阴阳眼】,目光如炬,在十个人的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到了两个看上去最为虚弱的人身上,皱了皱眉头——

    真是怪了,这两个人身上的阴气、鬼气,怎么感觉比其他八个人浓了那么多?

    而且,这俩货身上的刀伤是不是太多了点儿?看他们身上绑着的绷带,最少也被砍了五六处吧?

    舒允文思索中,伸手指了指那两个人:“……这两位先生怎么称呼?”

    “敝姓滨田,滨田幸二?!?br />
    “我叫上原康夫?!?br />
    两个人做了自我介绍,旁边的三上武男立刻问道:“允文大人,这两个人怎么了吗?”

    “……没什么,就是有点奇怪,这两个人比起其他人,似乎更容易招惹鬼怪……”舒允文满脸好奇,“……他们两个是做什么的?”

    三上武男回答道:“这位滨田先生是我们岛上的灯塔守卫,负责看守灯塔;上原先生则是东都旅行社的社员,他觉得我们岛上的海军洞穴和龙神号可以做为旅游卖点,前天登岛考察的……”

    “……前天登岛?”舒允文更奇怪了,认真地盯着上原康夫,“你到了岛上以后,是不是去过什么古怪的地方?”

    “呃……这个……”

    上原康夫说话结结巴巴,木下五郎在旁边回答道:“……允文大人,上原先生是前天下午登岛的。在他登岛以后,我们就警告过他岛上有海军亡魂出没,让他无论如何也不能靠近海军洞穴,结果他不相信,昨天晚上自己跑去了海军洞穴里面,被那里的海军亡魂砍了八刀,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

    “哈?”舒允文听着木下五郎的解释一阵无语——

    我勒个去!这算是花样作死的典型代表了吧?

    恶灵都能跑居民区砍人了,这家伙居然还大晚上跑到那个幽灵王的老巢去……他没被那里的恶灵砍死都算运气好的。

    “滨田先生,你呢?你是不是也去过什么奇怪的地方?”舒允文扭头问滨田。

    滨田幸二长发低垂,目光惊恐:“……我、我没有……我大部分时间都待在灯塔里面,但是一到晚上,那些海军亡魂就会入侵灯塔,然后砍我……我被砍了十二刀,后来晚上躲进居民区这里才好了许多……”

    “嗯?灯塔那里经常被海军亡魂入侵吗?”舒允文皱了皱眉头,“……灯塔在什么位置?离海军洞穴很近吗?”

    “灯塔在我们村子居民区外,位于岛中央的山地上,距离海军洞穴还有一段距离?!蹦鞠挛謇苫卮?,“……我们岛上最高的建筑就是灯塔了,从那里可以俯视整个小岛。灯塔周围的风景也非常美丽,四周全是槐树林……”

    “哈?”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然后立刻喊“?!?,“行了,木下先生,你不用说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这家伙工作的灯塔,居然在一片槐树林里面,不被海军亡魂砍才怪了!

    一个大晚上乱闯海军洞穴,一个平时住在槐树林,难怪这俩货身上的阴气、鬼气最浓,还被砍的最多。他们这一身伤,都是靠自己努力作死得来的??!

    舒允文心里面默默地吐槽一句,然后吩咐十个人站好,开始帮他们驱除起伤口上的阴气、鬼气。

    几道【破邪】法术下去,十个人身上伤口中的阴气、鬼气已经全然消散,门外的医生也连忙走了进来,帮他们重新包扎伤口。

    十个人道谢退下,然后三上武男、木下五郎等人也都告辞离开。

    舒允文和灰原回到了客房里面,泡澡、换好睡衣后,灰原小萝莉看着电视,舒允文打着哈欠说道:“对了,灰原,我明天一早起床以后就要清理岛上的恶灵,没时间照顾你,到时候你自己去海边玩吧~”

    “……嗯,好吧?!甭芾虬Т鹩α艘簧?,“……你把姐姐留下陪我?!?br />
    “不行!你姐姐跟我出来以后,只能在我身周一百米范围内活动,远了的话,她的灵魂会崩掉的?!笔嬖饰木芫?,摊开被子,“……唔,不说了,好困,我先睡了,你把电视声音放下一些……”

    灰原哀一双死鱼眼瞪着舒允文,明美微笑着飞到了灰原哀跟前:“志保,要听允文大人的话哦!等姐姐和允文大人除灵结束后,我们就陪着一起在海边玩。明天你先和你的朋友一起玩吧~”

    “朋友?”灰原哀愣了一下。

    “就是小玲还有奈绪酱,她们两个不是说了要陪你一起玩吗?”明美提醒了一下灰原哀,然后对灰原哀使出摸头杀,“志保要听话哦!”

    “呃……好吧?!被以弈蔚卮鹩ο吕?,想想小玲和奈绪那两只调皮好动的真萝莉就是一阵头疼——

    这算什么海边旅行?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宅在家里面看书更好一些。

    嗯,看视频也不错~

    灰原哀想到了某些视频,嘴角弯起了一道圆弧,然后走到自己的行李包前,掏出了《同桌观察日志》,翻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