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阿嚏~”

    米花町,行驶中的汽车上,舒允文大大地打了两个喷嚏,然后用力地吸了吸鼻子——

    奇怪了,难道这两天天天晚上熬夜,所以感冒了?咱这身子骨貌似太弱了吧?

    舒允文心里面嘀咕着,副驾驶上的三上武男毕恭毕敬地问道:“……允文大人,您怎么了吗?”

    “没什么?!笔嬖饰陌诹税谑?,“……三上村长,请您继续说岛上的情况吧?!?br />
    “好的,允文大人?!比衔淠杏ι?,然后继续说道,“……在最近这两天,我们岛上的情况又差了一些,那些游荡的海军亡魂,居然已经能够闯入我们岛上的居民区,简直、简直太可怕了……”

    “……还有,昨天下午的时候,天明明还没有黑,却有居民看到了海军亡魂在树林里游荡……”

    三上武男“巴拉巴拉”地说着情况,舒允文则皱着眉头,有点难以置信:“……有人在天没黑的时候看到海军亡魂了?真的吗?”

    鬼物这东西,除非是在阴气、鬼气极为浓郁的地方,要不然不可能在大白天的显形??!

    “……是真的?!比衔淠辛⒖袒卮?,“……我们岛上的居民为了限制海军亡魂的活动范围,从海军亡魂出现开始,每天都不断地绕着那个山洞种树……”

    种树?种树能挡住鬼?你以为鬼是沙尘暴??!

    舒允文无语地翻了翻白眼,默默地吐槽了一句,然后开口道:“……你说的情况我知道了。总而言之,我们还是赶快先去你们敷岛看看情况吧……”

    “真是多谢您了,允文大人!”三上武男再度道谢。

    舒允文摆手道:“得!你不用道谢。咱们之前说好的,除灵费用两亿日元,其他损耗另算。另外,我也说过了,在登岛以前,我会先让船绕岛一周,看看情况,如果那里要是太危险的话,我会直接离开的……”

    “我明白的。不管怎么样,都非常感谢您?!比衔淠刑裙Ь?。

    舒允文点了点头:“……对了,到你们岛上得多长时间?”

    三上武男立刻回答:“去我们敷岛,从横滨港出发得三到四个小时。我们现在赶往港口,抵达敷岛时应该在下午五点左右了?!?br />
    “……下午五点吗?”舒允文愣了一下,点头表示明白——

    这个季节的天色,下午五点距离天黑还有一个半小时左右,正好是观察岛上情况的最好时段。

    嗯,这也算是赶了个巧吧~

    ……

    舒允文家的别墅内。

    黑羽快斗捡起地上的录像带外盒,把舒允文留给他的纸条重新丢进了外盒里面,放回了柜子里,假装自己没有碰过——

    他可是赫赫有名的优雅怪盗??!

    要是让别人知道,他堂堂怪盗基德居然中了这么Low的一个圈套,那简直要丢脸死!

    收拾好了一切,黑羽快斗站起身来,嘴角露出认真的笑容——

    那个家伙居然和小盆友去旅行了,肯定不可能无聊到随身带着他的裸奔录像带到处跑吧?

    所以说,他的裸奔录像带现在绝对还在别墅里面!错不了的!

    他怪盗基德可是世界级的名盗,要从别墅里面搜出那个录像带,简直不要太简单啊……

    黑羽快斗想着这些,开始在别墅中认真搜索起来。

    大约十分钟后,黑羽快斗站在客厅里面,目光落到了一个相框上,轻轻地取下相框,看到后面新装的保险柜后,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那个愚蠢的除灵师,看着保险柜是新装的吧?难道他以为区区一个保险柜就能挡住世界一流的怪盗?

    黑羽快斗脑袋贴着保险柜的密码转盘,手上带着白色薄手套,小心翼翼地转动密码。

    大概半分钟后,随着“噔”的一声轻响,保险柜打开,黑羽快斗看向保险柜内,只见里面摆着一些金条、美元神马的,还有就是他日思夜想的《怪盗基德裸奔》录像带了!

    这一次他看到的录像带连个外盒都没有,封背上是舒允文亲手写的“怪盗基德裸奔”六个字,这熟悉的字体,就是它了!

    黑羽快斗脸带笑容,伸出左手把录像带取了出来,只见录像带后面居然带出了一张纸条。

    看到纸条,黑羽快斗的笑容瞬间僵住了,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然后拿起纸条一看——

    “你以为我会把录像带放在保险柜里吗?我随身带着呢!鱼唇的基德~——舒允文”

    尼玛!你特么又玩我!

    而且这家伙居然真的随身带着他的裸奔录像带到处跑,这特么得多无聊啊魂淡~!~

    黑羽快斗一脑门儿黑线,几秒钟后举起左手,想要摔掉手里面的录像带,结果一个用力,录像带打中了他的裤子裆部,但录像带却依旧在手里面粘着。

    “啊咧?”黑羽快斗愣了一下,瞬间明白了——

    强力胶!那家伙居然还在这个假录像带上抹了强力胶!而且这强力胶还很有渗透性,已经渗透了他的薄手套,连手一起粘住了!

    这家伙搞毛??!咱就是偷个录像带而已,要不要这么坑咱!

    黑羽快斗无语地吐槽着,低头一看,发现录像带还和自己的裤子裆部连着。

    黑羽快斗连忙用力一抬左手,然后只听“刺啦”一声,他的裤子拉链居然被扯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白色小裤裤……

    “尼玛!”黑羽快斗低头看看自己破个洞的裤子,又看看粘在手上摔不下来的录像带还有裤子拉链,脸皮子一阵抽搐——

    这家伙到底用的什么胶水??!粘得这么紧也就算了,居然这么快就会粘住,现在他的裤子都破了,到底要怎么出门啊魂淡~!~

    他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迷倒万千少女的世界名盗,事情不该这样的??!

    ……

    五分钟后,怪盗基德左手缠着黑色塑料袋、右手捂着裤裆,一路狂奔到了寺井黄之助车子旁,上车以后一脸疲惫地说道:“寺井先生,快点开车送我回家?!?br />
    “呃……好的?!彼戮浦纯匆涣称1?、狼狈的快斗,好奇地问道,“……少爷,您想要的东西偷到了没有?”

    快斗委屈成球,默然无声,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寺井黄之助发动车子,看看快斗左手黑色塑料袋的形状,忽然想起上次来舒允文家时,黑羽快斗似乎就是偷了一份录像带。

    而且,根据他搜集的情报,就在那一天晚上,黑羽快斗似乎就因为随身携带“18X”系列影片被青子、红子、惠子她们几个女生收拾了一顿,录像带也被没收了……

    难道说,快斗他这次跑来舒允文家,是为了再偷一盒“18X”系列影片吗?

    哎……原来,少爷他长大了啊……

    寺井黄之助心里面感慨着,目光又落到快斗的裤裆部位——

    不对??!快斗的裤子拉链怎么都没拉好?还有,快斗这一脸疲惫的样子,他该不会还在别人家……

    寺井黄之助摇了摇头,然后开口道:“……少爷,你如果要是想要那一类影片的话,没必要跑这么远到这个奇怪的除灵师家里面偷,您伪装成成年人,可以直接去录像带店里买的……”

    黑羽快斗听着寺井黄之助的话,嘴角抽抽了两下,一脑门儿黑线地看向寺井黄之助——妈蛋!这家伙想哪儿去了?

    寺井黄之助又看看黑羽快斗开着的裤裆,再度摇头:

    “……而且,少爷,看您这一脸疲惫的样子……您这样在别人家里面看偷来的那种影片,然后还做那种事情,实在是太……”

    寺井黄之助话没说完,黑羽快斗终于爆发了,大声地吼叫道:

    “我才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这一刻,黑羽快斗的声音如泣如诉,其中带着无尽的委屈和伤心,极尽哀怨,也极尽幽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