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到了星期天,学校的连假终于开始。

    上午,舒允文的家中,舒允文、灰原哀坐在客厅里面,打开各自的行李包,确认着里面的换洗衣物、泳衣什么的。

    舒允文瞄了一眼灰原哀的行李包,立刻换来萝莉哀的死鱼眼:“除灵师大人,你对小女孩的私人用品那么感兴趣吗?”

    我勒个去!这只萝莉瞎说什么???咱又不是怪蜀黍,对那什么才没兴趣!

    舒允文一脑袋黑线,有点无语:“……我只是不小心看了一眼而已……算了,你的东西都准备齐了吧?”

    “……当然准备齐了?!被以ё抛约旱男欣畎?,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我和姐姐从昨天晚上就商量要带些什么好。姐姐还让我带了你的摄像机和照相机,拍一些影像和照片,万一我们不小心死在敷岛上的话,也算留下了一些记录……”

    舒允文一脸呵呵呵,眼皮子一直跳——

    妈蛋!这只毒舌萝莉,他不就是说了敷岛除灵可能有点危险嘛!至于这么吐槽咱的?

    宫野明美这时候飞到了舒允文和灰原哀跟前,微笑着摆了摆手,比划着说道:“……允文大人,我让志保带上摄像机和照相机,只是想拍一些志保的影像、照片,给志保留下更多的回忆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志保,对允文大人说话要有礼貌。而且允文大人也说过了,去敷岛除灵以前,会先在敷岛海边绕上一圈看看情况,如果危险的话,我们就会去别的岛屿度假,不会再管敷岛上的事情了……”

    舒允文也看向萝莉哀:“……你放心吧,我这个人很惜命的!要是真的有危险,我是绝对不会到岛上去的!”

    灰原哀不置可否,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站起身来,走到客厅的一个相框前,把相框取了下来,露出里面新装的保险柜。

    灰原哀转动密码盘,打开保险柜,取出了里面的一排录像带,放进了自己的行李包里面。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咱们出去旅行,你带这些录像带干什么?”

    这只萝莉哀,居然还把柯南变新一、新一变柯南的录像带都给带上了……

    嗯……好吧,怪盗基德的裸奔视频好像也在里面……

    “为了以防万一?!被以Щ卮?,“……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在橘真夜杀手考核之后,组织曾怀疑是你破坏了我们的杀手考核,对你进行过调查。不过,最后琴酒、伏特加似乎觉得你是一个骗子,所以就把你从危险目标排除掉了……”

    “……虽然这次你救我的事情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我姐姐死的时候,你却在现场。万一组织要是觉得你很可疑,趁着我们外出旅行的时候到你的房间内搜查的话,绝对会发现我们新装的保险柜,并且检查里面的内容……”

    “……要是被他们看到录像带里的内容,那就和暴露了没什么区别了?!?br />
    “呃……”舒允文愣了一下,琢磨了一下,不得不承认萝莉哀说的很有道理——

    黑色组织的调查是另一回事儿,说起偷东西,黑羽快斗那货就曾经来过一趟,还偷走了他宝贵的《女子高生放课后》。虽然这家伙不是黑色组织的人,但要是看到柯南变大、变小的视频好像也不合适。

    话说起来,黑羽快斗那家伙似乎很想把他的裸奔视频给偷回去啊,他这次趁着连假外出度假,那个家伙该不会又跑到他家里面偷视频吧?

    舒允文思索着,眼珠子转了两圈,然后嘿嘿一笑——

    要不要逗一逗基德同学呢?这还真是个问题啊……

    ……

    上午十一点钟,舒允文家三百米开外的楼顶。

    黑羽快斗、寺井黄之助站在一起,快斗两眼凝视,远远地盯着舒允文家的别墅,开口问道:“寺井先生,你确定那家伙还有暂住在他家里的小女孩今天就会一起去旅行吗?”

    “我确定,快斗少爷?!彼戮浦懔说阃?,“……他在除灵事务所、学校都这么说过,绝对错不了的?!?br />
    “那就好!等那家伙离开家以后,我一定要把东西偷出来!”黑羽快斗信誓旦旦,一副不成功便成仁的架势。

    “呃……”寺井黄之助眯眼笑着,有些担心,“……少爷,您到底想偷什么东西?话说起来,我总觉得那个除灵师家里面很邪门儿,要不你告诉我您想要的东西,我去帮您偷怎么样?”

    “不用!这个东西……我一定要自己偷回来!”怪盗基德嘴角抽抽着——

    裸奔视频??!那么羞耻的东西,他怎么可能会假手他人?

    “那……好吧?!彼戮浦弈?。

    怪盗基德和寺井黄之助说着话,忽然间,只见舒允文家所在的街道上开来了两辆车。

    车子开到舒允文家门口停了下来,然后四个人走下车,走进了舒允文的家中。约莫五分钟后,那四个人先走了出来,之后没多久舒允文、灰原哀也背着行李包出了门,一起上车离开。

    看着车子开远,黑羽快斗和寺井黄之助一起下楼,开车到了舒允文家附近。

    看着舒允文家别墅,黑羽快斗深深地出了口气,然后道:“寺井先生,麻烦您在这里盯着点,要是那个邪门儿家伙忽然回来的话,一定要马上告诉我!”

    “好的,少爷?!彼戮浦阃反鹩?。

    黑羽快斗走下了车,戴好手套,撬开了舒允文的家的大门,在客厅里面扫了一眼,然后直奔二楼舒允文的卧室。

    进入卧室,黑羽快斗快步走到床头柜前,拉开了下面的柜子,低头一看里面的东西,在看到那盒写着《怪盗基德裸奔》的录像带后,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笑容——

    果然,那个愚蠢的家伙连藏录像带的地方都没变!

    真是搞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被这样的一个家伙整的这么惨……

    黑羽快斗嘿嘿笑着,伸手把《怪盗基德裸奔》的录像带拿了出来,顿时觉得盒子的重量不对,好像只有一个外盒的重量。

    “啊咧?”黑羽快斗有点懵逼,连忙抖了抖录像带外盒,然后一张纸条晃晃悠悠地飘了出来。

    黑羽快斗眨了眨眼,捡起了地上的那张纸条,看了起来。

    “你以为被偷过一次后,我还会把录像带放在这里吗?鱼唇的基德~——舒允文”

    看完纸条上的内容后,黑羽快斗“pia”地一声把录像带盒子摔到了地上,满脑门儿袋黑线——

    尼玛!不想放这儿就别摆个破盒子骗人,你特么逗我玩啊魂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