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后,上午。

    帝丹高中,二年级B班的教室里面。

    随着下课铃声响起,老师收起课本走出教室,学生们也吵吵起来。

    自己的座位上,舒允文大大地打了个哈欠,然后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靠窗的位置上,园子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扭头看向舒允文,“啊咧”一声:“……允文大人,看您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吗?”

    “……是啊,这两天都是两点才睡……”舒允文眼睛稍微睁开一些,有气无力——

    从前天晚上答应会去敷岛看看情况后,舒允文就开始做准备,连续两天画镇魂符画到两点钟,白天当然想补觉了。

    当然,舒允文熬夜画镇魂符,那也是有一些成果的,这两天手里面攥了二十几张镇魂符。

    昨天下午,敷岛的村长三上去事务所拜访的时候,舒允文本着试探岛上凶灵王和其他恶灵的实力的想法,送了他两张镇魂符,告诉了他使用方法——假如镇魂符能够击败那些在岛上游荡的普通恶灵,就说明岛上不算太危险……

    舒允文正思索着,旁边传来一个贱兮兮的声音:“……允文同学,你晚上两点才睡,是在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尼玛!你才在做奇怪的事情!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扭头看向声音来源,果然又是会泽荣介和中道这俩二货。

    会泽荣介、中道嘴欠惯了,一看到舒允文的眼神,立马哆嗦一下,嚷嚷着“我们去上厕所了”一起离开。

    教室里面传来几声轻笑,小兰看看门口,又看看舒允文,眯眯眼笑着:“会泽和中道他们好像很害怕允文同学呢~”

    “……那是当然啦!他们两个经常被允文大人收拾嘛!”园子替舒允文回答,然后好奇地问道,“……允文大人,您为什么两点才睡???”

    “在画符??!”舒允文随口回答,“……我前两天接了一个委托,连假的时候可能要外出除灵,所以多准备一些符咒,以备不时之需……”

    “允文大人连假的时候要去除灵?!”园子顿时两眼发亮,然后又成了一副颓然失望的表情,“……可惜了,我连假的时候要去北海道探亲,要不然一定要跟允文大人一起去看看!”

    舒允文无语地翻了翻白眼,懒得理园子这货——你以为除灵很容易???咱现在还只答应看看情况,没答应一定帮忙呢!

    园子丝毫没有被无视的觉悟,继续好奇地问道:“允文大人,咱们这次连假一共有五天,你除灵用得了五天时间吗?难道就不打算和数美学姐一起来一场甜蜜的二人旅行什么的?”

    “……数美她连假的时候要全家去冲绳探亲?!笔嬖饰乃婵诨卮?。

    “是嘛?那真是太遗憾了!”园子一脸失望。

    尼玛!咱和女朋友的事儿,你遗憾个毛线??!这事儿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吗?!

    舒允文再度无语,心里面吐槽了两句,然后手提电话声响了起来。

    舒允文连忙拿出手提电话,按下了接听键,开口问候道:“你好,我是舒允文,请问你是……噢,是三上村长啊……”

    简单地说了几句后,舒允文挂掉了电话,脸上露出笑容。

    刚才在电话里面,敷岛的三上武男说昨晚他们使用了镇魂符,居然直接打散了其他恶灵的魂体,由此可知,那些岛上游荡的恶灵也强不到哪儿去啊……

    这样一来,他除灵的把握又大了一筹。

    ……

    江古田高中,二年级B班的教室里面。

    中午休息时间,黑羽快斗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桌子上的古代文献,皱着眉头:“敷岛?四百多年前,那位大名战败后,手下的家臣海军带着大名的所有家财逃到了敷岛,其中有一颗宝石,和传说中的潘多拉很像……”

    “……嗯……这些海军被岛上居民围杀,战死之前把所有财宝藏了起来,然后海军亡魂出现,岛上的居民也一直没有找到那份财宝……”

    “……后来,著名的大阴阳师贺茂明到小岛封印了海军亡魂,好像也没有带财宝离开。这么说来,那颗宝石很有可能还在那个敷岛上了?”

    “……看样子,有必要去敷岛上看一下?!?br />
    怪盗基德脑中思索着,合上了古代文献,然后拿起桌子上学校里买的冷面包,一脸郁闷地叹了口气。

    自从上次在青子家遭遇了《女子高生放课后》的修罗场后,他的苦日子就来了——

    他以前早餐、晚餐经常在青子家蹭饭,中午还能捞个便当,结果现在连青子家的门都不好意思进,便当神马的就更别想了。

    可怜他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迷倒万千少女的怪盗基德,居然天天过着买面包、吃泡面的日子,这是何等之惨?

    这一切,都要怪那个可恶的舒允文!

    还有,他的裸奔视频还在那个家伙的手里面,这简直就是耻辱??!

    他一定要找机会偷回来!

    黑羽快斗咬牙切齿,忽然间一个便当盒子摆到了他的面前,然后是青子的声音:“……拿去吃吧!”

    “啊咧?这个可以吗?”黑羽快斗看看手里面啃了一半的面包,感动到落泪。

    “哼!今天早上准备便当时做多了,便宜你了!”中森青子气哼哼地说了一句,“……下流的色情快斗!”

    “呃……”听着这个称呼,黑羽快斗的嘴角抽抽了两下,心里面又开始默默地诅咒舒允文,然后恬不知耻地问道,“……青子,我今天晚餐还没着落,能去你家里面打扰一下吗?”

    “嗯?”中森青子斜着眼睛,“这个没问题,可是我担心我家里面的晚餐你不喜欢吃……”

    “那怎么会?青子家的食物,我最喜欢吃了!”黑羽快斗一副狗腿子的样子。

    中森青子脸上浮现出危险的笑容:“……既然这样,那我就帮你准备一份,你可一定要来吃哦!”

    “好的,我到时候一定会去!”黑羽快斗连连点头,“……对了,青子,你们家今晚吃什么???”

    “全~鱼~宴??!”中森青子笑眯眯地拍了拍黑羽快斗的肩膀,“……今晚你一定要来吃哦!”

    “哈?鱼?”黑羽快斗“pia”地一下摔到了地上,四十五度角仰望屋顶,然后嘴角一个劲儿的抽搐——

    青子酱,你这么坑我真的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