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点钟,舒允文家中。

    灰原哀坐在沙发上,看着手里面新买来的专业书籍,开口道:

    “……总而言之,那个黑色衣服的女人,绝对不是组织的人,甚至连外围成员都不是。组织要是想要制作假钞的话,肯定要比他们专业多了,不至于像他们一样,连个画师都需要绑架个不认识的年轻人……”

    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皱着眉头问道:“……话说起来,你们组织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组织吗?”宫野明美帮舒允文拿过来一叠报纸,指着上面乱七八糟的新闻,比划着说道,“……这是这段时间的新闻,我所知道的组织的好几个外围势力据点都被毁掉了……”

    “嗯?FBI的效率还不错嘛!”舒允文简单地翻看了一下报纸上的内容,“……也算对得起我送给他们的情报?!?br />
    灰原哀在一旁道:“……皮斯科这个人我有所耳闻,你和姐姐从他家里面偷到的那份情报,就算不是组织整个东京区所有的外围势力、成员,也差不了多少;FBI既然拿到了情报,肯定会趁此机会严厉打击,对组织来说,最好的结果也是东京区所有外围势力、成员全灭或者转移……”

    “……也就是说,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组织在东京区的力量会出于空虚状态。在这段时间内,我完全不用担心被组织发现?!?br />
    “……当然,东京区对组织而言非常重要。在我看来,或许要不了多久,组织就会派出新的负责人,重建东京区的势力网络。到那时候,我说不定会被他们发现……”

    宫野明美微笑着向灰原比划着:“志保不要这么悲观嘛!你现在变小了,组织的人不可能会找到你的……”

    灰原哀还准备再说什么,宫野明美又在空中比划着说道:“……对了,志保你从小到大,还没有好好去旅行过吧?再过几天刚好有连假,要不让允文大人带你出去旅行怎么样?”

    “……允文大人,可以吗?”

    “旅行?”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这个倒是没问题?!?br />
    话说起来,他的活动范围好像一直都在东京,有记忆可以算是旅行的,就是埼玉县的温泉旅行和去四国高知县找成实的父母。连假的时候要是可以出去玩玩,貌似也不错~

    “……那就这么决定吧!”宫野明美微微一笑,然后转而看向灰原哀道,“……志保,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想去的地方?”灰原哀愣了一下,然后摇头道,“我……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br />
    灰原哀说着话,表情有一点落寞和期待——对以往每天处于监视中的她而言,旅行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现在一下子听说可以去旅行,反而不知道自己想去什么地方了。

    “没有吗?那不如就让姐姐我帮你安排吧?!惫懊髅涝劫薮?,“……我记得志保你之前说过,非常像去海边玩几天,我们这次就去有海的地方怎么样?”

    “呃……好吧?!被以У懔说阃?,也想起自己上次和宫野明美见面时说过的话,嘴角不经意露出一丝微笑,答应了下来。

    ……

    次日下午,除灵事务所内。

    放学后,舒允文匆忙赶到了事务所里面,处理着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舒允文虽然是个甩手掌柜,事务所的具体管理都交给了松下平三郎、安达郎平他们,但还是有一些文件需要过目,而且也有一些日本上层名流的预约无法推掉,必须得来事务所见一见。

    等到事情处理完,时间已经临近六点钟,舒允文正准备回家,却听手提电话响了起来。

    舒允文接通电话,问候道:“你好,我是舒允文?!?br />
    “允文大人您好,我是浅井真人,冒昧给您打电话,真是打扰了……”

    对面的人自报身份,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立刻道:“原来是浅井先生,您好?;八灯鹄?,您和浅井夫人有点时间没来看成实了,成实也是很挂念你们的?!?br />
    没错,这个浅井真人,就是成实的养父。

    舒允文和浅井真人简单地客套了几句后,开口问道:“浅井先生,你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允文大人,我有一个中学时的好友,他最近遇到了一些那方面的麻烦,想请您帮一下忙……”浅井真人语气恭敬。

    “那方面的麻烦?你是说鬼怪?”舒允文微微一笑,“你可以详细说一说吗?”

    “好的,允文大人。我的那位朋友名叫岛田裕三,据他所说,最近这段时间,他所居住的小岛有四百年前的恶灵出没,非??植?。在上周五的晚上,他和岛上的人一起巡夜,结果遇到了一个恶灵,还被恶灵砍了一刀……”

    浅井真人简单地说着事情经过:“……在那之后,岛田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长五厘米、深两毫米的伤,但伤口一直不愈合,而且身体还变得很虚弱?!?br />
    “……昨天上午,岛田和他的家人来到东京求医,我和内子去医院探望时听岛田说了这件事情,所以就想到了您……”

    舒允文听着浅井真人的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被恶灵砍了一刀?还留下了伤口?

    在鬼怪里面,能够直接伤人、还留下伤口的,除了一部分特殊的恶灵外,只有可能是凶灵了!不过,如果伤人的是凶灵的话,以凶灵的残暴程度,根本不可能会留下活口才对!

    这么说来,难道是特殊一点的恶灵不成?

    舒允文想了想,然后开口道:“浅井先生,这件事情电话里面说不清楚,请问那位岛田先生在什么地方?他身上的情况,我需要亲眼看过以后,才能做出判断……”

    浅井真人立刻回答道:“我和岛田现在刚刚离开米花中央病院,正准备去杯户中央病院去治疗……”

    “……治疗吗?如果岛田身上的伤口真的是鬼怪留下来的,你们去医院应该没什么用……”舒允文抬手看了看手表,“我现在就在事务所内,米花中央病院离这里不算太远,你们直接来我这里吧?!?br />
    “好的,允文大人?!鼻尘嫒舜鹩σ簧?,挂掉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