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三分钟后,一堆磁片从广田教授家的窗户口飞了出来,飞入车中,摆在了车后座上。

    舒允文吩咐成实、明美开车,灰原哀则在一堆磁片里面翻来覆去的寻找,最后锁定了一张磁片,开口道:“就是这张?!?br />
    “嗯嗯,磁片找到了就好?!笔嬖饰牡懔说阃?,“回头我帮你建个小型的药物研究实验室,方便你研究?!?br />
    灰原哀愣了一下,然后开口道:“……实验室以后再说,我现在需要一台电脑,来查看一下磁片里面的内容……”

    “电脑?”舒允文想了想,“我家里面暂时还没安电脑,不如去事务所吧。我事务所办公室里面就有电脑可以用?!?br />
    灰原哀依旧是冷漠脸,不置可否的样子,舒允文已经吩咐道:“成实、明美,麻烦你们两个先去事务所一趟?!?br />
    “好的,允文大人?!?br />
    ……

    舒允文、灰原哀离开后没多久,广田教授终于挂掉了电话,摇头道:

    “白仓这个家伙,对自己还是不够自信。什么模特让人意外的一面,居然想要大学毕业校庆时化过妆的女装照……他难道就不能自信一点,把自己原本的样子告诉大家吗?”

    “……我看,我还是先寄给他一张大学时的素颜照,警醒一下他吧……”

    广田教授说着话,回到了电脑前,正准备找存着照片的磁盘,结果却看到磁盘架子上居然变得空荡荡的。

    “这里的磁盘呢?明明几分钟前还在的。难道有人进来拿走了?不对,我刚才根本没听到开门声?!?br />
    广田教授揉了揉眼,然后在磁盘架子上找到了一张纸条:“您家中所有的磁片,我都代替宫野明美取走了——鲁邦三世?!?br />
    “呃……”看完纸条上的内容,广田教授一脸懵逼——

    宫野明美?他记得有这个学生没错……可是,鲁邦三世偷走他家的磁片是个什么鬼?

    赫赫有名的国际大盗跑他家来偷磁片,这特么是在开玩笑吧?

    ……

    敷岛,晚上零点三十分。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敷岛上家家户户都是灯火通明,把居民区照耀的犹如白昼一般。

    空旷的街道上,路边灯光明亮,敷岛的村长三上武男、助理木下五郎以及三个拿着武器的村民自卫队的成员走在一起,一位村民结结巴巴地说道:“三上村长,木下先生,那位阴阳师大人说半夜安排巡夜真的有用吗?我觉得我们应该找更厉害的除灵师、阴阳师过来才对……”

    “……对啊,村长,岛田先生说的没错?!绷硗庖晃淮迕窀诺阃?,“……从四天前晚上开始,那些穿着铠甲的武士鬼魂已经开始伤人了,这几天已经有六个人被武士砍伤……”

    “那六个人的伤口很奇怪,明明只是被划开了不到五厘米长、两毫米深的伤口而已,结果却一直不结痂愈合,而且身体也变得非常虚弱。这绝对是鬼魂在作祟!”

    “没错,这绝对四百年前在岛上被杀害的海军的鬼魂在作祟!我好想离开这个小岛……”

    “离开也不管用的,我听那些离开小岛的人说,他们只要一闭眼,就会梦见自己被海军武士追杀,然后砍掉脑袋,这一定是诅咒!是海军的诅咒!”

    “这几天海军洞穴那边越来越不对了,大槻说,他昨天白天在那里看到了两个游荡的武士鬼魂,身体就像是烟雾凝聚起来的一样,好恐怖……”

    村民们低声议论着,三上武男、木下五郎也都是神情惶惶。

    很快半个小时过去,一行人把岛上所有的建筑物转了一圈,然后沿着一条林间小道返回。

    忽然间,林间一股冷风吹过,那位叫岛田的村民手一抖,手电筒点在了地上,向着树林方向滚了几米远。

    岛田愣了一下,连忙向着树林方向走去,弯腰捡起了手电筒。

    也就在这时候,三上武男、木下五郎他们忽然惊呼一声:“岛田!在你右边!你右边……”

    岛田心头一颤,觉得心脏仿佛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慢悠悠地向右扭头,紧接着便看到一个浑身上下仿佛由雾气凝聚而成的铠甲武士站在那里。

    武士周身雾气翻滚着,一柄黑色的武士刀竖在身前。忽然间,武士动了起来,瞬间冲到了岛田身前,朝着岛田的胸口就是一刀!

    岛田“啊”的一声惨叫,坐倒在了地上,然后又惊恐地爬了起来,一边大叫着,一边跟着三上武男、木下三郎他们跑向远处——

    树林中,铠甲武士静静地立在原地,身周雾气消散后身形也随之消失不见。

    大约十米秒钟后,树林中雾气凝聚,铠甲武士又重新出现,悄无声息地游走在树林之中,渐行渐远。

    与此同时,克勤除灵事务所,舒允文的办公室里面。

    灰原哀站在电脑椅上,一双纤细的小手不断敲打着键盘,语气虽然平缓但还能听出一些焦急和无奈:“……资料不见了,资料全都消失不见了?!?br />
    “不见了?怎么回事儿?”舒允文看着花白一片的电脑。

    灰原哀解释道:“可能是因为病毒吧!这张磁盘是由组织提供的,里面可能植入有组织开发的病毒,如果使用非实验室内的电脑打开的话,资料就会被自动删除……”

    “自动删除?”舒允文愣了一下,“那怎么办?”

    “没有办法了?!被以е苯庸氐舻缭?,取出磁盘,“……这种病毒一旦开始破坏,里面的资料会全部损毁。所以,一切只能从零开始了?!?br />
    “从零开始?”舒允文奇怪地看着萝莉哀,“……我怎么看你好像一点反应都没有?明明这么重要的资料一下子全都没了?!?br />
    灰原哀摆出了死鱼眼:“……真的很抱歉,我这种高傲、自大、臭屁的女生就算很焦虑,也不会表现出来的,让你失望了!”

    “呃……”舒允文摸了摸鼻子——这小萝莉,果然对自己给她的评价很在意啊~都一天过去了还念念不忘。

    灰原哀没理舒允文,自顾自地向着办公室门外走去:“……我们回家吧。对了,你什么时候能安排我入学?”

    “这都已经周末了,下周吧?!笔嬖饰乃婵诨卮?,然后调侃道,“……怎么?你很期待去上小学?”

    “不是,我只是想尽早开始观察我的‘小白鼠’而已?!被以底呕?,两眼又忽然开始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