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两点出头。

    夜间的雨停了一个多小时,又继续下了起来,落在树上、地面上、建筑上,带起些许声响。

    东京警视厅五百米开外的几处大楼,琴酒、伏特加、贝尔摩德等人占据了绝佳的狙击点,静候着押送皮斯科的警车到来。

    一座商厦的楼顶,琴酒、伏特加站在一起,观察着下方马路上的状况。

    楼顶冷风猎猎,琴酒按着耳麦式对讲机,雨水“piapia”地甩在他的脸上,安排着任务:“……根据情报,警车共有五辆,将在一分钟后抵达狙击地点。我们此次的目标有五个人,皮斯科以及组织给皮斯科安排的两名保镖、监视他的佣人还有可能知道一些内情的管家……”

    “……我和伏特加负责皮斯科,贝尔摩德负责管家,基安蒂负责佣人,科恩、卡尔瓦多斯负责两个保镖……”

    “……我们的人会负责让警车停下来,然后抓紧机会,一定要一击必杀!”

    “好的,琴酒?!倍笫蕉越不谝淮Υ鹕?,基安蒂哼哼轻笑着,“……时间再快一点、再快一点,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琴酒皱了皱眉头,吩咐道:“……基安蒂,我们今天的目标是皮斯科他们,不要因为好奇或者无聊,随意猎杀讨厌的警犬和无辜的羊,这样可能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

    “我明白了,琴酒?!被驳儆α艘簧?,十几秒钟后,贝尔摩德的声音传来,“……目标逼近了?!?br />
    ……

    开往警视厅的警车上。

    高木和枡山宪三坐在车后座上,副驾驶上的目暮警官不断地对枡山宪三提出问题:“枡山先生,十亿日元出现在您卧室的保险箱里面,这意味着什么,您心里面清楚……所以,我希望您可以老老实实地把真相说出来……”

    高木涉也开口道:“……枡山先生,根据我们接到的电话里的内容,您似乎还和其他人一起策划了银行劫案,关于他们的身份……”

    “……抱歉,警官先生,我还是那句话,在没有抵达警视厅、我的律师不在场的情况下,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睎櫳较苋谰珊谧帕郴卮?。

    目暮警官皱着眉头说道:“枡山先生,我们现场搜查人员正在搜证中,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找到更多的证据……”

    目暮警官正说着,忽然间只见警车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好悬没有撞上前面那辆警车。

    高木涉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问道:“怎么回事儿?”

    “前面似乎有一辆货车打滑,横在了路中间,挡住了路……”司机警员连忙回答,然后打开车门,“……我这就下车问一下?!?br />
    车后座上,枡山宪三看着眼前的情况,嘴角忽然泛起了一丝笑容,扭头看向黑漆漆的车外:“……我看,应该是他们来了吧……”

    “……他们?!”目暮警官脸色变了变,“……他们是谁?”

    “……呵呵……”枡山宪三轻笑一声,“……我要是被警察抓走的话,他们肯定会很麻烦。所以,他们肯定会来救……”

    枡山宪三话没说完,周围突兀地响起几声枪响,紧接着警车后座车门应声而碎,然后枡山宪三的脑袋上半部分就像是烂西瓜一样炸开,鲜血、脑浆溅了旁边的高木一身。

    “……我的……”枡山宪三嘴唇继续张合,说完了最后两个字,然后倒在了高木涉的身上。

    一瞬间,高木大脑空白,目暮警官瞳孔收缩,狼狈地爬下警车,把高木也拉了下去,在车后隐藏起来,拿着警车上的对讲机求助起来:“……我是目暮,我是目暮!我们现在在警视厅附近,刚才十亿日元银行劫案嫌疑人枡山宪三遭人狙杀,请马上支援……”

    “管家死了!”

    “保镖,两个保镖也都死了……”

    “……”

    ……

    附近的楼顶上,琴酒拿着狙击枪,确认了一下枡山宪三的尸体后,默默地收枪,按着耳麦对讲机问道:“……贝尔摩德、基安蒂……汇报目标情况?!?br />
    “目标管家死亡?!?br />
    “目标佣人死亡?!?br />
    “保镖死亡?!?br />
    琴酒“嗯”了一声,然后开口道:“……立刻撤离,注意隐蔽?!?br />
    “好的,琴酒?!倍越不诘娜硕加α艘簧?。

    楼顶风很大,琴酒又低头看了看楼下的情况,伸手一甩风衣,风衣被风吹的猎猎声响。

    琴酒扭头转身,看向天台出入口,快步走去,嘴上还吩咐着:“伏特加,我们……扑……”

    琴酒正说着话,风忽然又大了一些,旁边角落里的一个塑料袋飞了起来,带着雨水“pia”到了琴酒42码的脸上,这一瞬间,琴酒动作凝滞,画面绝美。

    伏特加看到这一幕,嘴角抽抽了两下,连忙扭头假装没看见。

    琴酒默默地伸手,把自己脸上的塑料袋拿开丢在地上:“……伏特加,我们走?!?br />
    “是,大哥?!狈丶恿Ω?,拐弯抹角地安慰琴酒,“……那些乱扔塑料袋的人简直太没素质了?!?br />
    “……闭嘴?!?br />
    “是,大哥?!?br />
    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很快消失在了楼顶。

    ……

    凌晨三点钟。

    舒允文家的别墅门口,一辆出租车缓缓停了下来。

    舒允文手里面提着两个帆布包下车,付钱以后走到了门口,正准备进门,低头一看自己手里的两个帆布袋,顿时停住了——

    话说起来,他家现在貌似有越水七槻这个侦探妹砸??!

    侦探这种生物,最喜欢刨根问底了,要是让她看到这俩帆布包,指不定会有多麻烦呢!

    “成实、明美,你们俩在外面把帆布包的东西送进我房间里面?!笔嬖饰陌蚜礁龇及旁诹嗣磐?。

    “好的,允文大人?!背墒?、明美应了一声,然后拉开帆布包,开始把里面的钞票、黄金什么的分批次地往舒允文的卧室里搬。

    同时,舒允文打开房门,走进了别墅里面,客厅里越水七槻立刻抬头,在看到舒允文后,嘴角先抽抽了两下:“允文桑,你回来了?”

    “是??!”舒允文微微一笑,然后道谢道,“今晚真是麻烦越水侦探了,非常感谢你专门来我家照顾这个小孩……”

    尼玛!什么“专门”?!咱是被你给骗来的!骗来的!骗来的??!

    越水七槻一脸“呵呵呵”,不过还是挡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问道:“……对了,这个小女孩是什么人?”

    “她啊……”舒允文思索了一下,然后开口道,“……她是我的远方表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