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一点五十分,东都环状线。

    车厢内再次响起了靠站的广播声,赤井秀一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扭头环视自己所在的车厢内的乘客,一脸的无语——

    好吧,这一列电车刚刚又经过了五个车站,然后每过一站,这节车厢内就会多上一两个让他有些熟悉的面孔。他虽然叫不出这些人的名字,印象也很模糊,但却能看得出来,这些人都特么是FBI的探员!

    从他十点半上车以后开始算起,这一个多小时内,仅仅他这节车厢内就挤了十个以上的FBI探员……这特么是打算开会啊魂淡?!

    咱这是要跟人去秘密会面,这么多人在屁股后面跟着,哪怕是真正的宫野志保都不会出现了吧?

    赤井秀一对自己的同伴感到崩溃,同时也奇怪地看着自己的手提电话——

    按道理来说,不管约他见面的人到底是真雪莉还是假雪莉,都应该让他在中途下车、前往其他地点会面才对,结果他从上车等到现在,都已经一个多小时了,电话都没有响过,这算是几个意思,逗他玩吗?

    赤井秀一心里面正吐槽着,忽然之间,只见电车车厢的门打开,詹姆斯、茱蒂以及十几个FBI的探员从隔壁车厢走了过来,然后其中几个探员拿出了伪装的证件,把车厢内的其他乘客请到了别的车厢里面。

    “詹姆斯,茱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赤井秀一皱着眉头,冷声质问着。

    詹姆斯摆了摆手,然后微笑着说道:“好了,秀一,其他的事情等等再说,咱们先开个会……”

    “开……会?!”赤井秀一嘴角一阵抽抽,扭头看看车厢里的探员们,脸上表情那叫个懵逼——

    妈蛋!你们还真打算在电车里面开会??!

    茱蒂站在詹姆斯身旁,认真地向赤井秀一解释道:“……秀一,我们刚才得到了确切情报,之前给你打电话的人并不是雪莉,而是别的人,她之所以打电话给你,似乎是想把你引诱到某个地方,加以杀害……”

    “嗯?那她为什么一直没有给我打电话?”赤井秀一更关心这一点。

    “……这个……”茱蒂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古怪了起来,詹姆斯则继续开口道,“……那是因为,他们组织在东京的某个秘密据点好像被人一把火给烧掉了……”

    “哈?!”赤井秀一持续懵逼中——组织的秘密据点,连他们FBI的人都找不到,现在居然被别人一把火给烧掉了?

    你特么这是在逗我对不对?!

    “……而且,你很关心的那个雪莉,之前好像一直被关在那里,但在火灾发生后失踪了……”茱蒂接过话茬,继续说着FBI最新获取的情报,“……据说,在那个秘密据点里面,似乎有着组织非常重视的东西,有线人看到琴酒、伏特加他们都在附近,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机会……”

    “嗯?你的意思是……”赤井秀一愣了一下,明白了过来。

    “……我们现在赶过去,或许会和组织面对面的交锋,但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詹姆斯认真地说道。

    “是吗?那我们可得好好准备一下,他们说不定已经在那里做好准备,等我们过去了?!背嗑阋凰底呕?,眉头轻皱,墨绿色的眼中光芒锐利,心里面还在消化着詹姆斯、茱蒂刚刚说完的话,推测着那个在黑色组织据点放火的人。

    忽然间,赤井秀一想到自己之前被黑色组织扣锅、说他拿走藏有十亿日元相关线索钥匙的事情,心里面涌起了一股不真实的感觉——

    话说,放火烧掉黑色组织据点的人,该不会……就是让他背锅的那个人吧?

    ……

    与此同时,仓井药物研究实验室附近的楼顶。

    琴酒、伏特加、基安蒂等人从上往下,看着下方聚拢的人群、冒着黑烟的实验室、喷水中的救火车,脸一个个比锅底还黑——他们到现在还没搞明白,怎么莫名其妙自家老窝就被端了?

    要知道,仓井药物研究实验室在组织的科研机构中也属于保密级别比较高的,普通研究员都不知道研究室和黑色组织有关,怎么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琴酒,刚才我们在那辆电车上的眼线说,他们FBI的人似乎都挤在电车上,对这里的事情并不知情……”旁边,贝尔摩德挂掉了电话,嘴角含着一丝饶有趣味的笑容,“……另外,FBI在刚刚才得到消息,现在正往咱们这边赶来?!?br />
    “哦?是吗?”琴酒声音很冷,“……这么说来,我们之前误会了FBI的那些废物了吗?”

    “恐怕是这样的?!北炊Φ虑嵝σ簧骸啊衷诳蠢?,我们似乎又多了一个敌人,而且这个敌人隐藏在暗中,拥有一流的情报能力、行动力,非常难对付呢……”

    “哼!那就让我把他找出来,然后解决掉吧?!鼻倬颇躺耐资账趿艘幌?,表情带着一些疯狂,“……现在,我们还是先准备一下,给FBI的废物们一些教训!”

    “好的,大哥!”伏特加连忙点头,随后又扭头问道,“大哥,要不要通知皮斯科,让他带着他的手下过来?”

    “……用不着?!鼻倬凭芫?,“皮斯科是东京区负责组织白色产业的人,掌控着一部分组织的外围力量,他的身份也更加隐蔽。让他过来,他一旦暴露的话,损失太大了……”

    “……他现在之所以还没有给我们打电话,说实验室的事情,就是不想暴露吧?!?br />
    “我知道了,大哥?!狈丶恿阃?,对琴酒的英明神武崇拜不已——

    当然,他们都不知道,皮斯科现在正在自家的卧室里面呼呼大睡,咖啡加了安眠药,想要修仙等他们“好消息”的皮斯科睡得那叫一个美美哒……

    ……

    晚上,十二点钟,舒允文家的别墅。

    房门忽然打开,舒允文抱着萝莉志保走进了别墅里面,宫野明美立刻向着舒允文比划道:“……允文大人,志保她刚刚淋了好久的雨,必须得马上泡个澡,我这就去放热水……”

    “明美小姐,你先别着急。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件关于你妹妹安危的事情,必须得跟你谈一谈?!笔嬖饰暮白×斯懊髅?。

    “我妹妹的……安危?”宫野明美连忙问道,“……我妹妹她还会有危险吗?”

    舒允文点了点头:“……没错。你妹妹宫野志保虽然变小了,但那些见过你妹妹小时候模样或者照片的人,还是有可能认出来的……”

    “有人能认得出来?”宫野明美惊讶。

    “是??!绝对能有人认得出来!”舒允文认真地点了点头,“比如说……”

    “……皮斯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