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明美小姐,我不是跟你说过嘛!咱们还有时间,不用着急!咱们真的不用着急!你这车速都飙到一百公里了,下雨天会出事的??!”

    车后座上,舒允文看着驾驶座上的女鬼飙车,无语地捂着脑门儿。

    明美控制着方向盘,没有回答,成实倒是替明美说话了:“允文大人,那毕竟是明美小姐的妹妹,所以担心也是很正常的。我们快点赶过去,快点救明美小姐的妹妹才是正理,反正这也不是咱们的车……”

    “呃……”舒允文一脑袋黑线,“……谁在乎这是不是我的车了?我特么是担心出事??!万一出车祸怎么办?”

    舒允文正吐槽着,忽然听到后面响起了警车的警报声,然后还能听到喇叭的声响:“……前面那辆车牌号为XX-XX的车听着,你严重超速,请你马上把车停下来,接受检查!”

    “……前面那辆车听着,请你马上停车,接受检查!”

    我勒个去!舒允文一脑袋黑线,向着前排的宫野明美和成实道:“……你们看看,这也是个麻烦吧?”

    下雨天在街上飙车,交警也是要查的??!

    至于不理交警、这么一路飙下去?说不定前面一个路口就有交警设卡拦人了。

    而且,就算前面不设关卡,交警这么一直追下去,等到了仓井药物研究实验室一停车,不照样得被抓住嘛!

    话说,有你们这么坑主人的鬼仆吗?

    副驾驶上,帮忙控制刹车的成实听到舒允文的话,不由得愣了一下:“……这确实是个麻烦……”

    成实话落,明美的开车速度慢了下来,??吭诹寺繁?,然后飘到舒允文跟前比划了一下:“……允文大人您放心,我可以解决?!?br />
    “你?怎么解决?”舒允文一脸郁闷,随意地瞄了眼车外,只见对面马路上人来人往,行人中似乎有一个小孩穿着宽大的衣服,慢慢地行走着。

    舒允文有点奇怪,不过还没来得及多想,后面的交通巡逻车终于追了上来,停在舒允文他们车后,两个穿着雨衣女警走下了车,径自走到了驾驶座的窗前,“咚咚”敲了敲车窗,严肃地说道:

    “……您好,我们是杯户町交通巡逻警,我叫三池苗子,请您打开车窗,接受检查!”

    三池苗子话落,车窗缓缓落下,不过驾驶座上却空无一人。

    三池苗子“啊咧”一声,瞪着一双大眼:“人呢?人呢?人呢?”

    三池苗子和另外一个女警正奇怪着,忽然之间,只见本来空无一人的驾驶座上一个女人的身体慢慢凝聚出现,扭头看向满脸惊恐、懵逼的三池苗子她们,微笑着说道:“警察小姐,真是抱歉,我今天赶时间,所以开的快了一点,请你们见谅?!?br />
    “你们想要上车来检查吗?那就请你们上来吧,我还可以带你们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哦~”

    “呃……呃、呃……”三池苗子她们两个只觉得一股子寒气往脑门儿上冲,表情惊恐,僵硬地摇了摇头,“不、不用了……”

    “是吗?”明美展颜一笑,“那我们就开车离开了,警察小姐再见?!?br />
    “你们?”三池苗子她们说话结结巴巴,然后在她们惊愕的目光中,宫野明美的身形又消失不见,副驾驶上的成实冒了出来,向他们“友好”地点了点头。

    几秒钟后,宫野明美发动车子,车子犹如离弦箭一般飞了出去,只留下三池苗子她们两个女警一脸惊惧、快崩溃的表情:

    “刚才那是一辆幽灵车吧……我们居然拦住了一辆幽灵车……”

    “两个幽灵,车子里面至少有两个幽灵……我平时一向没什么灵感的,怎么忽然就看到了?”

    “那个女幽灵还说可以带咱们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好恐怖……”

    雨夜中,街道上一阵微风飘过,风很柔和,但三池苗子她们却觉得有彻骨的寒冷……

    ……

    晚上十点四十五分,东都环状线的电车上。

    赤井秀一手里面拿着手提电话,静静地等着电话响起:“……打电话的人,是雪莉吗?不……哪怕打电话的人不是雪莉,我也得去,要不然根本找不到任何关于雪莉的线索……”

    “……明美已经死了,我必须得?;ず盟拿妹?,哪怕拼上性命!”

    赤井秀一思索着,电车速度开始减缓,同时车厢内响起了报站的声音。

    电车到站,下车的乘客离开,也有新的乘客上车。

    几分钟后,电车再度开始行驶,赤井秀一依旧盯着手中的手提电话,余光却不经意地瞄了一眼同一车厢内的一对儿情侣——

    那是FBI的人!

    ……

    “妈蛋!终于到了?!?br />
    十点五十分,仓井药物研究实验室附近的一条小巷内,舒允文从车上下来,顶着雨丝,带着成实、明美向着药物研究实验室的方向走去。

    实验室旁边有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超市,舒允文走了进去,在店内转悠了起来,成实、明美则飞进了药物研究实验室内,找起了宫野志保。

    约莫半分钟后,成实、明美一起飞到了舒允文跟前,明美满脸焦急,看表情好像要哭出来了一样:“……允文大人,志保她、她不在里面……她根本不在里面……”

    “什么?”舒允文愣了一下——这什么情况?难道皮斯科那老头在梦里面还说谎了不成?

    “你们真的认真找过了?每个地方、密室也都找过了吗?”

    成实连连点头,明美又比划着说道:“……皮斯科他说,志保她就被囚禁在实验室的毒气室里面。我们找到了毒气室,却没有看到志保。然后我们又找过了其他地方,也没有……他们该不会已经把志保带去别的地方,然后给……给……”

    明美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出来,但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怎么可能?!”舒允文摇了摇头,捏着下巴思索着,“……明美小姐别着急,你们在搜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或者说线索?”

    成实、明美都愣了一下,然后成实开口道:“奇怪的地方吗?话说起来,在那间毒气室里面,我们发现了铐在管道上的手铐;还有,地面上有鞋子、袜子和一些水渍,那些水渍应该是汗水,至于鞋子、袜子,听明美小姐说,应该是她妹妹的……”

    “……不过,这真的很奇怪,明美小姐的妹妹为什么要把鞋子、袜子脱在毒气室里面呢……”

    “你说什么?”舒允文听着成实的话,隐约想到了什么,但又有点难以置信——

    脱掉的鞋子、袜子……汗渍……铐在管道上的手铐……

    宫野志保她该不会是已经喝下了那什么什么药,变小逃出去了吧?

    舒允文想着这些,脑中忽然又想到之前被交警拦下车后,看到马路对面的那个奇怪小孩……难道说,那个人就是……

    舒允文眯了眯眼睛,抬头看向成实、明美道:“成实、明美,麻烦你们两个再去那个毒气室里面找一找,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一个能直接通到实验室外的通道?;褂?,注意观察一下,那个通道里面是不是有小孩子爬过……”

    “啊咧?允文大人,做这个有什么意义吗?”宫野明美搞不清楚状况。

    至于成实,他忽然想到了舒允文收藏的一大堆“柯南.AVI”,一下子想到了什么:“允文大人,您该不会是说,明美小姐的妹妹她和柯南一样……”

    舒允文微微点头:“……是??!她很有可能自己变小,然后从实验室里面逃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