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点十分,皮斯科家的卧室里面。

    皮斯科穿着睡衣,坐在卧室的沙发上,跟前的茶几上放着一壶浓咖啡,看着电视上播放的录像带,心里面却在想着琴酒他们的事情:“……琴酒之前说了,要在十一点钟带赤井秀一去‘坟场’,现在这个时间,他们应该已经开始行动了吧……”

    “……但愿琴酒的计划可以成功,这样一来,组织也算除掉了一个大敌……”

    “……还有雪莉……”

    皮斯科正胡思乱想着,忽然间只听卧室里的内线电话响了起来。

    皮斯科愣了一下,连忙站起身来,快步走到了床头柜前,拿起了话筒:“喂,你是谁?有什么事情?”

    皮斯科问着话,不过对面却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也就在这时候,一张手掌大小的白纸从皮斯科卧室的换气窗口飞了进来,快速飞到了茶几前,然后白纸上一堆白色的粉末倒进了皮斯科的咖啡杯里面,放在咖啡杯内的勺子也搅动了起来。

    床头柜前,皮斯科“喂喂”了几声,正觉得奇怪,忽然间电话里传来了“嘟嘟”的忙声,对面已经挂掉了。

    皮斯科看看手里面的听筒,一脑袋的雾水。这是怎么回事儿?电话故障了吗?

    皮斯科摇了摇头,又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看着录像带,端起茶几上的咖啡杯,大大地喝了一口咖啡,皱了皱眉头——

    奇怪了,这咖啡味道怎么比刚才喝起来还苦,而且还有点怪怪的?难道过期了?

    ……

    仓井药物研究实验室,毒气室内。

    宫野志保被拷在管道上,颓然地坐在地上,脸上带着苦笑:“……等琴酒、伏特加他们回来,我就会被琴酒杀掉吧……呵……那个家伙,他一定是想杀掉赤井秀一后,再到我的面前讥讽、挖苦我和姐姐,然后再送我归西……”

    “……与其等他们回来,受他们羞辱,反倒不如现在就死掉更好一些……”

    宫野志保想着这些,伸手从自己身上掏出一颗带着体温的胶囊,抬头看了看毒气室,一口把胶囊吞了下去,静静地靠在墙角,等待死亡来临:

    “……琴酒、伏特加,我怎么可能会让你们如愿呢?”

    “……姐姐,志保这就去找你了。等着我……”

    ……

    晚上十点半,杯户车站附近,夜雨淅沥。

    琴酒、伏特加还有伪装成雪莉的贝尔摩德坐在一辆车上,琴酒手里面拿着夜视望远镜,观察着周围,轻笑一声:“……这些FBI的人,果然如同我们所料,在这里埋伏了不少人手……”

    “……不过,他们在这儿注定只是白忙活一场。贝尔摩德,麻烦你再给我们的‘大鱼’打个电话吧……让他上电车,去他的‘坟场’。至于这些FBI的人,他们要是愿意跟着兜圈子的话……那就让他们跟着吧?!?br />
    “好的,琴酒?!北炊Φ掠α艘簧?,然后摸出手提电话,给赤井秀一打了电话过去,“……诸星大,我是宫野志保。你不守信用,我在这里看到了FBI的人,我不想看到他们……我们换个地方见面吧,你现在马上买一张东都环状线的车票上车,等到了合适会面的地点,我会打电话给你……”

    “……记住了,我不想见到你们FBI的任何人,所以你要甩开他们……”

    “……看在我姐姐的面子上,不要再让我失望了,好吗?”

    “好的?!钡缁傲硗庖徊?,赤井秀一答应了下来。

    ……

    “陷阱!陷阱!这绝对是陷阱!”杯户车站前,茱蒂大声地朝着赤井秀一喊叫着,引来周围一些人的注目。

    赤井秀一皱了皱眉头,开口道:“茱蒂,请你小声一些?;褂?,我之前已经说过了,虽然这很有可能是黑色组织的陷阱,但同样也有可能真的是雪莉在向我们求助。在明美死掉的那一刻起,我就发誓会拼上性命去?;に?。所以,今晚这个会面,我一定得去!”

    茱蒂看着赤井秀一认真地神情,呆了一下,然后开口道:“那、那我陪你一起去?!?br />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你们都不准跟着我,这是我和她的约定?!背嗑阋话诹税谑?,然后转身走进了车厢。

    茱蒂满脸伤心和失望,身后詹姆斯轻轻拍了拍茱蒂的肩膀:“……好了,茱蒂,我们没时间在这里伤心,赶快行动吧。现在我们FBI的探员已经锁定了秀一的手提电话,随时能掌握的秀一的位置。他在东都环状线上乘车等待下一步指令的时候,我们可以开车跟踪,虽然有可能会慢一些,但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

    “……另外,我也通知了在东都环状线各个站点附近的FBI探员待命,伺机混上那一列,暗中观察并配合秀一的行动?!?br />
    茱蒂这才回过神来,点头道:“……那好吧。不过,也不知道秀一会在哪一站下车。如果他下车太早的话,我们的人恐怕都来不及混上那辆列车……”

    “嗯……”詹姆斯眯了眯眼,沉声道,“……看情况吧,如果有半个小时的话,混上去五六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

    与此同时,枡山宪三家附近的咖啡厅内。

    服务生走到了舒允文、越水七槻他们这一桌,微微躬身笑着说道:“两位客人您好,请问你们还要点什么吗?我们店内的糕点师再有十分钟就要下班了?!?br />
    “呃……”舒允文、越水七槻愣了一下,明白这是服务生妹砸在提醒他们快下班了,“抱歉,我们不吃东西了,马上就走?!?br />
    “好的?!狈裆懔说阃?。

    服务生走开,舒允文立刻在脑中问成实:“成实,枡山宪三睡着了没有?”

    “……感觉应该睡着了吧?我毕竟往他那杯咖啡里面加了五片安眠药?!背墒档幕按胧嬖饰牡哪灾小?br />
    没错,为了确保枡山宪三能睡着,成实从药店里面偷了五片安眠药,碾成了粉末,偷偷倒进了枡山宪三的咖啡杯内……

    “那就好?!笔嬖饰奶挚戳丝词直?,时间已经十点半多了,“……明美小姐,该你上场了,去皮斯科的梦境里面问你妹妹的下落吧……”

    “好的,允文大人?!?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