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枡山宪三?他是哪位?我认识他?”

    舒允文听到这个名字,隐约觉得有点熟悉,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越水七槻微笑着解释道:“允文桑,你忘了吗?当初我在接到稻源家的委托时,曾经跟您说过的,枡山宪三的汽车公司和稻源重工之间存在竞争关系,所以我当时怀疑,雇佣‘杀手橘’杀掉稻源昌作先生的,很有可能就是枡山宪三……”

    “……原来是这样啊……”舒允文也回想起来了,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我记得,那个雇凶杀人的稻源大作说过,他是在酒吧里面被一个身材高大的金发男子挑拨,然后又得到了‘杀手橘’的联系方式,所以才会雇佣‘杀手橘’杀掉自己的哥哥……”

    “……这家伙感觉完全落入别人的圈套里面,偏偏还没有任何有用的证据,还真是……嗯?”

    舒允文说着话,脸上表情忽然大变,看着桌子上关于枡山宪三的调查报告,神情凝重——

    不对!这个枡山宪三有问题??!

    舒允文记得,在当初杀手橘、前原刚、汤田的那起事件里面,黑色组织也参与其中。虽然现在那起事件的真相依旧是一团迷雾,但至少可以肯定,杀手橘是在被捕后被黑色组织的狙击手灭口,所以杀手橘与黑色组织之间很可能存在着某种联系!

    假设枡山宪三就是黑色组织的皮斯科,那他很有可能认识杀手橘,再加上他的汽车公司与稻源重工之间的重重矛盾,他还真有可能给稻源大作送上杀手橘的联系方式,教唆稻源大作雇凶杀人,除掉棘手的竞争对手!

    不过,根据稻源大作所说,当初在酒吧故意把杀手橘的信息告诉他的人,似乎是一个金发高大男子……

    舒允文正思索着,脑中忽然响起了成实的声音:“允文大人,我想起来了,当初狙杀杀手橘的人,似乎就是一个金发高大男子……而且,他在和琴酒的电话里面,曾经提到过皮斯科这个名字……”

    当初的那个狙击手吗?

    舒允文又瞄了两眼枡山宪三的调查报告,然后眯了眯眼,心里面已经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个枡山宪三十有**就是传说中的皮斯科了。

    这时候,越水七槻看着舒允文,好奇而又带着点期待地问道:“允文桑,你有想到点儿什么吗?”

    “啊咧?”舒允文扭头看向越水七槻。

    越水七槻微笑着说道:“允文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正在秘密调查十亿日元劫案的幕后真凶吧?你要是想到什么的话,不妨说出来,咱们两个一起商量一下,或许能分析出更多的线索……”

    我勒个去!这货怎么会想到十亿日元劫案上面?

    话说回来,他现在正在调查的是黑色组织??!越水七槻要是掺和进来,那不是找死嘛!

    舒允文眉头一皱,扭头看向越水七槻,直接下了逐客令:“越水侦探,谢谢你帮我调查这些,不过我马上就要出门,没时间招待你了,真是抱歉?!?br />
    “呃……”三分钟后,越水七槻站在舒允文家门外,看着舒允文走上了出租车然后一溜烟地跑远,无语地眨了眨眼——

    大哥,你这一手过河拆桥玩的真熟练??!

    不过,没过多久,越水七槻的脸上又挂上了笑容,满脸认真:“……看允文桑刚才的反应,有问题的人是……枡山宪三吗?”

    “……看样子,我也有必要调查一下了……”

    ……

    行驶中的出租车上。

    舒允文一手捏着下巴,看着手里面的调查报告,在司机懵逼的目光中自顾自地说着话:“……明美小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要找的人,就是他了!这是他的照片,你觉得眼熟吗?”

    舒允文指着报告中的一张大头照。

    宫野明美飘在舒允文跟前,向着舒允文比划着说道:“……这个……抱歉,允文大人,我是真的记不清楚了。不过,我觉得他确实很熟悉,如果可以亲眼看看的话,或许能想起来……”

    “嗯……那好,我们这就一起过去看看?!笔嬖饰牡懔说阃?,然后看着调查报告上枡山宪三的作息习惯,开口道,“……这个时间,他应该准备回家了,我们索性直接去他家附近等他吧?!?br />
    “……司机,麻烦你开车去杯户町?!?br />
    “……好的,客人?!?br />
    ……

    与此同时,东京市某汽车公司。

    枡山宪三的办公室里面,枡山宪三手里面拿着电话,端着一杯皮斯科酒,轻轻晃动着,开口问道:“……琴酒,需要我也出手吗?”

    “不需要,我们的人手足够了?!鼻倬频纳舸犹怖锎?,“皮斯科,虽然你曾经是组织杀手中的佼佼者,但你现在已经71岁了,连跑步都成问题,说句不客气的话,在围剿‘猎物’的行动中,带上你也是个累赘,一不小心还会被那个银色子弹发现,耽误我的计划……”

    琴酒的话非常不客气。

    “……更何况,你现在拥有白色身份,负责管理组织在东京地区的所有白色产业。要是一个不小心,你的身份暴露的话,组织的损失会很大……”琴酒继续解释着:

    “……所以,皮斯科,就请你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面,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就可以了?!?br />
    枡山宪三的脸色稍微有些难看,然后无奈道:“……好吧,琴酒,我会在家里面静候佳音的,但愿你的计划不会失败才好?!?br />
    顿了顿,枡山宪三又问道:“不过,你们的计划实施时间是在什么时候,可以说一下吗?还有,雪莉她的情况怎么样?”

    琴酒沉默了片刻,然后才开口道:“我们打算八点钟开始布网,十一点钟带他去‘坟场’,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最迟十一点半就可以结束……”

    “……至于雪莉,她会一直待在仓井药物研究实验室的‘牢笼’内,等到我们弄死了那条大鱼,就会回去送她这个‘诱饵’上路……”

    琴酒话落,挂掉了电话。

    枡山宪三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微微皱眉,扣下电话听筒,然后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扭头吩咐秘书道:

    “通知一下司机,我们准备回家?!?br />
    秘书微微躬身:“好的,皮斯科大人?!?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