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九章 汽车公司董事长,枡山宪三?。?/51)



    晚上,八点钟。

    东京市,杯户町,FBI的一个秘密联络处。

    联络处内的探员们正在忙碌着,赤井秀一靠在墙上,手里面拿着一罐罐装咖啡,不时地喝上一口。

    忽然间,一位探员开口道:“赤井搜查官,我们的线人刚刚得到的情报,被黑色组织囚禁的组织成员雪莉在中午的时候逃了出来,现在行踪不明。黑色组织现在派出了大量人手,搜索雪莉的踪迹?!?br />
    “什么?雪莉她逃出来了?”赤井秀一愣了一下,静默了片刻,然后又喝了口咖啡,嘴角露出一丝严肃的笑容,“有点意思?!?br />
    “赤井搜查官,我们接下来怎么做?”FBI的探员请教。

    “派出一定人手,在东京范围内调查、搜索雪莉的行踪,如果真的找到她的话,立刻?;て鹄?,并且通知我。她知道黑色组织的许多事情,可以给我们提供帮助?!背嗑阋凰底呕?,走到房门前,拉开了门。

    “赤井搜查官,你要去什么地方吗?”一位探员问道。

    “……只是去外面透透气,抽根烟而已?!背嗑阋晃⑿ψ乓×艘⊥?,还晃了晃手里的罐装咖啡,“……另外,我的咖啡也喝完了,需要再买一罐。别担心,我马上回来?!?br />
    “是!”探员应声。

    赤井秀一走出了房间,很快走到了满是行人的街道上,在自动贩卖机前买了一罐咖啡,墨绿色的眼睛抬头看向夜空,仿佛已然看穿了一切。

    ……

    和冢本数美吃过晚饭以后,舒允文直接拦了辆出租车,送冢本数美回家。

    出租车一路开到了数美家,两个人下车后,舒允文拉着冢本数美站在她家门口:“……总而言之,我是一个鬼巫师、除灵师,明美小姐现在就是我的仆从、我的助手,以后我在除灵时的重要帮手,就和成实一样,你明白了没有?”

    “嗯嗯!”冢本数美连连点头。

    “明白就好?!笔嬖饰那嵝σ簧?,看看冢本数美的表情,对冢本数美使出“摸头杀”,“……不过,数美酱你吃醋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哦~”

    “……允文君!”冢本数美脸有些发红,娇媚地瞪了舒允文一眼,转身走进了家里面。

    舒允文笑了笑,正准备离开,只见房门又再度打开,冢本数美问道:“允文君,明天需要我为你准备便当吗?”

    舒允文愣了一下,摇头道:“明天不用吧。我这两天都在忙着找雅美小姐的妹妹,估计要等找到以后才会去学校上课了……”

    “是吗?我明白了?!壁1臼烙止厣戏棵?,看上去心情还不错。

    冢本数美一关门,宫野明美立刻微笑着向舒允文比划:“允文君,你的女朋友真的很可爱,而且看样子每天还会为你准备便当吗?你可真幸?!?br />
    “呵,是吗?”舒允文干笑一声——话说,自家软妹砸女友什么地方都好,就是那爆棚的战斗力总让人有点放心不下啊……万一哪天两个人吵架,冢本数美一个小拳拳过来他就“Game-Over”了。

    “是啊,真的好幸福的?!惫懊髅烙智康髁艘槐?。

    “呵呵呵……谢谢你这么说?!笔嬖饰姆朔籽?,然后抬手一看手表,“走吧,现在已经七点出头了,咱们赶紧先把阴气珠放杯户小学去吧?!?br />
    舒允文走到街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很快便开到了杯户町,眼看着车子就要开到杯户小学时,宫野明美忽然示意停车。

    舒允文愣了一下,连忙让司机停车,紧接着便看到宫野明美飞出车外,站在不远处街道的一位靠墙喝咖啡的男子身前,向着男子伸出了手,似乎想要抚摸一下。

    几秒钟后,宫野明美又飞了回来,脸上表情难以言喻,示意继续开车。

    舒允文吩咐司机一声,车子重新动了起来,舒允文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道:“明美小姐,那个人……该不会就是你的男朋友吧?你如果想跟他面对面好好谈谈的话……我可以帮你?!?br />
    在舒允文的记忆里面,宫野明美貌似确实有个男朋友,好像还是潜入黑色组织的FBI探员,但名字叫什么,他就记不得了。

    “不、不用了,允文大人。如果我还活着的话,能见到他,我一定很开心?!惫懊髅酪×艘⊥?,“……但是,我现在已经死了,我们之间根本不会有任何结果,所以我再也不想让他看到我、想起我;我只想让他忘了我,重新开始他的生活……”

    “……他是我现在最不想接触的人,我们走吧,允文大人……”

    ……

    次日下午,五点钟。

    舒允文家中,越水七槻打着哈欠,把一份调查报告递到了舒允文跟前,笑着说道:“允文桑,不负厚望,我的调查结果就在这里了?!?br />
    舒允文接过调查报告,翻开看了看,微笑着说道:“越水侦探,真是多谢你了……对了,你调查的时候没有被人发现吧?”

    “没有。如果连隐蔽都做不到的话,那还做什么侦探?”越水七槻摆了摆手,继续说道,“经过我的调查,发迹于十八年前、现年在68岁到78岁之间的男性企业家只有这么四个……对了,允文桑,你调查这个,到底有什么目的?”

    “嗯……保密?!笔嬖饰目擅淮蛩闳迷剿邩膊艉驼饧虑?。

    舒允文说着话,看起了四个人的名字,然后愣住了:“嗯?这个人的名字……稻源长清?他不是那个……”

    越水七槻立刻说道:“允文你也还记得他吗?没错,他就是稻源重工的董事长,当初他的小儿子稻源大作雇佣‘杀手橘’杀掉了哥哥稻源昌作,还是您给破的案……”

    “呃……”舒允文确实记得这事儿,“……我记得稻源长清当初知道真相后,整个人都崩溃了吧?”

    “是啊?!痹剿邩驳阃?,“也正因为如此,稻源重工从那以后一落千丈,现在都已经到了破产边缘了……”

    “快破产了?”舒允文愣了一下,略一思索,直接就把稻源长清排除掉了——

    在宫野厚司的日记记载中,皮斯科是负责管理黑色组织东京区白色产业的人。假如稻源长清就是皮斯科的话,组织绝对不可能容忍他把一家绩优公司搞到了破产边缘才对。

    越水七槻微笑着说道:“说来有意思,我的这份调查报道里面,除了稻源长清外,还有另一个人您可能也知道一点……”

    “谁?”舒允文好奇地问道。

    越水七槻伸手指着调查报告上的一个名字:“就是他,汽车公司的董事长……”

    “……枡山宪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