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br />
    下午五点钟,毛利侦探事务所内。

    事务所的房门忽然打开,然后便看到小兰提着书包、空手道练习服走了进来。

    毛利大叔趴在桌子上,手里面拿着一罐啤酒,旁边堆着一堆赌马券,有气无力地说道:“回来了就赶快去做饭啦!”

    “知道了,老爸!”小兰叉着腰,不爽地看着自家老爸的德行——这家伙每天就知道赌马、喝酒,要他何用?

    柯南小鬼坐在沙发上,一手捏着下巴,抬头向着小兰打招呼道:“小兰姐姐,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今天空手道社的社团活动拖了点时间……”小兰解释了一句,然后低头看向柯南微笑道,“柯南,你一定饿坏了吧?等我去换一下衣服,然后马上做饭给你吃?!?br />
    “好!谢谢小兰姐姐~”柯南小鬼装纯卖萌。

    小兰提着书包、练功服往门外走,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扭头道:“对了,柯南,我今天在练习的时候受了点伤,你能帮我擦一下跌打药吗?”

    “啊咧?当然可以?!笨履闲」砥婀值卣酒鹕砝?,然后跟在小兰身后,一起向着三楼的住所走去,好奇地问了一句,“小兰姐姐练习的时候也会受伤吗?”

    话说,小兰可是东京都高中空手道女子组的冠军??!冠军在练习的时候都会受伤,怎么想都不科学好伐~

    “只要是练习,就难免会受伤嘛!”小兰解释着,然后补充道,“另外,今天数美学姐也去参加了空手道社的活动,所以……”

    “呃……”柯南小鬼一下子明白了——难怪小兰会受伤,原来是十二星加强版的冢本数美去了?;八?,真搞不明白舒允文那货有什么牛掰之处,居然连冢本数美都能降服。

    柯南小鬼正乱琢磨着,小兰又继续说道:“……我们空手道社安排的活动本来是双人练习,不过数美学姐觉得双人练习对她没用,所以就让我们所有人一起上,她一个对练我们一群……”

    “哈?”柯南眼瞪得老大,“……结果呢?”

    “……结果?当然是我们输啦!”小兰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然后干劲十足,“……数美学姐她真的好强,其他人都被一招放倒,我在她手底下居然也只撑了四招!我以后一定要多多努力,争取超越数美学姐!”

    “……”柯南小鬼嘴角直抽抽——兰酱,你其实不需要那么强的,你再强下去,以后咱真的会被你打死的。

    小兰这时候打开了三楼的房门,走了进去,自顾自地说道:“……话说起来,数美学姐平时都不参加空手道社的训练的。今天大概是因为允文同学没有去学校,所以有些不舒服,所以才去活动活动的吧……”

    “啊咧?允文哥哥今天没去学校吗?”柯南皱起了眉头,仔细回想着昨天的事情——

    那个家伙,该不会是在昨天案发现场发现了什么线索,所以今天跑去调查了吧?

    可是,他明明一起到的,怎么什么都没发现?

    柯南开始怀疑人生。

    “是??!老师说他请假了……”小兰继续说道,“对了,我刚才在回家的路上还遇到了越水侦探,她行色匆匆,好像很忙的样子。我问她忙什么,她说允文同学委托给了她一件事情,她正在帮忙调查……”

    “允文哥哥还委托越水侦探了?”柯南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难道说,那个家伙找到了好多线索,但是一个人调查不过来,所以才委托越水帮忙了?

    小兰点了点头,然后从柜子里面拿出了跌打药,塞给了柯南,趴在了地上,把裙子卷了起来,摸了下自己左大腿根后侧的一处瘀伤:“我的伤就在这里?!?br />
    “……”柯南小鬼看着小兰卷起的学生裙、大长腿、白色胖(囧)次,脸顿时变得像是煮熟的螃蟹一样,眼也变成了豆豆眼,眨啊眨的。

    “……柯南,接下来就拜托你了,请你一定要多揉一揉,把药揉开哦!~”

    小兰的声音再度传来,柯南小鬼拿着跌打药,颤颤悠悠地往小兰的大腿上抹去,心中忽然想起刚才小兰说要超越冢本数美的豪言壮语,脸上表情幸福中带着纠结,轻轻地在小兰的大腿上揉啊揉——

    妈蛋!等小兰知道咱的身份后,咱一定会被打死!一定会被打死!被打死??!

    嗯……这手感真好……

    ……

    晚上,一点钟,小雨淅沥,街上行人稀少。

    米花车站前,一辆黄色的轿车缓缓靠近,最后停在了米花车站东侧的出租保管箱前面。

    黄色的轿车的后座上,舒允文穿着连帽卫衣,透过玻璃窗向外面看了看,见周围没多少行人后,舒允文才扭头吩咐成实道:“成实,看看周围有没有异常,如果没有的话,就把周围的监控都破坏掉!”

    “好的,允文大人?!背墒涤α艘簧?,然后飞出窗外行动起来。

    驾驶座上,宫野明美体靠着阴气珠、阴虫琥珀在人前显身开车,来回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十几秒钟后,成实飞了回来,向着舒允文点了点头。

    紧接着,舒允文打开车后座的车门,走下了车,几步走到出租保管箱前,找到了26号保管箱。

    “噔”的一声轻响,保管箱打开,舒允文探头看了进去,只见大大的保管箱里面摆着四个旅行包,已经快把空间堆满了。

    舒允文脸上泛出一丝笑容,然后吃力地把四个旅行包一一搬到了车后座上,吩咐明美开车,同时拉开了一个旅行包的拉锁,看起了里面的东西——

    果然,里面就是一叠叠的钞票??!好多小钱钱呐~

    驾驶座上,宫野明美发出声音:“允文大人,我们是先去还车,还是先回家?”

    “先回家吧。等把钱都放回家里以后,我们再回来还车?!?br />
    没错,这辆黄色的轿车,其实也是舒允文刚刚跟别人“借”来的,为的就是不留下任何痕迹,把钱取走。

    “好的,允文大人?!惫懊髅赖懔说阃?,然后又对车后座上的舒允文道,“允文大人,这些钱里面,有一亿五千万是连号新钞,如果拿出去用的话,可能会被发现的?!?br />
    “一亿五千万新钞?”舒允文愣了一下,撇了撇嘴——得!一亿五千万就这么飞走了!不能拿出去用的小钱钱,那和废纸有什么区别?

    “另外,允文大人。这些钱您最好一直放在家里面,不要拿去存银行。我在银行工作过,知道一些情况,被抢的这些钱里面,说不定有的编号被记载的,拿去存银行也可能会被发现的?!惫懊髅兰绦嬖饰目破?。

    “还有,允文大人,这些钱您拿去自己花的时候也要小心,万一真的因为编号有记载被调查的话,也有可能会查到您的身上?!?br />
    “允文大人,这些钱……”

    “……停!你别说了!”舒允文被宫野明美一堆理由说的头晕眼花,嘴角抽抽了两下,阻止了宫野明美继续说下去:

    “这些钱我特么摆在家里面当装饰品,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