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三章 这里,刚才绝对有人来过?。痈?/47)



    米花町,四丁目。

    上午十点半,一幢十层公寓附近,一辆出租车缓缓停了下来。

    舒允文付钱下车,然后两手插在兜里,假装往前面溜达的同时,口中吩咐道:“成实、明美,你们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异常?!?br />
    这里毕竟是宫野明美真正的公寓,在这个敏感时候,周围说不定就有组织的人盯梢。舒允文可不想一个不小心,就暴露在组织的眼皮子底下……

    “是,允文大人?!?br />
    成实、明美各自应了一声,然后分成两个方向,快速地搜索了起来。

    没过多久,成实、明美都飘回了舒允文身旁:“允文大人,我们刚才仔细搜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br />
    “嗯,那就好?!?br />
    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和成实、明美一起向着公寓的方向走去。

    公寓一楼有一间管理室,管理室内有一位老大伯管理员,一楼大厅内还装着监控摄像头。

    舒允文可不想在这里留下任何痕迹,扭头吩咐一声,成实立刻飞了出去,把监控摄像头破坏掉。紧接着,舒允文一招【鬼巫术·幻术】,然后堂而皇之地从管理员跟前走过,不过大楼的管理员却被幻术影响,根本看不到任何人影。

    明美的公寓是在三楼。

    舒允文三人爬楼梯走到了三楼,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过道,直接走到宫野明美的房门前,悬挂在墙壁上的信箱忽然打开,一把上面写着“26”号的钥匙就这么飞了出来,落到了舒允文手里:

    “……允文大人,这就是藏着十亿日元的保管箱的钥匙?!?br />
    “嗯,这把钥匙我先拿着……对了,这个保管箱的最后时限是在什么时候?”舒允文随口问道——

    这种出租保管箱,都是投币收费、有时限的。一过时限,管理人员就会用备用钥匙把保管箱打开,取走里面的东西。

    “我投放的零钱够租一个星期?!泵髅阑卮?,然后比划着问道,“允文大人,您该不会想要……”

    舒允文摸了摸鼻子,干笑一声:“不可以吗?”

    话说,现在这十亿日元的下落,只有舒允文和成实、明美知道,这摆在跟前的横财,为什么不要?谁还会嫌钱多不成?

    再说了,舒允文玩黑吃黑也不是第一次了。当初的那些意大利枫叶金币,就是舒允文给顺走的,而且因为快斗同学去他家送金币,同一批金币他还卖了两次哦~

    “这个……”明美犹豫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

    这时候,成实也把明美家的房门打开。舒允文走进房间,直接坐在沙发上,让成实、明美搜查起来。

    成实、明美现在是鬼,能在黑暗中视物,找起东西来那叫个迅速。五分钟一过,成实、明美重新飞回到了舒允文跟前,成实的声音直接传入舒允文脑中:“允文大人,我们在储物室的两个皮箱里发现了疑似日记的东西,不过皮箱太重,我和明美搬不动?!?br />
    “嗯,我去看看?!笔嬖饰目觳阶呓嗣髅兰业拇⑽锸?,按开灯扫了一眼后,直接走到成实所说的那两个皮箱前,把两个皮箱从角落拖了出来,确认起里面的内容。

    两个皮箱内的东西都很杂、很乱,舒允文蹲在地上,一样样的翻看,然后从一堆杂物里面抓出了一个封皮很旧的本子,打开翻了翻,顿时两眼一亮:“明美小姐,你说的日记本,是不是就是这个?”

    明美从舒允文的手里面接过日记本,看了几行后点了点头,也是一脸开心:“没错,就是这个。真是没想到,居然真的找到了……”

    “找到了就好。你赶快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关于皮斯科的内容?!笔嬖饰乃底呕?,开始收拾起了皮箱里的东西。

    宫野明美简单地翻了翻,然后比划着说:“日记上内容挺多,我家这里不见得安全,我们还是先回允文大人家,然后再确认吧?!?br />
    “嗯……也行?!?br />
    舒允文点了点头,草草地把两个皮箱收拾好,走出了明美家,正准备关门时,宫野明美忽然又飞了进去,在书柜最上方的一排图书中间抽出了三本相册,飞了出来:“……允文大人,我们走吧?!?br />
    “这是……相册?”舒允文好奇地问了一句。

    宫野明美微笑着点头,比划着回答:“这里面是我和妹妹这些年所有的照片,留在这里没什么意义,我还是带走吧……对了,允文大人,我能占用您的一个房间,放一些东西吗?”

    “没问题,我家里空房间挺多,你随意就好?!笔嬖饰乃底呕?,随手带上了门。

    走楼梯回到一楼大厅,舒允文又以同样的幻术手法骗过管理员,走出了公寓大楼,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家去了。

    舒允文离开后还没有五分钟,一辆黑色的保时捷356A停在了公寓前面,琴酒、伏特加一起下车,走进大楼里面。

    大厅里面,公寓管理员一看琴酒、伏特加一副“我是坏人”的模样,连问一句的勇气都没有,缩在管理室里面假装没看见。

    琴酒、伏特加走到三楼,两个人站在宫野明美家门前,伏特加开口道:“大哥,就是这里了?!?br />
    “嗯?!鼻倬朴α艘簧?,伏特加拿出工具,打开房门。

    两个人一起走了进去,伏特加戴上了手套,正准备搜索时,只听琴酒冷声开口道:“伏特加,等一等?!?br />
    “啊咧?怎么了?老大?”伏特加停住了动作。

    琴酒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客厅沙发坐垫上的印子,开口道:“情况不对?!?br />
    “什么?”伏特加依旧是一头雾水,琴酒已经掏出手枪,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房间。

    走到书柜前的时候,琴酒抬头看到书柜最上方那排书,低声解释道:“沙发坐垫上留有印子,看痕迹应该是刚刚有人坐过;书柜最上面一排的书摆放很奇怪、中间塌掉了一部分,就好像有人从中间抽走了什么一样……”

    琴酒说着,一个房间接着一个房间的检查起来,最后推开了储物室的房门,两眼看着地面上的灰尘痕迹,快步走到了那两个皮箱前,认真地看了两眼,然后摸了下储物室内的灯泡,收起手枪,向着玄关外走去。

    伏特加连忙跟在身后:“大哥,您要去哪儿?”

    “去一楼,找公寓管理员?!鼻倬屏成醭?,“……储物室的灯泡还有温度,这里,刚才绝对有人来过!”

    “……有人,比我们快一步到过这个房间!而且刚走没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