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喂,明美小姐,你不用这么担心啦~”

    第二天上午,请假在家的舒允文打着哈欠坐在餐桌前,吃着成实做的早餐:“……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嘛!琴酒、伏特加既然特地把你妹妹带走,那肯定不会对她怎么样的,她现在没事的啦~”

    “……可是,我连志保现在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宫野明美伸手比划着。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昨天晚上,你们在饭岛药物研究实验室里面待到三点钟,也没有找到什么线索,那你现在就算担心又有什么用?你先消停一会儿,等我吃了早饭,然后一起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这、好吧?!惫懊髅乐沼诎簿擦讼吕?。

    舒允文重新吃起了早餐,一边吃,心里面也一边回想着自己脑子里面那些模糊的记忆——

    在他对柯南剧情的记忆里面,宫野明美死掉以后,宫野志保也就变小成了萝莉哀,之后灰原哀出场的记忆也不是很清楚,记得最清的事情,就是灰原哀干了二两老白干重新变大。

    那个案子,好像是个什么酒会来着,灰原哀被什么人认了出来……

    等等!被人给认了出来?

    他记得,原著里面那个认出宫野志保的,似乎是一个糟老头子,在组织里面很有地位,明面上的身份好像也很厉害,还和明美、志保的父母交情深厚……

    这个人既然在组织里面地位很高,而且常驻地又在东京,那他会不会知道宫野志保在什么地方?

    如果要是能找到这个人的话……

    舒允文手里的勺子停了下来,扭头看向宫野明美,认真地问道:“明美小姐,你们组织在东京这里有一个成员,年纪应该很老了,在组织里地位挺高,而且还和你的父母关系不错。他在组织里的代号,似乎是皮什么秋还是什么来着,你知道不知道是谁?”

    皮什么秋?

    宫野明美愣了一下,然后比划着说道:“那个……允文大人,您说的应该是皮斯科吧?”

    “皮斯科?”舒允文根本想不起这个代号,点头道,“……应该就是你说的这个人吧,你知道不知道他是谁,能不能找到他?”

    “这个……允文大人您是想找到他,问我妹妹的藏身之处?”宫野明美明白了舒允文的意思,然后认真思索起来,“……皮斯科和我的父母认识,我倒是记得一些,而且他在组织内地位很高,是元老一级的人物,负责东京区域的许多事情,他还真有可能知道我妹妹在哪里,可是……”

    “……可是,我对他只有小时候的记忆,现在已经忘了他长什么样子,也不记得他的真实名字还有身份……”

    “这样啊……”舒允文眯了眯眼,有点失望——他还以为这能成为一条重要线索呢,没想到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了……

    “不过……”宫野明美犹豫着比划了一下。

    舒允文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其实,在我的父母‘意外死亡’后,组织里面曾经派人去我家里面调查过。在那时候,我偷偷地保留了我父母的日记……我记得,在父母死前不久,他们似乎说皮斯科以后能过上好日子了之类的……”

    “……所以我想,那个日记上可能会有一些关于皮斯科的信息也说不定?!?br />
    “哦?是吗?”舒允文闻言,不由得两眼一亮,“……那本日记现在在什么地方?”

    “……这个……”宫野明美非常不好意思,比划着说道,“因为我父母意外死亡的时候我只有六岁,那本日记上的内容也看不懂,我觉得无趣,后来就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

    “呃……”舒允文顿时一脑袋黑线,嘴角抽抽了两下——

    你特么自己都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那你说个毛线??!

    宫野明美也有些不好意思,又继续比划着说道:“……不过,我觉得那本日记应该就放在我家里什么地方,我们或许可以去找一下,如果真的能找到的话……”

    “你家里面?”舒允文愣了一下,“……你家里面现在应该还被警察监视着吧?”

    现在警察还没有找到那十亿日元,宫野明美家肯定有条子叔叔在附近盯着。他这忽然跑宫野明美家翻箱倒柜地找日记,肯定会被条子叔叔拉去警局里面问话了……

    宫野明美听到舒允文的话,连忙解释道:“不是的。警方现在监视的,是‘广田雅美’的公寓,不是我真正的公寓。我真正的公寓是在别的地方……还有,那把藏着十亿日元的保管箱的钥匙,也在我那个公寓的信箱里面……”

    “这样啊……”舒允文想了想,然后抬手看了看手表,开口道,“……算了,反正现在也没什么线索,等我吃完饭,咱们就去你的公寓调查一下,看看有没有那本日记吧……”

    “……对了,你的公寓在什么地方?”

    “就在米花町?!惫懊髅阑卮?,“……您还记得,之前有一次我的车子抛锚,您送我去杯户町的事情吗?我的公寓就在那里附近?!?br />
    “……那里啊……”舒允文点了点头,“……距离倒不是很远,咱们一会儿坐出租车过去吧?!?br />
    还有,顺便也可以把那把藏着十亿日元的钥匙先拿到手。

    舒允文重新拿起勺子,很快把早餐吃完,和成实、明美出门,拦了一辆车,赶往宫野明美的公寓。

    ……

    上午,仓井生物制药研究所。

    毒气室内,宫野志保被拷在角落里,冷笑着抬头,看着跟前的琴酒、伏特加,轻哼一声:“……琴酒,伏特加,麻烦你们转告那位大人,我是不会屈服的!在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之前,我绝对不会恢复研究的!”

    “是吗?”琴酒阴仄仄地盯着雪莉,忽然间,琴酒身上响起了电话铃声。

    琴酒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走向门外,开口道:“喂,我是琴酒……真的?看来有必要去调查一下……”

    琴酒挂掉电话,扭头看向伏特加道:“伏特加,走吧,让雪莉自己一个人好好反省一下,她或许能想明白?!?br />
    “是,大哥?!狈丶拥阃?,“……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去宫野明美真正的家里。皮斯科刚刚得到的情报,宫野明美在犯案以后,可能回到过她的家里面,那里或许会有什么线索?!鼻倬贫⒆殴爸颈#?br />
    “……是不是啊,雪莉?”

    宫野志保瞬间想起纸条上写着的“家”、“信箱”这两条信息,勉强镇定道:“怎么、怎么可能……”

    琴酒愣了一下,然后轻笑一声:“……看你的表情,线索应该就在那里了。伏特加,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