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点四十分,杯户公园前的出租保管箱前。

    一辆纯黑色的保时捷356A远远开来,在出租保管箱前缓缓停下。紧接着,穿黑衣、带黑帽,大晚上还戴个墨镜的伏特加走下了车,快步走到了出租保管箱前,找到了其中一个箱子,拿出钥匙打开。

    空间挺大的保管箱内,是两个个头挺大的帆布包。

    伏特加伸手进去,把两个旅行包提了出来,然后一手一个提着回到了车上,嘿嘿低笑一声,向着副驾驶上的琴酒道:“大哥,找到了,果然在这里!”

    “嗯?!鼻倬瞥樽叛?,嘴角罕见地露出一丝笑容,“宫野明美那个笨女人,她还真以为,她的那些小伎俩对我们会有用吗?哼!可笑!”

    伏特加跟着笑了两声,拿过一个帆布包,拉开拉锁,顺着路边的灯光看向帆布包里面,顿时愣住了:“大、大哥……”

    “嗯?”琴酒奇怪地扭头,看向了伏特加手里面的帆布包,紧接着也看清了帆布包里面的东西,脸上表情重新森冷了起来。

    “……报纸!报纸!这里面装着的都是报纸!”伏特加抓出了帆布包里的“钞票”,“pia”地一下甩到了一旁,又继续翻看着帆布包里的内容,最后总结出了一句真理,“大哥!我们被宫野明美耍了!钱根本不在这里!我们被她骗得好惨!”

    琴酒嘴角抽抽了两下,两眼中带着阴冷,回想着下午的事情,好半天后才开口道:“……伏特加,宫野明美在抢劫银行之前,应该和雪莉见过一面吧?”

    伏特加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没错,她们两个确实见过一面,您是觉得……”

    “……走吧,饭岛药物实验室就在附近,让我们一起去问问小雪莉,看她是不是知道点儿什么……”琴酒冷声说着,“……宫野明美那么宠雪莉,应该会告诉她的吧?”

    ……

    十点五十分,舒允文家中的客厅内。

    成实、明美,一个恶魔、一个骑士飘在舒允文跟前,静静地等候着舒允文的决定。

    舒允文端起茶几上的咖啡,浅浅地喝了一口,然后开口道:“明美小姐,你应该知道的,我们这次哪怕冒险把你妹妹宫野志保救出来,她也肯定无法以她现在的面目示人,只有接受整形手术,完成换成另外一个人生活……”

    “……你觉得,她会接受吗?”

    “允文大人,我会说服她的?!惫懊髅兰岢炙档?,“……而且,志保她一定也是那么想的?!?br />
    “嗯……好吧?!笔嬖饰拿辛嗣醒?,然后点头答应了下来,“……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试一试。不过,主要负责拯救行动的是你和成实,我只负责在你们两个一百米左右的范围内接应,就不以身犯险……”

    “……如果那里真的如你所说,宫野志保所在的实验室防备程度很一般的话,以你们两个,应该能顺利把她带出来?!?br />
    鬼魂去救人,这简直就和BUG没什么两样。监控拍不到,所有房门随便开,还能提前勘察逃亡路线。只要能找到宫野志保,以成实和明美的能力,救出人来就是分分钟的事儿。

    舒允文话落,抬手看了看手表:“对了,那个饭岛药物研究实验室在什么地方?”

    “……在杯户町?!惫懊髅阑卮?。

    舒允文站起身来:“……那我们快点出发吧。嗯……明天估计得请假了?!?br />
    明天星期一,他还得上学呢?;八灯鹄?,这高中生涯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魂淡!~

    ……

    晚上十一点钟,饭岛药物研究实验室内。

    休息室内,宫野志保打开自己的日记本,翻到了其中一页,看都没看日记上的内容,而是拿起夹缝里的一张小纸条,看着上面的内容:

    家,信箱;米花车站东,出租保管箱,26

    看着跟前的纸条,宫野志保又忍不住流下泪来:“……姐姐……”

    忽然间,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宫野志保连忙合上日记,抹掉眼泪,冷声看向门口问道:“……谁?”

    “是我,雪莉?!鼻倬频纳舸?,宫野志保神情大变,看了看手里面的纸条,直接塞进嘴巴里面吞掉,然后开口道:“进来吧?!?br />
    “嘎吱”一声,房门打开,紧接着便看到琴酒、伏特加从门外走来。

    琴酒两手插在兜里,冷冷地盯着宫野志保,单刀直入地问道:“雪莉,你好,这么晚过来打扰,真是抱歉。我想问一下,上次你和宫野明美见面的时候,她有跟你说什么吗?比如说某个地方名字还有数字号码什么的……”

    “没有?!惫爸颈O肫鸶崭胀痰舻闹教?,又想起之前新闻中的内容,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两眼中带着仇恨看着琴酒,咬牙切齿,“……琴酒,我姐姐她……是被你们杀掉的吧?!”

    “哼!”琴酒冷冽地笑了一声,没有否认。

    宫野志保的目光仿佛要吃人:“……可恶!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杀掉我姐姐?”宫野志保死死地盯着琴酒和伏特加:“……这件事情,我要请那位大人给我一个说法!在此之前,我要中断所有关于药物的研究!”

    “嗯?你说什么?”琴酒一只手从衣服口袋里面掏了出来,“你是想反抗吗?雪莉?”

    “反抗?”宫野志保哑然一笑,美丽的脸上说不出的凄美,“……如果你们把这叫反抗的话,那就算是吧?;八灯鹄?,琴酒,以我在组织里的地位,如果要是以中断药物研究做威胁,请那位大人给我一个说法的话……”

    “……你应该会很麻烦吧?”

    琴酒眯了眯眼,转身走了出去,大约一分钟后重新回来,挥手道:“……伏特加,带她走?!?br />
    “走?去哪里?”伏特加问道。

    琴酒说道:“那位大人说,雪莉既然要反抗,那就先把她关起来,让她认清一下现实好了……饭岛研究实验室这边的防备太差,我们换个实验室,不能给她趁机逃走的机会?!?br />
    “好的,大哥?!狈丶幼呦蚬爸颈?,“……我们去哪个实验室?”

    “武藤、小泽、仓井……这些都可以?!鼻倬谱沓雒?,“……就仓井吧,那里空间最大?!?br />
    ……

    晚上十一点二十分。

    饭岛药物研究实验室外,黑色的保时捷356A缓缓开远。

    五分钟后,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不远处,舒允文裹着风衣,快步走进了实验室旁边的一家便利店内,向着身旁的成实、明美挥了挥手:“……你们两个一起去吧?!?br />
    “好的,允文大人?!背墒?、明美飞身离开,舒允文假装在店内逛来逛去,假装买东西。

    约莫五六分钟后,成实、明美一起回来,成实直接说道:“允文大人,我们刚刚潜入了实验室内,没有找到明美小姐的妹妹。我们偷听了几个研究人员的话,宫野志保似乎被琴酒、伏特加带走了……”

    “……带走了?带去哪儿了?”舒允文愣了一下,“走了多长时间?”

    “走了大概有十分钟,至于去哪儿……不知道?!背墒祷卮?,旁边的宫野明美则是一脸的担心和忧虑,嘴巴张合,却没有任何声音:

    “……志?!?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