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六章 广田雅美——宫野……那什么美?(六更)



    第二天是周日。

    下午四点,舒允文打着哈欠,溜达着走进了事务所里面,紧接着便看到前台福山爱子和秘书安达郎平凑在一起,窃窃私语,隐约能听到“银行劫案”、“抢匪”、“十亿日元”之类的内容。

    两个人看到舒允文后,连忙站直了身体,一起向着舒允文躬身问好:“允文大人您好?!?br />
    “嗯,福山女士、安达秘书,你们两位辛苦了?!笔嬖饰募虻サ卮蛄松泻?,然后快步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

    舒允文刚坐下没多久,松下平三郎拿着一叠文件走了进来,向着舒允文行礼道:“您好,允文大人?!?br />
    “松下先生你好?!笔嬖饰陌诹税谑?,然后又打了个哈欠。

    松下平三郎关心道:“允文大人,您昨晚没休息好吗?”

    “……是啊~”舒允文应了一声,撇了撇嘴——话说,昨天晚上的试验结束,回家以后都快一点了,再加上修炼神马的,两点半才睡着,怎么可能休息得好?

    “……算了,不说这个了,你有什么事情,赶紧说吧?!?br />
    松下平三郎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说起了工作上的事情。

    让舒允文签了几个文件后,松下平三郎开口说道:“对了,允文大人,今天上午,有一位客人前来委托,希望您能帮忙解决他们岛上闹鬼的事情……”

    “岛上闹鬼?是什么岛?”舒允文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报纸,看了起来。

    “是一个叫‘敖岛’的岛屿?!彼上缕饺苫卮鸬?,“……这个岛前段时间在报纸上出现过,现在还很出名呢!”

    “出名?敖岛?”舒允文皱着眉头一思索,拍了下脑门儿,“……我想起来了,你说的是那个地震后冒出幽灵船的小岛吧?听说那个忽然冒出来的幽灵船叫什么龙神号,上面传说有价值十亿日元的黄金什么的……”

    话说起来,这条新闻有段时间了,在当时闹得确实很大,而且还有不少宝藏猎人跑岛上去寻过宝,结果一无所获。

    松下平三郎点头道:“没错,就是那个敖岛。这次来委托您的,是岛上的村长三上五男先生。据他所说,自从敖岛发生过地震后,岛上就开始闹鬼,经常有人看到穿着铠甲的武士鬼魂在岛上来回游荡……”

    “……对了,三上村长还说了,您要是愿意前往敖岛调查除灵,并且能帮忙找出价值十亿日元的黄金的话,他愿意分您十分之一当做委托费……”

    “呵……我找到黄金,还用得着他分给我?”舒允文翻了翻白眼——

    拜托,日本法律明文规定的,像是这一类无主的宝物,谁发现、谁找到就是谁的,他还用得着别人“大发慈悲”地分给他?

    舒允文正腹诽着,两眼瞄到手中报纸上的一条新闻后,“啊”了一声:“……昨天上午居然发生银行抢劫案了?而且被抢走的金额也是十亿?米花银行……嗯?这分店名字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

    “这个……”松下平三郎挠了挠头,回答道,“……允文大人,这家银行就在咱们事务所附近,也是咱们事务所的公司账户开户行……”

    “哈?你说什么?”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表情那叫个无语。

    这发生抢劫案的银行,居然又是他们事务所公司账户的开户行?

    他记得,除灵事务所公司账户之前的开户行是米花公园附近的那家银行,后来发生了银行抢匪被杀之类狗皮倒灶的事情后换了一家,结果现在这家银行又出事了……

    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诅咒不成?

    舒允文正胡思乱想着,然后脑中忽然冒出了某个小鬼,顿时一下子明悟了——

    我勒个去!这特么不是诅咒,是柯南小正太的死神光环??!他记得昨天上午的时候,柯南、毛利大叔、小兰他们一起出现在了案发银行旁边,还说要进银行里面查存折……

    “那家银行就在我们事务所附近?!彼上缕饺煽刹恢朗嬖饰哪灾性谙胧裁?,把话又重复了一遍,然后继续说着自己知道的八卦,“还有,允文大人,据那家银行的分行长说,就在昨天晚上,参与抢劫案的两名抢匪都已经被杀害了,现在只有一位女性劫匪在逃?!?br />
    “……允文大人,您猜猜那个女性劫匪是谁?”

    “嗯?是谁?”

    舒允文反问一句,松下平三郎神神秘秘地回答道:“……就是我们都认识的那家银行的员工,广田雅美小姐!”

    “啊咧?你说谁?广田雅美?”舒允文听到这个名字,有点难以相信——

    话说,他之前也见过广田雅美好几次了,在他的印象里面,广田雅美就是一个心地善良、温柔可爱的软妹砸,怎么忽然就变成银行抢匪了?这画风转变,感觉就和自家数美酱突然发飙用空手道吊打小朋友一样啊……

    舒允文心里面默默地吐槽了一句,然后忽然间一下子愣住了。

    银行劫案……柯南……十亿日元……广田雅美……广田教授……

    这些名词一一串联起来,舒允文脑中原本模糊的记忆也清晰了起来,“卧槽”一句,站起身来——

    妈蛋!他终于想起来了!这个广田雅美,不就是灰原的姐姐,宫野……那什么美来着嘛!难怪他老觉得这个女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允、允文大人,您怎么了吗?”松下平三郎被舒允文的模样吓了一跳,连说话都结结巴巴了。

    舒允文这才回过神来,摆了摆手:“没、没什么?!?br />
    舒允文说着话,重新坐回了老板椅上,皱着眉头思索着——

    关于广田雅美的记忆慢慢复苏,他也想起来了,广田雅美似乎就是在十亿日元劫案后被杀害的。

    这个全心全意为妹妹着想、温柔善良的“姐姐”,要是就这么死掉的话,似乎有点太可怜……

    舒允文眯了眯眼,然后抬头看向松下平三郎道:“松下副社长,以我们事务所的能力,能悄无声息地把某个人送到国外吗?”

    “这个……”松下平三郎愣了一下,然后立刻躬身回答道,“……允文大人,只要您想,以我们事务所的人脉绝对可以做到!”

    “是吗?”

    舒允文伸手捏着下巴,又思索了片刻,心里面有了决定。

    这件事情他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能帮还是要帮一下的。

    不过,现在他遇到了第一个难题——

    谁能告诉他广田雅美现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