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一个星期过去。

    星期六上午,米花公园附近的咖啡厅内。

    舒允文、冢本数美、园子和米原晃子坐在一起,冢本数美脸上满是遗憾和惋惜:“……这么说,美奈子她终于升天成佛了吗?”

    “没错?!泵自巫游⑿ψ诺懔说阃?,“……美奈子她是在今天早上的时候离开的,就在那间芭蕾教室里面。我、望月先生、美佳子一起陪着她,看着她一点点消失在我们面前。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的错觉,在美奈子最后消失的时候,她好像笑了……”

    “……不是错觉!这当然不是错觉!”园子激动的捏着拳头,“那是美奈子知道自己要离开了,所以在向你们道别!允文大人,您说是不是???”

    园子说着话,扭头看向舒允文,等待着舒允文的回答。

    “呃……”舒允文沉吟一声,然后点头道:“应该是吧……”

    好吧,残魂消散还会微笑道别什么的,绝对是不可能的。不过,现在这里的气氛貌似非常不错,舒允文也没必要说这种实话,坏别人心情……

    “对了,米原老师,中岛、杉山、下田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园子追问起了犯人的情况。

    “他们吗?”米原晃子想了想开口道,“他们现在还在东京警察医院住院治疗,估计痊愈至少还得两个月。另外,关于他们三个犯下的罪行,他们也都全部坦白承认。在杯户小学的时候,中岛自从当上主任以后,就一直从事着非法入学的交易,杉山、下田就是帮手?!?br />
    “……还有,根据中岛的供词,他去了帝丹小学以后,也有做这一类的勾当,不过却被学校发现并且勒令停职、展开调查。他为了湮灭证据,曾好几次偷偷潜入帝丹小学,偷窃相关资料……”

    “偷窃资料?”舒允文听到这里,微微一愣,然后想起了那天晚上在帝丹小学除灵时遇到中岛的事情,顿时有点明白了——

    合则,中岛那时候就是在教职员办公室里面偷资料??!难怪当时植松龙司郎看到中岛后脸色那么差……

    “那老师您呢?您现在怎么样?”冢本数美好奇地八卦了一句,“您和望月先生他……”

    “这个……暂时保密?!泵自巫游⑽⒁恍?,伸手手指在自己眼前晃了晃,“……不过,我真的很喜欢美佳子,很想和她一直生活在一起……”

    “啊~!~”冢本数美、园子听出了米原晃子话里面的意思,园子这货更是急切地开口道:“米原老师,您以后要是和望月先生结婚的话,一定要给我发请柬哦!”

    冢本数美也跟着点头,“嗯嗯”了两声。

    米原晃子又笑了笑,岔开了话题。

    几个人坐在咖啡厅里面聊了一会儿,米原晃子抬手看了看手表,歉意地解释道:“抱歉,我今天还有别的事情,所以……”

    “???那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壁1臼牢⑿ζ鹕?。

    舒允文四人一起走到咖啡厅前台,结账后走出咖啡厅,米原晃子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伸手一拍脑门儿,从自己的包包里面掏出了一颗漆黑如墨的珠子:“对了,允文大人。今天美奈子成佛以后,留下了这个东西,我们都不知道这个是什么……”

    舒允文看到米原晃子掌心里的珠子后两眼一亮,连忙拿过去看了看,然后惊讶了:“这个是……阴气珠?”

    “您知道这是什么吗?”米原晃子立刻追问。

    舒允文点了点头:“这种珠子叫做阴气珠,一些长期生活在阴气充裕的环境内里的灵魂升天成佛后,有很小的几率会留下来的宝物。不过,这东西对普通人没好处反而有坏处。阴气珠会自动吸收、储存、释放阴气,长期佩戴它会体弱多病,家里面如果要是藏着这玩意儿的话,有可能会招来孤魂野鬼……”

    舒允文如数家珍,很快把阴气珠简单介绍了一下。

    “是、是这样吗?”米原晃子愣了一下,然后开口道,“……既然如此,那这件东西就交给允文大人您处理了……”

    经过了这次的事情后,米原晃子已经坚信世界上有鬼怪存在。

    阴气珠这东西既然会让人体弱多病、招来幽灵,那他们当然不敢要了。

    “……嗯,那真是多谢了?!笔嬖饰牡佬灰簧?,想了想开口问道,“对了,望月先生他现在还没有正式工作吧?”

    “呃……没错?!泵自巫拥懔说阃?,“正男……望月先生他之前为了照顾好美佳子,所以辞掉了工作。现在美佳子恢复正常了,望月先生也正尝试着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既然这样,那我帮望月先生找一份满意的工作,就当是这颗珠子的酬劳了?!笔嬖饰恼趴诰桶锿抡欣肯铝苏夜ぷ鞯氖虑?。

    “啊咧?”米原晃子呆了一下,“……这样,会不会给您添麻烦?”

    “不会、不会的。我认识的大财团老板很多,帮望月先生找一份工作,很轻松的,就是一句话的事儿!”舒允文拍了拍胸口,然后旁边的园子莫名的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话说,这家伙说的大财团老板该不会就是……

    几分钟后,米原晃子离开,冢本数美眯眯眼笑着,耳边还传来舒允文打电话的声音:

    “喂喂喂!是铃木先生吗?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

    园子蹲在墙角,一脑袋黑线地画着圈圈——果然如此,这货说的“大财团老板”又是她老爸!

    帮望月正男搞定了工作的事儿,园子也告辞离开,舒允文抬手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十点半了,我们要不找个地方逛逛,中午一起吃个午饭再回去?”

    “嗯,好啊~”冢本数美微笑着点头答应,歪着头问舒允文,“我们去哪儿逛?”

    “嗯,这个一会儿再定,咱们先去一趟银行吧?!笔嬖饰奶统鲎约旱那戳丝?,摸出了一张米花银行的卡,“我的钱差不多用光了,先去取点钱再说?!?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