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书友群号512240405,本书首发网站起点,请大家来起点支持正版阅读~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啊……?。?!”

    房间里面,守土梓菊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两眼之中全是惊恐,一脚踢在门上把门关住,声音哆嗦着大声喊道:“不要、不要进来!你们、你们快点给我离开这里!带着那个鬼东西离开……”

    “呃……”

    舒允文愣了一下,小泉红子则轻声开口道:“看他的反应,应该错不了了?!?br />
    “是??!”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扭头对身旁的成实道,“成实,麻烦你开下门?!?br />
    “好的,允文大人?!背墒荡鹩α艘簧?,非常轻易地穿过房门,把门打开。

    舒允文他们一起走进房间里面,守土梓菊依旧坐在地上,畏惧地支撑着身体向后挪动着,结结巴巴地说道:“怎、怎么会,房门怎么会……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我知道错了……我当时喝醉了酒,没想到真的会杀了他……”

    舒允文瞄了一眼守土梓菊,身后房门轻轻关上,开口道:“守土先生,看样子,你确实拿到过那个诅咒娃娃。现在,我有一些关于娃娃的问题想要请教你,希望你可以如实回答……”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守土梓菊摇着头,继续向后躲闪。

    舒允文皱了皱眉头,身旁成实猛然间显露出身形,变幻成一个模样狰狞的鬼怪:“……守土先生,接下来的问题,我希望您能配合,如实回答,可以吗?”

    守土梓菊依旧是一脸惊恐,不过在看到空中突兀出现的成实后,终于点了点头:“……我、我说?!?br />
    ……

    “……山福玲子女士刚才所说的事情里面,好像没什么有用的线索吧?”

    行驶中的汽车中,高木把着方向盘,越水七槻坐在副驾驶上,两眼看着手中的笔记本,皱着眉头思索着:“……不,这里面有一些事情还是值得调查一下的……山福女士不是说了嘛,在山福龙二被杀当晚,山福龙二曾经非常高兴地跟她说,下午遇到了一个好久没见的国中时好友,而且还一起去打了电动……”

    “呃……这应该只是很普通的家?;鞍??”高木愣了一下,“另外,那个人既然是死者国中时的好朋友,而且死者在说起他的时候还很高兴,那就说明他们只是单纯的朋友见面,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不愉快,自然也就不存在作案动机……”

    越水七槻点了点头:“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真正让我在意的,是山福龙二和他的朋友分开时,他朋友说的那句话,‘捡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想玩玩看看’……”

    “这句话有什么不对吗?”高木还是一脸茫然。

    越水七槻应声道:“……我也不清楚,不过还是需要调查一下……”

    这句话落入普通人耳中,或许只是一句无关紧要的闲话而已,但落在知情人越水七槻耳中,就有另外一层意思了——

    假设山福龙二的那位好朋友捡到的“有趣的东西”,就是小泉红子丢掉的诅咒娃娃的话,那他所谓的“玩玩看看”,很有可能就是要玩那个危险的娃娃了……

    “……山福龙二国中时的班级导师是叫清水樱吧?我们先去拜访一下,搞清楚山福龙二的那位‘好友’到底是谁吧……”

    ……

    “……我、我本来只是想给他一些教训,没想到他居然就那样死掉了,而我也成了现在这副鬼样子……我、我好后悔……”

    守土梓菊的房间客厅内,守土梓菊跪坐在地上,两眼流着泪水,看着舒允文他们,把他利用诅咒娃娃杀人的事情说了一遍,神情中似乎轻松了不少,但从脸上依旧能看出十分畏惧、后悔。

    舒允文、冢本数美、小泉红子听着守土梓菊说完,都是轻叹一声,然后舒允文才开口道:“守土先生,我希望你能老实、认真地回答,关于那个诅咒娃娃,你是在什么地方捡到的?”

    “捡到?我、我才没有捡过这种古怪的东西!”守土梓菊连忙摇头解释,“那个娃娃脏兮兮的,身上还有烧焦的痕迹,我怎么可能会捡它回来?它是忽然就出现在我家里面的……”

    “忽然就出现在你家里面?”小泉红子皱了皱眉头,“那根本不可能!那个娃娃应该不会自己移动才对?!?br />
    “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守土梓菊继续解释,“那天晚上,我因为被黑凉社长骂,所以心里面很不爽,去酒吧喝了点酒……不过,我并没有喝多,还记得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舒允文也皱了皱眉头,然后开口道:“算了,现在继续追究这个也没有意义了,还是先找娃娃要紧。那个诅咒娃娃,你最后是怎么处理的?”

    “我……我本来想烧了它,不过那个诅咒娃娃好像根本就不怕火。我没有办法,就把它丢进河里面,然后赶紧搬家了……”守土梓菊回答,然后又问道,“……对了,还没有请教,你们是……”

    “我是一个除灵师?!笔嬖饰淖隽艘幌伦晕医樯?,“我听说了有人利用诅咒娃娃杀人后,现在正在调查这件事情,顺便把那个诅咒娃娃找出来,免得让更多的人受害……”

    关于诅咒娃娃是小泉红子丢掉的,这事儿舒允文不打算跟这人说了,免得节外生枝。

    “您、您是除灵师吗?那真是谢谢您了!”守土梓菊低头鞠躬行礼,“……另外,我想请问一下,我现在的样子……能恢复如初吗?”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开了【阴阳眼】,在守土梓菊的身上扫了两眼,轻叹一声,微微摇了摇头:“……不行,你已经恢复不了了。你利用诅咒娃娃杀人,当然得付出相应的代价,那就是你的寿命……”

    此刻此刻,守土梓菊的身上还缠绕着一股淡淡的阴气、鬼气,这层阴气、鬼气附着在守土梓菊的头顶,隐约可见应该是一个娃娃形状。娃娃已经快要消散,但之前从守土梓菊身上吸走的“精气神”,却再也回不来了。

    “是、是吗?”守土梓菊语气低沉,“那、那我还能活多久?”

    “不知道?!笔嬖饰囊×艘⊥?,“守土先生,谢谢你的配合,我们还得去找那个诅咒娃娃,就不久留了?!?br />
    从守土梓菊家离开,舒允文、冢本数美、越水七槻一起赶到了守土梓菊说的扔掉娃娃的河边,向下望去,只看到了滚滚流逝的河水:“这条河的下游,应该就到米花町了吧?”

    “没错?!壁1臼赖懔说阃?。

    “这里没什么线索,我们一起去米花町第二个嫌疑人那里看看吧?!笔嬖饰呐ね纷?。

    冢本数美连忙跟在舒允文的身后:“允文君,那个守土梓菊怎么办?他是杀害黑凉灰的凶手,难道不用报警吗?”

    舒允文心里面一翻白眼:“报警又怎么样?诅咒娃娃杀人,警方也不见得会相信……而且,那个守土梓菊现在变成那副德行,已经算是惩罚了吧?”

    在日本,杀人罪只要当庭认罪、道歉的话,一般都不会判处死刑,甚至在监狱里面待个七八年就能假释出狱。

    现如今,守土梓菊杀掉了黑凉灰,却直接从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变成五六十岁的中老年,这要比他在监狱里服刑更加恐怖!

    人生明明才刚刚开始,还没来得及享受美好生活,就这么步入了人生的暮年,而且还得承受使用诅咒娃娃的各种后遗症……

    他这是生不如死??!

    PS:嗯嗯,别乱玩游戏,别作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