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书友群号512240405,本书首发网站起点,请大家来起点支持正版阅读~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什么?冲野洋子小姐也来这里了?她在哪儿?在哪儿?!”

    舒允文、冢本数美跟前,毛利大叔一副激动的样子,两眼来回观望着,那大嗓门还格外兴奋地大喊着:“洋子小姐!洋子小姐!”

    “啊……”小兰连忙伸手捂住了毛利大叔的嘴巴,一脸尴尬地向着周围看过来的人道歉。

    舒允文、冢本数美、柯南也连忙王旁边挪了挪——妈蛋,拜托你大喊大叫也看下场合好不好?这特么简直不是一般地丢人呐~

    “嗯?毛利先生怎么了吗?”森谷善山走到了旁边,奇怪地问了一句。

    小兰这才松开了毛利大叔,不好意思地鞠躬道歉:“真的非常抱歉,我父亲是洋子小姐的粉丝,刚才舒同学说洋子小姐也来了,所以我父亲就有些失态了……”

    “呃……是这样???”森谷善山瞄了眼毛利大叔,一副关爱智障的表情。

    毛利大叔忽然未觉,继续在四周看来看去:“洋子小姐呢?我怎么没有看到她???”

    “咳咳……洋子小姐她因为忽然有工作,所以没时间参加下午茶酒会,刚才就已经离开了?!?br />
    森谷善山解释了一句,毛利大叔顿时和漏了气的充气娃娃(?)一样,失望道:“是、是这样啊……可恶……”

    “好了,不说这些了,毛利侦探,我父亲似乎有一个难题,想要请教一下您,所以让我来请您过去?!鄙壬粕轿⑿ψ趴?,又扭头看向舒允文道,“允文大人,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也可以一起来哦~”

    “嗯?好吧?!笔嬖饰牡懔说阃?。

    舒允文等人森谷善山身后,走到了森谷帝二身旁。

    森谷帝二正在和人聊天,看到舒允文、毛利大叔后,和那些人道歉一声,扭头看向了舒允文他们,简单地客套了起来。

    客套了几句,毛利大叔轻咳一声,然后认真的问道:“森谷先生,我听贵公子说,您似乎有什么事情……”

    森谷帝二笑着点头道:“……是这样的。最近我有帮一个三位一起经营的公司,推理一个网际网络通行密码,如果是您的话,一定能马上解开吧?”

    “哈?原来是这样??!”毛利大叔恍然大悟,然后伸手用力地“啪啪”拍了拍胸口,“森谷先生请您放心,推理方面的事情,您就尽管交给我吧!”

    “那真是多谢毛利先生了?!鄙鹊鄱佬灰簧?,然后拿出了一叠卡片,递给毛利大叔一张,微笑着介绍道,“这张卡片上,写的就是那三个人的名字以及一些身份资料信息,通行密码是和他们三个都有关的一个词语,一共由五个平假名组成,接下来就要麻烦您了……”

    毛利大叔接过卡片,伸手托着下巴思索起来。

    同时,森谷帝二也递给舒允文一张卡片:“允文大人,如果您感兴趣的话,也可以试试看……”

    “呃……好的?!笔嬖饰慕庸徽趴ㄆ?,只瞄了一眼三个人的名字就没兴趣看下去了,顺手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话说,这三个人的名字好矬啊,小山田力、空飞佐助、此掘二……这都什么名字啊~

    舒允文没兴趣,柯南小鬼倒是挺感兴趣的,拿着一张卡片皱眉思索,扭头一看惬意无比地喝饮料的舒允文,顿时愣了一下,伸手扯了扯舒允文的衣服角:“允文哥哥,这事推理游戏哎,你不喜欢吗?”

    “不喜欢啊~谁对这感兴趣了?”舒允文低头,丢给柯南一个白眼——拜托,咱是鬼巫师好不好?推理游戏关咱毛事~

    “???”柯南小鬼满脸“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然后忽然惊愕问道,“我说,允文哥哥,你该不会已经推理出那个密码是什么了吧?”

    舒允文撇了撇嘴,顺手就往柯南小鬼的头上砸了一下——这小鬼,就特么喜欢瞎想。

    森谷帝二也把多余的卡片发给了其他客人,一副“广撒网”的意思。

    至于毛利大叔,他拿着卡片看来看去,整个人就好像是便秘了一样,老半天也说不出歌所以然来。后来,还是柯南小鬼推理出了正确答案——桃太郎!

    舒允文在看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嘴角不由得抽抽了两下。

    话说,那三个家伙出生年份各差一年,还刚巧就是鸡、狗、猴,凑成了桃太郎的宠物团,这正常人的脑洞,谁能想到??!

    时间飞快,转眼间,森谷帝二家的下午茶酒会散场,舒允文、冢本数美、柯南他们各自告辞离开,等舒允文坐上车子的时候,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伸手一拍脑门儿——

    这事儿不对??!柯南小鬼今天明明在场,下午茶酒会上居然没死人,这不科学??!

    难道说……柯南小鬼的死神光环便弱了?

    舒允文正瞎琢磨着,忽然间,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舒允文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你好,我是舒允文……”

    “允文大人您好,我是洋子?!倍悦媸浅逡把笞拥纳?,“很冒昧打电话给您。刚才我接到了我朋友辉美的电话,她说她的弟弟刚才在医院自杀了,人虽然救回来了,但他现在还在昏迷之中,所以之前我拜托您查看辉美弟弟的事情,可能要推迟了……”

    “推迟倒是没问题……”舒允文点了点头,“……等他们方便以后,你或者辉美打电话给我就行?!?br />
    那个辉美的弟弟貌似是个国中生吧?现在的年轻人,一言不合就自杀的……

    “好的,真的麻烦您了,允文大人?!背逡把笞拥佬灰簧?,然后挂掉了电话。

    舒允文装起手机,扭头看向冢本数美:“数美,再过一会儿就晚上了,要不我们找个地方玩一会儿,再一起吃个晚饭吧?!?br />
    “啊……好的?!壁1臼赖懔说阃?,“不如我们先去米花神社看看吧??纯粗且埠偷渥有〗闼恰?br />
    “嗯,也行?!?br />
    ……

    五月三日,早上。

    江口田,小泉红子家的古堡中。

    小泉红子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着电视新闻,在看到最新的案件新闻时,小泉红子眉头轻皱,豁然站起身来:“……怎么……可能?是‘娃娃’吗?”

    电视里面,女性播报员的声音继续响着:“……据悉,在4月25日晚上发生的凶杀案中,被害者江口越子的丈夫江口少江已洗清嫌疑,但现在扔在住院治疗中。根据警方消息,江口少江疑似因妻子被杀受到了很大刺激,触发了精神方面的疾病,在此之前,江口少江曾做出其妻子的脸部是凭空被切成两半的证言……”

    ……

    PS:开始找娃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