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书友群号512240405,本书首发网站起点,请大家来起点支持正版阅读~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下午,警视厅门口。

    舒允文、冢本数美、小兰微微躬身:“非常感谢你送我们出来,高木警官?!?br />
    今天下午放学后,舒允文、冢本数美、小兰一起到警视厅,补了一下昨天晚上的相关笔录。

    高木涉眯眯眼笑着,也弯腰道:“哪里的话,是我们警方要向你们道谢才对。感谢你们专门到警视厅做笔录,另外,还要感谢两位昨天晚上对我们警察的帮助……”

    简单地客套之后,舒允文、冢本数美、小兰转身上车。

    驾驶座上,松下平三郎开口道:“允文大人,我们去什么地方?”

    舒允文看了看冢本数美和小兰道:“毛利同学,你要去哪里?”

    “我?我当然要回家了?!毙±纪嶙磐肺⑽⒁恍?,“这两天因为时间太忙,饭菜都是草草准备的,今天我得给柯南做一顿好吃的?!?br />
    “呃……数美,你呢?”舒允文说话的时候翻了翻白眼,心里面吐槽了一句——柯南这货的生活条件还不错嘛,小兰隔三差五就给做顿好吃的改善伙食,咱这天天外卖的,差距好大啊……

    “我嘛?我也要回家,今天家里面有点事情……”冢本数美笑着回答。

    舒允文点了点头,开口道:“松下副社长,麻烦你了,先开车把数美和毛利同学送回家……”

    “好的,允文大人?!彼上缕饺傻阃反鹩?,然后发动起了车子。

    舒允文瞄了眼窗外:“对了,今天事务所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松下平三郎回答道:“没有。对了,森谷善山先生和他的父亲上午的时候去了一趟事务所,留下了一张三千万日元的支票还有一份请柬,时间在4月29日下午,就是之前森谷善山先生说过的那个下午茶酒会……”

    “……这样啊……请柬你放进我的办公室里面?!笔嬖饰牡懔说阃?,“还有,事务所里面既然没什么事情,那我就不去事务所了,直接送我回家去吧?!?br />
    舒允文拿到那颗法言鬼珠以后,已经开始准备着手制作鬼语珠了。事务所既然没事,那还是回家赶紧把鬼语珠做出来才对~

    要不然,和成实说话老是看成语瞎比划,实在是太不方面??!

    “好的,允文大人?!?br />
    ……

    江口田,一幢办公楼里面。

    守土梓菊缓缓站起身来,手中拿着一份文件,走到了社长办公室门前,伸手敲了敲房门。

    随着一声“请进”,守土梓菊推门而入,躬身道:“黑凉社长您好,这是您让我做的文件,我已经做完了?!?br />
    “嗯,麻烦你了,守土先生?!焙诹够医庸募?,翻开以后,低头看了起来。

    守土梓菊看着一头花白头发的黑凉灰,脸上表情挣扎,最后变得狰狞起来,然后一步步地走到了黑凉灰的旁边,看了看黑凉灰后背上几根白色的发丝,颤颤悠悠地伸出手去,轻轻地抓住了一根。

    “嗯?守土先生,怎么了吗?”黑凉灰狐疑地抬头。

    守土梓菊连忙道:“没什么,我看到您的背上似乎有什么脏东西,所以……”

    “原来如此?!焙诹够壹绦屯房醋盼募?,几秒钟后,黑凉灰忽然用力地一拍桌子,怒吼道:“混蛋!这里是怎么回事?!这里的数据怎么会出错?!该死!你到底有没有用心在做?!”

    黑凉灰吼叫着,把文件抓了起来,撕成两截甩到了守土梓菊的脸上:

    “给我重新去做!要是再出错的话,你就不用来上班了!”

    守土梓菊脸上表情变幻,抓着白头发的手越来越用力,指甲都抠进了肉里,转身走出了办公室,脸上神情狰狞而又森然……

    ……

    晚上,舒允文家的别墅里面。

    舒允文拿着一根雕刻笔,小心翼翼地在法言鬼珠上雕刻着符文,脑门儿上满是汗珠。

    约莫四五分钟后,随着舒允文最后一笔落下,只见法言鬼珠上猛然间腾出了一股阴气、鬼气,在空中形成了几个其他的文字。成实好奇地张望过来,然后飘到了舒允文身旁,伸手比划着问道:“允文大人,您雕刻好了吗?”

    “是啊~总算雕刻好了?!笔嬖饰牡懔说阃?,“接下来,只要我稍微温养一段时间,这个法言鬼珠就会变成鬼语珠,咱们两个以后交流也就用不着手语了……”

    “……具体时间,我估计需要半个月吧……”

    舒允文正说着,忽然间,只见一条手帕飘到了舒允文脸上,小心翼翼地帮舒允文擦着汗水。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一下,连忙抓住那条手帕:“成实,擦汗我自己来就行?!?br />
    妈蛋,一个伪娘男鬼帮忙擦汗,这比和伪娘男鬼一起看放课后18X的感觉还要惊悚啊魂淡~

    ……

    凌晨一点钟。

    守土梓菊的房间里面。

    守土梓菊一身酒气,颤抖着把那根白头发缠绕在了玩偶娃娃的脖子上,紧接着便看到那根白头发一点点的没入了玩偶娃娃的身体里面,消失无踪。同时,玩偶娃娃黑漆漆的眼睛越发明亮起来,一道声音突兀地出现在了守土梓菊的脑中:

    “你渴望复仇吗?那就去做吧……”

    几秒钟后,在守土梓菊的眼中,那个玩偶娃娃的模样变幻,已经变成了黑凉灰的样子,黑漆漆的眼中一股漆黑的力量冒了出来,涌入了黑凉灰的脑中:

    “……对我做你想做的吧……做吧……”

    “……做吧……”

    守土梓菊神情时而狰狞,时而木然,两手抓着玩偶娃娃,玩弄起来。

    ……

    黑凉家中。

    黑凉灰的卧室内,沉睡中的黑凉灰从床铺中钻了出来,来回摆动了两下后,黑凉灰幽幽醒来,忽然间,却觉得左手臂处传来撕裂般的剧痛,然后像是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似的。

    黑凉灰口中一声惨叫,连忙伸出右手按住左臂疼痛的地方,同时也察觉到了不对——他为什么只觉得疼痛,根本感觉不到左臂的存在了?

    而且,他摸到了什么?怎么会是湿哒哒、黏兮兮的?

    黑凉灰惊惶地拉亮了房间里的灯,紧接着看到了十分恐怖的情形。

    他的左手臂,居然整个掉了下来,床铺、榻榻米上全是鲜红的血迹,他左臂根部,血液不断地流出,淋湿了睡衣。

    “不、这、这是……这是怎么了?我、我这是在做梦吗……”

    黑凉灰神情惊恐且茫然,忽然间,他又觉得右手臂一阵剧痛,口中再度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承受不住地摔倒在地上,扭头看了眼旁边刚刚断裂的右手臂,黑凉灰表情惊惧,大声地吼叫了起来:

    “……这是、有鬼!有鬼??!救命??!这里有鬼??!”

    黑凉灰支撑着身体,脸上表情扭曲着,想要站起来。

    不过,又是几秒过后,黑凉灰忽然觉得脖子一疼,仿佛有一瞬间看到自己的后背,然后意识全无。

    房间内,又是什么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那是黑凉灰的脑袋,它咕噜噜地转了两圈后,终于停了下来,脸部朝上,满是血污,两眼睁得老大——

    死不瞑目……

    PS:咦……最后写的我自己浑身冒冷汗,卧槽……

    对不起了,半夜看到的盆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