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书友群号512240405,本书首发网站起点,请大家来起点支持正版阅读~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毛利老弟,舒桑,越水侦探,非常感谢三位对我们警方的帮助?!?br />
    电视台前,目暮警官向着舒允文他们躬身道谢,至于心里面到到底是怎么想的,鬼才知道。

    “呃……目暮警官您不用客气?!泵笫逅坌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然后心里面一阵迷糊——果然,他一觉醒来,案子又特么解决了。

    几个人客套地聊了几句,目暮警官又微微躬身,上了警车离开。

    毛利大叔看着几辆警车开远,才一脸惊叹地开口道:“说起来,真的没想到,松尾先生居然会是凶手啊。我看他有十分完整的不在场证明,还以为绝对不会是他呢……”

    “啊咧?”小兰扭头看向自家老爸,“爸爸,你之前在仓库里面明明说过,你是看破了案件的真相才让我喊目暮警官他们的……”

    “嗯?我有说过那样的话吗?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毛利大叔挠头。

    越水七槻愣了一下,然后奇怪地问道:“毛利先生,那您之前跟我说过,利用手提电话的重拨功能让犯人认罪的事情,您还记得吗?”

    “什么手提电话?”毛利大叔一脸懵逼。

    柯南小鬼脑门儿上挂着汗珠,一脸紧张地大声说道:“毛利叔叔,小兰姐姐,现在案件解决,时间也已经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先回家吧!”

    舒允文低头瞄了一眼柯南小鬼,翻了翻白眼——好吧,洗衣机同学现在经过千锤百炼,简直卖得一手好萌啊~

    “说的也是?!毙±嫉懔说阃?,“爸爸,我们回家吧?!?br />
    “真是的,要回去睡觉吗?我现在正觉得精神百倍呢~”

    毛利大叔嘀咕了一声,然后扭头看向舒允文他们问道:“那……舒桑、越水侦探,你们几位……”

    舒允文微微一笑:“我们等一下自己打车回去……”

    园子立刻凑了过来:“允文大人,你和数美学姐、越水要打车回去吗?既然这样,倒不如让我家司机送你们回去吧!”

    舒允文呆了一下,想了想,然后点头道:“那好吧,真是麻烦你了?!?br />
    “哈哈哈~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啦!”园子来回摆了摆手,然后两眼一看路边,“啊咧?好像是我们家的车子到了。允文大人,数美学姐,越水侦探,我们走吧!”

    “好的?!笔嬖饰乃谴鹩α艘簧?,然后又一起向着毛利小五郎他们道别。

    几个人走出了几步,然后园子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忽然跑回了小兰跟前,指着柯南小鬼,气愤地说道:“对了,小兰,有件事情忘了跟你说了。请你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管教一下你家的四眼小鬼!这个小色鬼之前居然摸我的大腿!他摸我的大腿哎!”

    “呃……”小兰、毛利大叔、柯南小鬼顿时都成了豆豆眼。

    ……

    铃木家派来接园子的车子空间挺大。

    几个人上车后,司机开车,按照顺序先把越水七槻、舒允文送回了家,然后向着冢本数美家开去。

    路上,冢本数美和园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偶尔还问几句舒允文和冢本数美之间的八卦,很快,车子开到了冢本数美家附近,拐进了一条小巷里面。

    园子好奇地来回在路边瞅了瞅,然后道:“数美学姐,你家住的这么偏僻嘛?”

    “不是的?!壁1臼酪×艘⊥?,开口解释道,“我家附近的公路正在维修中,从今天上午开始,大概要一周才能好。所以,这段时间走这边的小路更近一些……”

    “啊~可是这里感觉真的好偏僻??!虽然有一排路灯,但要是让我半夜一个人从这里走的话,我肯定会害怕的?!痹白涌谖实?,“数美学姐,你难道不会害怕吗?”

    冢本数美微微一笑:“这里白天人还是很多的。而且,就算是晚上,也没什么好怕的吧……”

    “呃……也是啦?!痹白酉肫鹆粟1臼赖目植勒蕉妨?,脑门儿上挂上了一滴冷汗——

    要是真的有什么人敢对数美学姐不利的话……貌似会被打得很惨的……

    车子继续向前缓慢地开着,园子两眼看向车窗外,然后奇怪地“嗯”了一声:“停车!那个人在干什么?”

    车子停了下来,车窗外不远处,稍显黑暗的街道上,一个男人似乎背着另外一个人,艰难地往停在路边的一辆车走去。

    冢本数美顺着园子的目光看了过去,微微一愣,然后道:“应该是有人喝醉了,另外一个人在背他上车吧?我记得这里有一家家庭式居酒屋来着。嗯……你看,就在那里?!?br />
    园子往冢本数美指着的地方一看,果然有一家居酒屋,点头点头:“是这样??!司机先生,麻烦你开车吧!”

    这个世界上,由来不缺少嗜酒的酒鬼~小兰家的大叔不就是那么个玩意儿嘛!

    司机应了一声,继续向前开车,冢本数美和园子的目光依旧看着那个背着一个人的男人。

    这时候,那个男人也走到了自己的车子旁边,忽然扭转头,微弱的灯光下,冢本数美、园子看到了那个人的脸。

    那应该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身上一套正式的西装,脸上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很斯文的样子,不过那个人的眼神,似乎有些异样。

    铃木家的车子很快从这个男人的眼前消失,同时,那个男人两手一松,背上的人“咚”的一声砸到了车门上,然后又倒在了车子旁边。

    男人“吭哧吭哧”地喘着气,斯文的脸上带着些许慌张:“被、被看到了吗?”

    车子旁的地面上,倒在地上的男人两眼紧闭,脸色青紫发绀,舌头从嘴巴里面微微吐出,脖子上勒着一根皱巴巴、带着些许血迹的领带——

    这是一个死人!一个被勒死的人!

    “不管了,我得先把尸体处理掉……”

    日本的法律,只要没有绝对的证据,找不到尸体,没人敢说他杀人!

    斯文西装男打开车门,把尸体拖进了车后座,在公路上开出了一段距离,却看到前方路口似乎有警察临检。

    西装男脸色变了变,目光在周围一扫,看到街道小巷内被围起来的一处工地后两眼一亮——

    他记得,那里最近似乎在进行大楼的重建工程,地基已经打好;而且,大楼的重建工程晚上不施工,那里也没有摄像头,看守工地的川本还是个酒鬼,现在肯定已经烂醉了,他要是把尸体埋在哪里的话,等大楼一盖起来,没人发现得了……

    想到这里,西装男调转车头,向着那个工地开去。

    晚上四点钟,天空飘着细雨,带着“沙沙”的声响。

    大楼重建工程的空地上,一条一瘸一拐、浑身脏兮兮的野狗钻了进来。

    野狗两眼露着凶光,鼻子一吸一吸的,似乎在找寻着什么。

    细雨中,野狗走到了一处土稍显松蓬的地方,鼻子又稍微吸了吸,两只前爪正准备往下刨土,忽然间,野狗口中一声哀嚎,慢慢地向着旁边磨蹭着爬去,在爬出了十几步后,“啪”的一声倒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同时,不远处那处泥土松蓬的地方,似乎微微颤动了一下,然后也没了动静。

    ……

    第二天早上。

    工地的活动房里面,川本早早地起床,拖着宿醉的身躯,在工地里面巡视着。

    走了几步,川本看到远处地面上倒着的野狗的尸体后,微微一愣——这不是经常在附近活动的野狗嘛?怎么死在这里了?

    川本还正琢磨着,大门那里传来声音:“川本,大老板发话了,因为一些资金上的纠纷,工程继续停工!”

    “还停工??!”川本朝着大门外嚷嚷了一声,“工程都停工三天啦!什么时候开工?”

    “谁知道??!”大门外的人回了一句,“这跟你无关,反正你负责工地安保,工资又少不了你的!”

    这时候,大门外说话的男人终于走了进来,走到川本身旁后,奇怪地说道:“这不是附近的野狗嘛?怎么死在这里了?你杀的它?”

    “怎么可能?”川本翻了翻白眼,“谁知道它为什么死在这里??斓惆锩?,先把它的尸体收拾掉吧……”

    PS:好吧,大家应该都看出来了。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