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星期一早上。

    大阪改方学园,二年级B班的教室里面,周围的学生们打打闹闹,显得很吵。

    服部平次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手托腮,看着手里面的报纸,眼珠子在今天的日卖日报上扫了扫去,看着昨天的新闻——

    日卖日报的头版头条,报道的就是昨天杯户町三丁目废旧仓库内发生的事情。

    两名在逃犯人被割颈杀害,一名刚刚被抓捕的职业杀手被人狙杀,这可是了不得的新闻,警方内部连瞒都瞒不住。新闻的最后,是日卖日报质问警方无能的,同时,还捎带着说了一句,毛利小五郎、越水七槻这两位侦探在辅助搜查中,有着很不错的表现云云。

    “唔……可恶!”服部平次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然后用力地敲打了一下桌子。

    旁边,正在整理桌子上东西的远山和叶看到这一幕,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怎么了嘛?平次?”

    “没事啦!没事啦!”服部平次摆了摆手,依旧还是一脸的郁闷相,歪着头两眼瞄着教室房顶,“就是那个在东京很有名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啦!以前在报纸上经常能够看见他的报道,可是现在却完全没了影儿,反倒是冒出一个中年大叔毛利小五郎……”

    “???你就因为这个不舒服嘛?”远山和叶无奈地撇了撇嘴,摊开了课本,“他可能最近有什么别的事情,所以才没有参与案件吧……”

    “不!绝对不会的!”服部平次摇了摇头,“我自己就是侦探。对一个侦探来说,别的都无所谓,唯有案件是不能少的!”

    说到这里,服部平次捏紧了拳头:“……身为关西的名侦探,我可一直都想和那家伙来一场侦探之间的对决呢!”

    “呃……”远山和叶翻了翻白眼,“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嘛?”服部平次伸手托着下巴,“我打算找时间去东京一趟,看看那个家伙到底怎么了……”

    服部平次正说着,忽然间,只见班主任领着一个漂亮的齐肩短发女生走了进来。

    教室里面,本来乱糟糟的男男女女瞬间安静了下来,看向讲台那里。

    表情严肃的班主任轻咳两声,然后道:“各位同学大家好,今天我们班迎来了一位转学生,就是我身旁的这位同学,武居直子。武居直子同学,请你给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可以吗?”

    讲台上,武居直子稍显拘谨,两手紧紧地抓着身前的背包,轻声开口道:“各位同学大家好,我叫武居直子,以前家住东京,最近才搬到大阪来,以后就是诸位的同学,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武居直子自我介绍完以后,才听教室里响起了一些惊叹声:

    “哇!好可爱的女生?!?br />
    “她看上去很文静呐,而且好漂亮!”

    “老师,让武居同学坐在我的旁边吧!”一个调皮的男生举起手来。

    讲台上,武居直子有些畏惧地往后面躲了躲,班主任瞪了那个调皮的男生一声,目光一扫,落在了远山和叶身后的位置上:“武居直子同学,你就坐在远山和叶同学的后面,可以吗?远山同学,接下来要拜托你帮忙,适当照顾一下武居同学,让她尽快适应新的环境,新的生活,没问题吧?”

    “是?!蔽渚又弊佑α艘簧?。

    “???”和叶愣了一下,立刻站起身来,大声道,“我知道了!”

    班主任又说了几句,走出了教室。

    武居直子走到了和叶后面的位置坐好,和叶立刻扭头和武居直子打招呼道:“武居同学你好,我叫远山和叶,以后请多多关照?!?br />
    “远山同学你好?!蔽渚又弊佑行┖π叩氐拖铝送?。

    “呃……”和叶眨了眨眼——这还真是一个很内向、害羞的同学呢,“武居同学,以后你遇到什么事情、遇到什么问题,或者被人欺负了什么的,都可以来找我,我都会帮你解决的!”

    “谢、谢谢……”武居直子道谢一声。

    和叶微微笑了笑:“我们今天第一节课是国文课……对了,武居同学,你在东京的时候,是在什么学校读书???”

    “我、我以前就读于帝丹高中……”

    武居直子话音才刚刚落下,坐在旁边位置上的服部平次立刻冲了过来:“什么?你以前是帝丹高中的学生?那你一定知道你们学校的那个风云人物,工藤新一喽?!”

    武居直子吓了一跳,又低下了头,和叶则一脸不爽地站了起来,瞪着服部平次:“平次,你真是的,你吓到武居同学啦!”

    “???真是抱歉,我刚才太失礼了?!狈科酱我卜⒕踝约旱男形惶?,连忙道歉,然后继续问道,“所以呢?武居同学,你一定知道工藤新一这个人吧?”

    武居直子抬起头来,看了眼服部平次,然后说道:“……说起来,我和工藤同学,是同班同学……”

    “???!”服部平次两眼一亮,然后一鞠躬到六十度,“请你务必把你知道的、关于他的事情告诉我,拜托了!”

    “呃……好的?!蔽渚又弊咏峤岚桶偷卮鹩ο吕?。

    几分钟,服部平次捏着下巴:“看吧!看吧!我就说了,身为一个侦探,工藤新一那个家伙绝对不会不破案子的。原来,他是去调查其他重要的案子去了啊。之前还有传闻,说他死了,我还差点相信了……”

    “那个是绝对不可能的?!蔽渚又弊拥蜕档?,“他好像偶尔会打电话给毛利同学?!?br />
    “哎!真是期待,以后和这位关东第一的高中生名侦探一较高下??!”服部平次捏着下巴YY着。

    武居直子闻言,愣了一下,想起一个人,然后低声道:“其实,要说高中生侦探的话,我原来的班级里面,还有一位丝毫不逊色于工藤同学……”

    “哦?”服部平次有些奇怪,“帝丹高中还有一位名侦探?我怎么没听说过?”

    “那是因为,舒同学不喜欢出名吧?!蔽渚又弊踊卮?,“他叫舒允文,曾经帮警察破过很多案子的。像是银行家山崎明二被杀、热带乐园的云霄飞车杀人案、埼玉县天下第一夜的两起杀人案、东京市内连续绑架美少女杀人案……还有四国薰衣草别墅的杀人案……反正有很多起啦……”

    “……这些案子都是他破掉的吗?”服部平次满脸惊讶。

    武居直子所说的案子,他可听说过几个,尤其是四国薰衣草别墅的案子,没几个人不知道的。

    武居直子点了点头:“我听毛利同学、铃木同学讲过。毛利同学说,舒同学是一位不弱于她父亲毛利小五郎的名侦探?!?br />
    和叶在一旁幸灾乐祸:“平次,你不是想要当全国第一的高中生侦探嘛?看样子,你的竞争对手似乎有多了一个哦!”

    “谁在乎这个啦!”服部平次翻了翻白眼,然后有点不爽——好吧,他其实很在意的。

    武居直子又在一旁道:“其实,舒同学不太可能会跟你们争夺什么全国第一的高中生侦探。因为,舒同学好像不承认自己是个侦探,他一直都说,他是个除灵师……”

    “除灵师?”服部平次和和叶都是一脸的惊讶。

    除灵师……那不就是骗子吗?

    武居直子道:“舒同学虽然还是高中生,但已经经营有一家除灵事务所了……”

    “还有除灵事务所?”服部平次伸手捏着下巴,“唔……这么说来,他对外宣称是除灵师,实际上却靠着自己的侦探能力,帮人解决问题?这倒是很有趣……”

    “……真是期待,未来和他见面的那一天啊?!?br />
    ……

    晚上,东京市的一家酒吧里。

    琴酒坐在座位上,慢慢地品尝着杯中美酒,冷声问道:“这么说来,事情之所以会成了那样,都是巧合?”

    “没错,大哥?!狈丶涌?,“那两个被沼渊杀掉的家伙,想要杀掉一个叫毛利的侦探和那个叫舒允文的除灵师,结果他们调查的时候,在四轩会的帮助下,先发现了‘杀手橘’的杀手身份,然后又发现了那两个死掉的家伙,还带着警方赶到了杯户町的仓库那里……”

    伏特加把组织的调查情况大致说了一遍,然后才咬牙切齿:“大哥,我们要不要找机会干掉他们?”

    “杀手橘”的考核,就是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才变成一团糟。

    “不必了?!鼻倬苹味啪票?,“爱尔兰当着警察的面狙杀了‘杀手橘’,现在警方正怒火中烧,我们没必要继续干掉那些相关人员,节外生枝?!?br />
    “而且,那都只是一些无关重要的人罢了?!?br />
    “……一个骗子,一个狗屁侦探,没什么大不了的……”

    PS:有人问过服部童鞋的事儿,好吧……让他出来客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