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手机中传来“嘟~”的声音,几秒钟后,电话接通,对面传来了越水七槻的声音:“莫西莫西,请问您是?”

    “越水侦探你好,我是舒允文?!笔嬖饰淖晕医樯芰艘幌?,然后微笑着问道,“越水侦探,请问你在什么地方?!?br />
    “舒桑?”越水七槻那边明显地停顿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您问我?我现在当然在查案了。稻源家的案子很复杂,我正在拜访有可能雇凶杀人的嫌疑人,枡山宪三先生……”

    “哦?我觉得,你现在是在做无用功哦?!笔嬖饰牡髻┝艘痪?,然后继续问,“越水,在你列出的嫌疑人里面,是不是还有稻源昌作的弟弟,稻源大作?”

    “您、您怎么知道?”越水七槻语气非常惊讶,“……难道说?”

    舒允文笑了笑,扭头看向稻源大作的位置:“说来很巧,稻源大作被鬼缠身,然后找到我这里来了,缠着他的那个鬼魂,就是死去的稻源昌作……”

    “……稻源昌作他告诉我,雇凶杀人的不是别人,就是他的亲弟弟稻源大作?!?br />
    “……”电话另外一侧,越水七槻站在枡山宪三的办公室门口,往办公室里面瞄了一眼,脑门儿上顶着一脑袋的黑线,心中恍若有万千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她在这里辛辛苦苦的查案,问了老半天也没能排除任何一个人的嫌疑,舒允文只和稻源大作见了个面,就找出了真凶……

    咱要不要这么坑的?

    “……您现在在什么地方?”越水七槻好半天终于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我在杯户町四丁目29番地的咖啡厅这里,咖啡厅的店名叫……”

    舒允文说了一下地址,越水七槻立刻道:“???您也在四丁目?那可真是太巧了,我这里距离您那里很近,大概五六分钟就能到,请您在咖啡厅内稍等片刻,可以吗?”

    “这倒是没问题……”舒允文答应了下来。

    现在前原刚也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他也没什么事情,就当是打发时间了。

    挂掉了越水七槻的电话,舒允文回到了座位上,成实立刻向着舒允文比划着手语:“稻源昌作说,他有稻源大作雇凶杀人证据。稻源大作有写日记的习惯,他把这一切都写到日记里了……”

    “呃……”舒允文有些无语,扭头看向强自镇定中的稻源大作——

    这种事情你都敢写到日记里?这智商简直捉鸡啊~

    ……

    枡山汽车公司,枡山宪三的办公室里面。

    看着秘书把越水七槻带出门去,枡山宪三脸上的笑容消失。

    房间内,伴随着“嘎吱”一声,休息室里面,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了出来:“真是没想到,居然还会有侦探来调查您……”

    “没办法,毕竟我和稻源重工一向不对付,现在稻源重工很有天赋的继承人被杀手杀掉了,他们会怀疑我,也是理所应当的?!睎櫳较苋嵝ψ?,“……不过,看样子,他们现在应该调查到了稻源长清那个废物小儿子身上……”

    “没错,现在既然抓到了雇凶的人,您的嫌疑也就被排除了吧?”高大男人笑着说道。

    枡山宪三点了点头:“真是要多谢你,把联系橘的方法告诉了他,爱尔兰?!?br />
    爱尔兰咧嘴一笑,向着门口的位置走去:“不用谢,皮斯科先生。我还有别的事情,就先告辞了,改日再来拜访?!?br />
    “好的,你注意安全?!?br />
    ……

    咖啡店门口,越水七槻急匆匆地走了进来,眼睛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快步向着舒允文的位置走了过来:“舒桑,您好?!?br />
    “越水侦探,你好?!笔嬖饰牡懔说阃?,随口问道,“要喝些什么吗?”

    “一杯咖啡,不要放糖,谢谢?!?br />
    越水七槻点了饮品,又向着稻源长清和稻源大作问候一声后,才好奇地看向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

    舒允文立刻介绍道:“这位是黑羽快斗,这位是中森青子,他们都是江古田高中二年级B班的学生,黑羽同学是我的朋友哦,我们一见如故?!?br />
    快斗同学的嘴角又开始抽抽了。如故你妹啊如故!

    “啊……这样嘛?”越水七槻微微一笑,自我介绍道,“我叫越水七槻,是舒桑的朋友,现在经营着一家侦探事务所?!?br />
    “您是侦探?”中森青子立刻笑着打招呼,“越水侦探您好?!?br />
    黑羽快斗也打了声招呼,然后扭头对中森青子道:“青子,你不是要去那家商店买东西吗?我们是不是……”

    “对哦!”中森青子也想了起来,“……不过,快斗,你不是肚子饿吗?为什么桌子上的蛋糕你都没吃几口?”

    有着家伙在,谁特么能吃得下东西??!

    快斗讪笑着挠头:“其实……我也没觉得有多饿啦!”

    “真是的?!?br />
    中森青子嫌弃地丢给快斗一个白眼,然后伸手抓起旁边的包包,站起身来,向着舒允文道谢:“谢谢您的招待,我们就先告辞了?!?br />
    “不用谢?!笔嬖饰奈⑽⒁恍?,“两位请慢走,我还有事,就不送了?!?br />
    中森青子笑着说道:“以后有空的话,请务必到江古田找我们去玩,我们会招待好您的?!?br />
    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告辞离开,咖啡店的服务生也把越水七槻的咖啡送了上来。

    越水七槻轻抿了一口咖啡,然后盯着跟前的稻源大作道:“舒桑,您能把您所知道的情况说一下吗?就是关于稻源大作雇凶杀掉稻源昌作的事情……”

    “胡说!你们别胡说!我才没有那么做!”稻源大作一听越水七槻的话,立刻惊恐的辩解着。

    至于稻源长清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允文大人,越水侦探……”

    舒允文摆了摆手,制止了稻源长清的话:“稻源会长,我刚才说过了,缠着稻源大作的鬼魂,就是稻源昌作,他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br />
    舒允文说到这里,语气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关于雇凶杀人的过程,稻源大作私下里挪用稻源重工的资金被稻源昌作发现并且加以斥责,稻源大作心生不满,而且想要成为稻源重工的第一继承人,所以就花钱雇佣了杀手,杀掉了稻源昌作……”

    “不!我没有!我才没有那么做!”稻源大作摇着头,说话结结巴巴,“你、你这么说,有、有什么证据吗?”

    舒允文盯着稻源大作问道:“稻源大作先生,你平时有写日记吧?”

    “是、是啊……”稻源大作点了点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一脸惊恐,“那又怎么样?”

    舒允文无奈地撇了撇嘴:“你把雇凶杀人的一切,都写到你的日记了吧?”

    听到舒允文这话,稻源大作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整个人颓然地靠在沙发背上:“你、你怎么知道……”

    “这些都是你哥哥告诉我的?!笔嬖饰泥堤疽簧?,摇了摇头——

    所以说,写日记,真不是什么好习惯??!

    PS:我自小就养成了不写日记的好习惯。

    另外,推荐一本书,《无限恐怖之机械师》,喜欢这一类的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