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晚上,警视厅大门外?!?,

    目暮警官站在门口,向着舒允文、柯南小鬼他们微微躬身:“真是抱歉,一直录口供录到现在,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br />
    毛利大叔挠着头笑道:“目暮警官您太客气了,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目暮警官又转而看向舒允文道:“对了,舒桑,再次感谢您。如果不是您的话,这次的绑架案,没这么容易破案……”

    舒允文“嗯”了一声,又客套了几句后,目暮警官转身,重新走进了警视厅内。

    看着目暮警官离开,舒允文低头看了看一脸沮丧的柯南,伸手揉了揉柯南的脑袋:“咦?奇怪了,江户川小盆友,你看上去好像很不开心??!”

    “有、有嘛?”柯南小鬼翻了个白眼,然后一脸纯洁的笑脸,心里面却郁闷个够呛——

    他不开心?这不是废话嘛!他好不容易把确定了凶手,找到了证据,舒允文却已经把凶手给抓住了。他本来还想装~逼来着,结果全特么被舒允文给装完了……

    舒允文撇了撇嘴:“嗯……你把郁闷都写脸上了,不识字儿的,还真看不出来?!?br />
    柯南小鬼又翻了翻白眼,把头转向了一旁。

    园子这时候却忽然凑了过来,一脸兴奋加期待地看着舒允文:“允文大人,下午发生的事情,你一定还有什么没说吧?您亲自赶到,把直子她救了出来,这是英雄救美哎!而且,直子她还……难道她就没有跟你……”

    “……没有!”舒允文一脑袋黑线地瞪了园子一眼——话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八卦??!

    “没有嘛?真的没有嘛?这怎么可能!”园子一点都不相信,“她肯定应该跟你……呃……呃……”

    园子正说着话,忽然觉得背后有些发凉。扭头一看,便看到冢本数美正看着她,脸上还带着笑容,微微歪了歪头。

    好吧,数美学姐这时候的样子是很可爱啦,不过,她为嘛觉得这眼神很危险呢?

    “咳咳……”园子轻咳两声,一扭头看到停在门口的车子后,故作惊讶,“我家的车子来接我啦!允文大人,小兰,数美学姐,我先走了……”

    话落,园子飞快地跑掉了。

    舒允文撇了撇嘴,然后微笑着对毛利大叔他们说道:“毛利先生,我还有一些事情,就先告辞了?!?br />
    “好的,舒桑请慢走?!?br />
    毛利大叔点了点头,看着舒允文、冢本数美上了事务所的车,然后才感慨道:“说起来,舒?;拐媸抢骱Π?!下午的时候,仅仅只看了一眼,就能判断出那是绑匪在一人分饰两角,还跟踪犯人,找到了武居直子……”

    小兰也说道:“是??!舒桑真的好厉害。这么敏锐的观察力,我总觉得连新一都比不过他呢……”

    啊咧?

    “……”柯南小鬼更郁闷了——因为,他自己都觉得比不过舒允文啊……

    ……

    星期五过后,是两天假期。

    舒允文莫名其妙地懒癌发作,在家里面宅了两天。

    星期一早上,舒允文穿着睡衣,坐在餐桌前,打着哈欠,吃着成实准备的早饭。

    至于成实这个女……啊呸!成实这个仆人忙碌地收拾着卫生,抹布在桌子自己擦来擦去。这一幕,要是让普通人看到,肯定得吓个够呛。

    吃过了早餐,舒允文拿起旁边的报纸,随意地翻着,在看到《日买日报》三版的一条消息后,不由得愣了一下——

    《北海道高中生侦探错案已增至四起,导致两名无辜者自杀身亡,三人诬陷入狱》

    舒允文把新闻报道里的内容扫了一遍。里面虽然没有提及高中生侦探的名字,只是用“a君”来代替,但舒允文用肚脐眼也能猜得出来,那个高中生侦探,肯定就是时津润哉!

    看样子,越水七槻的动作还挺快的嘛!

    上周四,越水七槻打电话说,她要去北海道调查一些事情。现在看来,那些错案,应该是越水七槻想办法查出来的吧?

    话说起来,这个时津润哉居然搞出了这么多错案,而且有的还是故意,确实不是个好玩意儿。

    放下《日买日报》,舒允文又拿起另外一份早报,刚一翻开,便看到里面一个粉红色的信封掉了出来,落到了地毯上。

    舒允文愣了一下,看看那个信封的心形封口——

    我勒个大叉!这居然又是一封情书?咱这最近是走桃花运?情书不断呐!

    舒允文把信封捡了起来,撕开封口,拿出信来,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阴阳眼】一开,扭头就看到站在自己身后准备偷窥的成实,一脸无语:“……成实,拜托你离我远一点可不可以?”

    成实轻飘飘地飞走,舒允文才把信打开,看起了信里的内容。

    “舒桑你好,很冒昧再次给您写信?!?br />
    “我想您一定早已知道我是谁。周四的时候,我与您在电影院前相约,最后因为被绑架的缘故没能赴约,让您尴尬了,真是抱歉?!?br />
    “经过绑架的事情,我想通了很多事情,想要换个环境,开始新的生活。所以,我要离开这个城市,去别的地方求学?!?br />
    “另外,很抱歉我之前曾想打扰您的生活。您跟数美学姐非常搭配,我打听过许多您跟数美学姐的事情,你们在高一年级就在交往,而数美学姐她一直都陪伴着您……你们的感情真的很好,让所有人都羡慕。所以,请你们一定要幸福?!?br />
    “暗恋过您的武居直子?!?br />
    ……

    周六下午,克勤除灵事务所内。

    舒允文坐在办公室里面,看着跟前的两个通行证,略微头疼地揉了揉脑门儿:“那个诹访道彦还没有放弃??!”

    “是啊,这是他送来的侦探社单元节目的内场通行证,有效期是一年。他说,如果您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现场看一下他们的节目,或许您会同意他的提议……”松下平三郎开口说着。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把两张通行证往办公室抽屉里面一放:“算了,不说这个了。我刚才上楼的时候,好像看到下面有摆着庆?;ɡ骸旅娴陌旃ビ惺裁葱鲁闪⒌墓韭??”

    “噢,好像是有人租下了楼下的一间房间,开了家侦探事务所,名叫香奈侦探事务所?!彼上缕饺苫卮鹱?。

    “香奈?”舒允文敲了敲桌子,“这名字听起来像是个女人呐!”

    松下平三郎笑着说道:“允文大人说的没错,香奈事务所就是一个年轻女人开的。她中午的时候,拿着礼品来拜访过,还说一定要亲自见一下您……”

    松下平三郎正说着,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舒允文一声“请进”,秘书安达郎平走了进来,躬身道:“允文大人,松下副社长,楼下那家侦探事务所的社长又来拜访了,说要亲自拜会一下允文大人……”

    “呃……”舒允文愣了一下,“她现在在哪儿?”

    “就在会客室里面?!卑泊锢善交卮?。

    舒允文抬手看了下手表,看时间还充裕,站起身来:“……那就去见见吧?!?br />
    舒允文在前,松下平三郎跟在舒允文身后,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了会客室里面,然后便看到一个背对着门坐着的咖啡色短发女人。

    舒允文看到这个女人的背影,只觉得异常眼熟……这女的该不会是……

    这时候,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站起身来,扭头转身,在看到舒允文后,微笑着挠头,微微躬身:“舒桑您好,我们又见面了!我的事务所就开在您的楼下,以后还请您多多关照喽!”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

    越水七槻?这妹子怎么跑东京来了,还在他楼下开了侦探事务所?这是搞毛线??!

    ps:在构思大剧情,原创的一道主线,所以很纠结。

    ps2:昨天的章节有修改,最好重新看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