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下午四点二十分,河道下游。

    一辆渔船停在了一处停泊处,停泊处那里,还停着一艘快艇。

    柯南小鬼跳到了快艇上,看到上面的潜水用具后,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陪着柯南的小兰、园子这时也跳到快艇上,小兰连忙道:“柯南,不可以这样啦!你怎么能随便跳到别人的快艇上?”

    园子在一旁不爽地叉着腰:“小兰,对付这种不听话的小鬼,说好听的是没用的,要用拳头!拳头你知道嘛!”

    柯南扭头乜了园子一眼,然后向着小兰撒娇卖萌道:“我知道啦!小兰姐姐,我们这就回去吧!”

    “嗯,好的?!毙±纪嶙磐?,眯眯眼笑着。

    柯南又笑了笑,然后低头沉思着——

    他此刻已经可以断定,花井亚希子就是绑匪,至于这些的潜水用具,上面应该附着有花井亚希子的毛发,是物证。

    接下来,只要借着毛利大叔的嘴巴,把推理说出来,然后抓到花井亚希子,武居直子也就得救了!

    ……

    四点三十分,废弃仓库里面。

    舒允文看看武居直子,又看看花井亚希子,开口道:“你们是说,武居直子你的父亲并购了花井小姐你父亲的企业,从而导致了你父亲、你母亲还有你弟弟的自杀。你现在绑架了武居直子,就是想要报复他……”

    “……而武居直子你,现在也知道花井小姐的动机,所以并不在乎自己被绑架过,也不打算追究花井的责任,打算原谅她,对吧?”

    武居直子、花井亚希子一同点了点头。

    至于舒允文,则有些无奈地揉着脑门儿——这剧情,特么都够上八点半的狗血黄金档了??!

    不过,这一切要是真的如同花井亚希子所说,那武居腾彦确实很可恶,而花井亚希子的动机也值得同情。

    这时候,武居直子又开口恳求道:“舒桑,冢本学姐,请你们务必帮忙保密?;ň〗慊嵴饷醋?,都是因为我的爸爸他……所以,她哪怕绑架了我,我也不恨她。再说了,我也没什么事情,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嗯……”听着武居直子的话,舒允文沉吟一声,微微眯了眯眼,然后耸肩道,“好吧,这事我就当不知道吧!不过,花井小姐,也请你以后不要再兴起这种念头的好……”

    既然武居直子这个“受害人”都不追究,舒允文也不打算多管闲事——

    他虽然讨厌罪犯,但也不是什么迂腐之人。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帮成实隐瞒罪行了……

    武居直子又扭头看向冢本数美,哀求道:“冢本学姐……”

    冢本数美这时候又怯生生地站在舒允文身旁,颇为柔弱地笑了笑:“我听允文君的?!?br />
    “那真是谢谢您了!”武居直子再度道谢一声。

    舒允文撇了撇嘴,又说道:“你们两个既然都有决定了,你最好串一下供,免得到时候被警察一问,就问出马脚来……”

    武居直子轻声开口道:“我刚才已经想好了。等一会儿,你们先离开。至于我,自己想办法回去。到时候我就跟警方说,我是自己挣脱开了绳子,把门撬开,从囚禁我的地方逃出来的。至于犯人,因为一直戴着面具,所以我也不知道是谁……”

    “好吧,那就按你说的来……”舒允文点了点头。

    又说了几句,舒允文四人离开废弃仓库,一起走到了仓库外快到街道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然后,舒允文、冢本数美、花井亚希子看着武居直子先走到街道上,走出一段距离后,才一起走到了花井亚希子的车前。

    花井亚希子拉开车门,又向着周围张望了一下后,忽然开口道:“对不起,我去一下厕所?!?br />
    “嗯……好的?!笔嬖饰奈匏降氐懔说阃?。

    花井亚希子笑了笑,快步地走到街道上,走到五十米开外的一家便利店前时,并没有停下来,反倒是继续往前走。

    冢本数美看着花井亚希子,有些奇怪地问道:“允文君,刚才那家便利店里应该就有厕所吧?”

    “嗯……”舒允文应了一声,目光跟随着花井亚希子,在看到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建筑物后,微微眯了眯眼,“……不对!她是想去自首!”

    前面那个建筑物,正是街边警务室!

    “???自首?”冢本数美愣了一下,“我们要不要拦住她?”

    “拦得了她这一次,你还能一直拦着她不自首??!”舒允文翻了翻白眼,“……她的手头上,有一大把的证据能证明她就是绑匪。她想要自首,谁也拦不住……”

    要想让一个犯人自首很难,但是要想阻止一个人自首,更难??!

    看样子,花井亚希子对绑架武居直子这件事情,真的挺内疚的。

    舒允文说着,又摇了摇头:“……算了,反正拦不住,你跟着她过去看看吧。我去把武居同学找回来……”

    “嗯,好的?!壁1臼烙α艘簧?,然后快步向着警务室那边走了过去。

    舒允文转身,向着武居直子离开的方向追去,同时还让成实来回巡视着,找寻武居直子的踪迹。

    约莫两分钟后,成实飞到了舒允文身前比划着:“武居直子被两个人堵在那边小巷子里了……”

    “啥?”舒允文愣了一下,立刻跑到了成实所说的小巷子前,往里面一看,果然看到两个小混混模样的人堵着武居直子。

    我勒个去!这妹纸怎么会被人堵在这里面???她一直走在大街上,这些小混混有二十个胆也不可能把她拖进小巷子里吧?

    “住手!”舒允文喊了一声。

    两个小混混听到舒允文的声音,扭头一看,手中拿着两把匕首,满脸不爽地向着舒允文走了过来:“喂!是你要多管闲事吗?”

    武居直子看到了舒允文,大声呼救道:“舒桑,你快点离开,他们两个有武器!”

    哟呵?还有武器?

    舒允文眯了眯眼,念头一动,口中念动着巫咒,两个【霉运随身】已经落在了小混混的身上。

    同时,舒允文身旁的成实已经飞了过去,随意地在两个小混混的脚下绊了一下,然后两个小混混一起向着旁边摔倒,脑袋撞到了墙上,匕首落在了地上,好巧不巧地一屁股坐了上去……

    “嗷嗷~”两个小混混惨叫着,挣扎着站起身来,结果又撞到了墙上,“啪叽”一下摔倒,同时晕了过去,只有屁股上的两把匕首晃啊晃!

    嗯!K.O!

    武居直子有些呆呆的,舒允文已经走进了小巷子里面:“武居同学,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武居直子和舒允文目光接触,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

    “喂!你怎么跑进小巷子里面了?”舒允文随口一问。

    武居直子捏了捏口袋:“花井小姐送我的珍珠手链忽然断了,珍珠滚进了小巷子里,所以我才……”

    “这样啊,你珍珠都捡回来了吗?”

    “嗯?!?br />
    舒允文点了点头:“那就好,咱们快点离开这里吧。另外,非常抱歉,花井小姐似乎很内疚,刚才跑去街边警务室那里自首了……”

    “是、是吗?”武居直子愣了一下,“她……她……”

    武居直子跟在舒允文身后,失落地走出了小巷子,一起走到了警务室那里。

    警务室里面,一个警察站在花井亚希子跟前,一脸严肃地问着问题。至于冢本数美,则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

    花井亚希子看到了武居直子,微笑道:“直子,真是抱歉。真的,很抱歉……”

    我怕我以后还会绑架你,甚至……杀了你。

    ……

    河岸边,柯南小鬼拿着手表型麻醉枪,瞄准了毛利大叔,“biu”的一声,毛利大叔晕晕地倒在了路边。

    小兰看到这一幕,立刻一脸关心道:“爸爸,你怎么了?”

    柯南小鬼躲在毛利大叔的身后,开口道:“放心吧,小兰,我没有事。我只是忽然想明白了一切,所以浑身没了力气罢了。目暮警官,我想,针对这里的调查应该可以停止了,因为绑架犯已经离开了这里?!?br />
    “啊咧?”目暮警官回头,看到毛利大叔的样子后,有些惊讶,“毛利老弟,你知道绑匪是谁了吗?”

    “是的,我已经知道绑匪的身份。如果我的推理没错的话,绑匪的真实身份就是……”

    柯南小鬼的话没说完,旁边拿着手提电话的高木忽然大喊一声:“什么?!你说绑架了武居直子的绑匪是花井亚希子?她现在已经在杯户町六丁目的街边警务室自首啦?!”

    “???!”目暮警官扭头看向高木警官,惊讶道,“高木老弟,这是真的嘛?”

    高木警官认真地点了点头:“没错,这是警务室那边通报警视厅的。另外,武居直子小姐也在警务室那边,确定安然无事?!?br />
    “那就好?!蹦磕壕俟笮?。

    至于柯南小鬼,这时候嘴角抽抽着——尼玛!你让我说出“花井亚希子”这个名字能死??!明明就要揭露真相了好不好?!

    然后,柯南小鬼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轻咳两声道:“高木警官,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舒允文舒桑应该就在警务室那里吧?”

    “??!你说的一点没错?!备吣旧娴懔说阃?,一脸钦佩,“据说就是舒桑找到了犯人还有囚禁武居直子的地方,并且劝说犯人自首的。您这都能猜的出来,真不愧是名侦探??!”

    柯南小鬼一脸的崩?!闾孛凑馐窃谕虏畚叶圆欢??一定是在吐槽我!

    目暮警官也说道:“非常感谢毛利老弟你的帮忙。不过,你的推理应该没必要说啦!犯人既然已经自首,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警方吧!”

    柯南小鬼嘴角又抽抽了起来。

    连推理都不让说了……老子的成就感啊啊啊~

    PS:关于调戏洗衣机的日?!?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