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手术室前,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站在舒允文和冢本数美的跟前,毕恭毕敬地行礼道:

    “允文大人您好,鄙人巽壮平,是贵事务所请来的律师,请多多关照!”

    舒允文看看跟前这个浓眉大眼、一脸正气的男人,微微点了点头,开口道:“巽律师,接下来的事情,就要麻烦您了?!?br />
    “哪里,这都是鄙人的职责所在?!辟阕称叫α诵?,然后看向旁边一直笑得跟朵花似的坂口正义,有些奇怪的问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边的那位先生,应该是坂口正义吧?我记得,他是专门负责青少年犯罪问题的律师专家……他现在的样子,感觉有些奇怪……”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一下:“你说坂口律师啊……这个人确实怪怪的……他是手术室里,那个前原刚的父母请来的……”

    尼玛,这货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脑子坏掉了一样。

    就在刚才,医生重新回到手术室之后,坂口正义居然还跑到舒允文的跟前,非常郑重地向舒允文、冢本数美道谢——嗯,如果没有搞错的话,他是前原刚的父母拜托来的,明显应该站在前原刚一方才对。结果这货一听前原刚出事了,比谁都高兴……

    至于巽壮平,这时候“哦”了一声,一脸严肃地走到了坂口正义的跟前:“坂口律师您好?!?br />
    “巽律师您好?!臂嗫谡逡踩鲜顿阕称?。

    “请问,你是正在接受手术的抢劫案犯罪嫌疑人前原刚的父母请来的吗?你有意为前原刚做无罪辩护嘛?”巽壮平一脸的严肃。

    “呃……”坂口正义愣了一下,依旧是满脸的笑容,“怎么会?我当然不会为他做辩护了,我只是来这里看看而已……呵呵呵……”

    旁边,和元太他们几个坐在一起吃东西的柯南看到这里的情况,微微皱了皱眉头——坂口正义的态度,确实很成问题啊……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

    “……”巽壮平沉默了一会儿。

    这货的脑子绝对出问题了!

    “咳咳……”巽壮平轻咳两声,然后走到了高木和佐藤的跟前,认真地开口道,“警官先生,我的当事人是此次案件的受害者。他们虽然有伤人行为,但这一切都是正当防卫。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我方当事人要求……”

    巽壮平和高木、佐藤说着话,松下平三郎这时候也走了过来,开口道:“这位巽壮平律师,据说是给很多大公司、大财团做辩护的金牌律师。您牵涉进案件的事情,被武田财团的一位主管知道后,武田财团就帮忙联系了这位巽律师……”

    “嗯……”舒允文抬手看了看手表——

    时间确实已经不早了,貌似也该回去了。而且,冢本数美因为伤了前原刚,心里面不太舒服……

    舒允文扭头看向巽壮平,巽壮平依旧在和高木警官说着话,至于佐藤美和子,则拿着电话走到了旁边,不断地点头“嗯嗯”着。几秒钟后,忽然间,只听佐藤大声一声“你说什么”,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被吸引了过去。

    十几秒后,佐藤警官说了句“我明白了”,然后挂掉了电话。

    同时,高木问道:“佐藤警官,请问……是案子有什么新的情况吗?”

    “没错?!弊籼倜篮妥拥懔说阃?,然后让高木附耳过去,小声地说着话。

    舒允文愣了一下,有些好奇,和身旁的成实使了个眼色,让成实过去偷听。至于柯南小鬼,也从座位上跳了下来,凑到了高木、佐藤的身旁,侧耳偷听着。

    大概半分钟后,高木一脸惊讶地说道:“什么?!前原刚他很有可能就是上个月发生在……”

    “闭嘴!”佐藤美和子瞪了高木一眼。

    高木连忙讪笑着挠头:“不好意思,真是抱歉……”

    佐藤美和子撇了撇嘴:“……总而言之,这次我们看来抓到了一条大鱼。长警官稍后就会带人过来,我们现在只要把人看好就可以了……”

    “是?!备吣居α艘簧?。

    舒允文跟前,成实比划着手语,把他听到的内容,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舒允文,然后舒允文也愣了:“啊咧?警方采集了前原刚的血液,在进行DNA鉴定时,前原刚的DNA,与上个月发生在五星级帝丹可雅大饭店地下停车场内,那名奸~杀案受害女子体内的那什么玩意儿DNA一致?!这货还特么犯过奸~杀案?!”

    “???!”元太、步美、光彦他们几个都有些害怕。

    柯南小鬼一脸呵呵哒——他刚才偷听也只偷听了个大概……

    不过,那家伙的耳朵可真好??!距离那么远,佐藤美和子的窃窃私语都能听得清楚。

    至于高木警官和佐藤警官则一脸惊讶地看向舒允文,高木紧接着说道:“舒桑,虽然不知道您为什么会听到,但拜托您不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可以吗?”

    “呃……真是抱歉?!笔嬖饰牟缓靡馑嫉啬油?。

    坂口正义这时候没了笑容:“小刚他……真的犯下过那种案件吗?”

    冢本数美也扭头看向舒允文,惊讶道:“允文君,那个人真的……”

    “没错?!笔嬖饰牡懔说阃?,“上个月,帝丹可雅大饭店的地下停车场内发现了一名女性死者,死因是勒死,在死前还被人侵犯过。里面那家伙的DNA,和……案发现场发现的DNA鉴定结果显示一致……”

    “所以,像是那种家伙,你根本没必要为此内疚?!?br />
    “是、是吗?”冢本数美听到这里,确实舒服了许多——前原刚如果真的犯下奸~杀案的话……废掉也是活该!

    旁边佐藤警官一脸的无语,抚着脑门儿:“舒桑,拜托!请你不要在泄露案情啦……”

    “哈哈哈……真是抱歉?!笔嬖饰牡狼?。

    巽壮平则皱着眉头道:“拿起案件的话,我倒是有所耳闻。案发时间是在半夜,当时酒店地下停车场的监控摄像头正好在维修中,现场虽然留有一些线索,但根本没办法锁定犯罪嫌疑人。我记得,那名受害女子的父亲,好像是四轩会的会长……”

    舒允文闻言,嘴角抽抽了两下,一阵无语——四轩会?这好像是暴力社团组织吧?这个社团的规模貌似还挺不小的。

    会长的女儿被前原刚给奸~杀了,这前原刚岂不是会……

    柯南也在一旁呵呵哒,然后忽然问道:“对了,巽律师,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巽壮平愣了一下,然后道:“其实是这样的。我个人工作的地点,就在可雅大饭店内,所以当时听酒店的人员说起过……倒是小弟弟你的好奇心真旺盛??!”

    “呵呵呵……抱歉?!笨履闲」淼狼敢簧?。

    旁边,元太他们几个站了起来,认真地说道:“好奇心旺盛是肯定的。因为我们是……”

    “少年侦探团!”

    柯南小鬼持续呵呵哒,至于舒允文,又开始无语了——这些熊孩子……

    巽壮平轻咳两声:“这些并不重要……警官先生,现在时间不早了,请问我们的当事人可以回去了吗?”

    “这个……舒桑他们确实可以回去了。另外,如果可以的话,还请舒桑他们明天抽空去一趟警局,做一下更详细的笔录……”高木警官微笑着说道。

    舒允文点了点头:“这个没问题?!?br />
    “至于孩子们……”高木警官看向了步美他们。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道:“我送他们回家吧?!?br />
    “那真是麻烦你了,舒桑?!备吣?、佐藤一同道谢。

    舒允文一行人出了医院,坂口正义居然又跟了过来,在舒允文、冢本数美上车的时候,又向着舒允文、冢本数美躬身道谢:“舒桑,尤其是冢本桑,非常感谢!”

    “呃……不用谢?!笔嬖饰?、冢本数美都搞不太明白,这货为毛要一直道谢?

    一行人上了车,元太坐在副驾驶上,冢本数美抱着步美,还有舒允文、柯南、光彦挤在车后座上。

    松下平三郎开车,车子开出一段距离后,柯南忽然开口问道:“允文哥哥,你有没有觉得,坂口律师给人的感觉很奇怪??!”

    “是啊……”舒允文撇了撇嘴,“……那个人脑子有问题?!?br />
    柯南翻了翻白眼,继续说道:“他好像还一直向你和数美姐姐道谢呢,你说是为什么?”

    “不知道啊~”舒允文摇头。

    柯南无语——这货又在装傻!

    身为一个侦探,这种怪异的情况,早就应该心生疑惑才对的,现在却假装不明白。

    扭头看了舒允文一眼,柯南撇了撇嘴。

    算了,等他明天有空,稍微调查一下吧。

    PS:谁能告诉我,怎么又冒出一个律师来?嚯嚯嚯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