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米花中央医院里面。

    高木警官拿着小本子,开口问道:“现在,根据舒桑、冢本同学,还有柯南他们的口供,当时的情况,应该是这样的……”

    “舒桑你在路上和柯南他们偶遇,柯南他们提出要借钱给一只名叫约翰的狗买吃的。然后,舒桑你掏出钱包,递给柯南他们两千日元之后,现在在手术室中的犯罪嫌疑人前原刚,就抢走了舒桑你手中的钱包?!?br />
    “……之后,冢本同学把舒桑你的钱包抢了回来。不过,前原刚的四个同伙拿刀威胁并且攻击你们,紧接着他们四个也都被冢本同学打倒,而且他们手中的匕首还好巧不巧地刺中了前原刚……”

    “嗯,没错,就是这样的?!笔嬖饰牡懔说阃?。

    元太紧接着说道:“没错,没错,高木警官?!?br />
    “他们简直太可恶了!居然当街抢劫!”步美挥舞着拳头。

    “这是非常恶劣的案件,一定要给他们严惩才可以!”光彦一副我是正义使者的样子。

    柯南坐在一旁,托着下巴,思索状。

    至于冢本数美,则有些担心地问道:“警官先生,请问……我需要为此负什么责任吗?”

    “这个??!”高木笑着挠了挠头,“如果说,案发时的情况,真的如同你们所说的话,那你就是在犯罪嫌疑人正在实施抢劫行为时进行的正当防卫。根据法律,你并不需要为此负任何责任……”

    舒允文撇了撇嘴——别说冢本数美无责,就算得负责,他也会请律师团做无责辩护。

    一群渣渣打劫他这个鬼巫师,还有理了???

    “喂喂喂!高木警官,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光彦一脸不爽,“什么叫‘真的如同你们所说’?你是在怀疑我们撒谎嘛?”

    “当然不是!”高木连忙摇了摇手。

    柯南这时候站了起来,开口道:“高木警官,那条街道的路口,似乎有装设防范犯罪监控摄像头吧?只要请人查看一下监控,应该很快就能真相大白了……”

    顿了顿,柯南又继续说道:“其实,警方会这么谨慎调查,也是因为那个叫前原刚的伤势很重的缘故吧?刚才医生说,他的那里,好像被切下来了……”

    “呵呵……医生的准确说法,前原刚的伤处左侧包~皮还连着一点儿……”高木脑门儿上挂着汗珠子,轻咳两声,一夹裤裆,“总而言之,你说的没错,事实上,佐藤警官刚才就是去……”

    高木话音未落,就被旁边一个女人的声音打断道:“好了,高木,不需要继续问下去了。警视厅已经查看过了那里路口的防范犯罪监控摄像,一切就如同舒桑、冢本同学还有柯南他们说的一样。前原刚等五个犯罪嫌疑人当时确实试图抢劫,而且还动了匕首。在那种情况下,冢本同学的一切反击行为,都属于正当防卫?!?br />
    “另外,警视厅刚才也传来消息。除了前原刚外,剩下的四名犯罪嫌疑人都有抢劫、盗窃等犯罪前科,是累犯;至于前原刚,他的情况有些特殊。他以前似乎是某起校园暴力案件的加害者,当时还造成了一人自杀死亡;不过,自从拿起案件后,他好像就改邪归正了,没有犯下其他的案子……”

    “??!是漂亮的警官大姐姐!”步美对佐藤美和子发动卖萌技能。

    美和子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弯腰,伸手摸了摸步美的小脑袋:“你好啊,小朋友!”

    然后,佐藤又扭头对高木道:“对了,高木,现在联系上五名犯罪嫌疑人的家属了吗?”

    高木警官立刻回答道:“嗯,是的,五名犯罪嫌疑人的家属都已经联系上了。不过,伤势最重的前原刚的父母,似乎正在外地出差中,暂时赶不过来。他们帮忙联系了前原刚现在的邻居,坂口正义先生。据说,那位坂口正义是一位律师。他所任职的事务所就在附近,正在马上赶来……”

    “???律师??!”美和子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脑门儿——要说他们警察最不愿意打交道的,就是律师了。

    有时候,这些律师总是会利用各种莫名其妙的法律条款,想要让犯人脱罪……

    至于柯南小鬼他们几个,都愣住了:“刚才高木警官你说的是坂口伯伯嘛?”

    “那个恶劣的抢劫犯,居然会是坂口伯伯的邻居?真是难以置信!”

    “???那不是坂口伯伯嘛?”元太伸手一指不远处走来的人。

    “还真是哎!”步美招着小手,向着不远处的一个中年人挥了挥手,“坂口伯伯,我们在这里……”

    “哦!是你们??!”坂口正义上身穿着半袖衬衫,下半身休闲裤,微笑着和步美他们打了声招呼。

    高木警官这时候也凑了过去,问候道:“您好,请问您就是坂口正义先生吗?你是受此次抢劫案的犯罪嫌疑人,前原刚的父母所托,前来查看情况的吗?”

    “没错?!臂嗫谡辶成洗判θ?,弯腰行礼,“我叫坂口正义,请多多关照。请问,小刚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前原刚先生的情况……”高木解释道,“……他在实施抢劫的过程中,因抢劫对象的正当防卫受伤,右手骨轻微骨裂,脑部有撞伤,身上多处擦伤,两手手臂、左臂肩膀上有轻微刺入型刀伤。另外,最严重的伤势,是他的下体被一把匕首几乎整个切掉……”

    “是吗?这还真是太不幸了……”坂口正义说着。

    “呃……”周围的人看着坂口正义脸上那跟一朵花似的笑容——

    尼玛!就你这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觉得别人不幸??!

    这感觉,怎么特么跟幸灾乐祸似的?

    众人正发呆中,手术室的大门忽然打开,一个医生快步走了出来。

    舒允文、高木、佐藤他们连忙凑了过去,高木开口问道:

    “医生,请问伤者的伤势……”

    “伤者的伤势不容乐观?!币缴铝丝谡?,“他身上其他部位的伤只是小问题,只是他下体的伤实在是……我们医院手术能够把他的下面接好,不过以后恐怕无法勃~起,没有XX功能了……”

    “是吗?”在场的男性又不由自主地夹了下腿。

    医生问道:“请问,你们联系上病人家属了嘛?这件事情,最好可以先告诉他们一声,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

    “呃……病人的亲人都出差了,这位是受他们委托前来的坂口正义先生?!备吣窘樯芰艘幌论嗫谡?。

    医生一看坂口正义,吓了一跳:“你没事吧?”

    “我?我当然没事?!臂嗫谡辶成系谋砬?,笑得跟朵花似的,“倒是小刚……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医生往后面退了两步,一脸懵逼地看着坂口正义:“先生,你要不去神经科看看?”

    PS:这真的是个悲伤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