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豪华的包间里面。

    冢本数美、园子、铃木绫子她们也都附和地点了点头,园子更是嚷嚷着说道:

    “就是嘛!那种人,根本就不配当侦探!”

    不管那个神秘侦探是本身没有察觉不对,还是明明发觉螺丝钉没有生锈、还是把错误的推理说出来,都不是一个合格的侦探。

    前者属于能力上的欠缺,后者属于人品上有问题的。

    舒允文则想起动漫里面侦探甲子园里的内容,扭头看向越水七槻,问道:“如果找到了那个人,你会怎么做?杀了他吗?”

    “呃……”房间里面,所有人都愣住了——

    杀人?这……不太可能吧?

    越水七槻也愣了一下,然后勉强一笑:“怎么可能?虽然香奈的死跟他脱不了干系,但最终决定自杀的,毕竟还是香奈自己……”

    “……只要能找到他,确定他的身份,我会把一切事实公布,让他名声扫地,不能再从事任何侦探方面的工作!”

    日本这个国度,对名声可是很看重的。

    一个侦探,要是真的因为重大失误导致人死亡的话,名声受影响、甚至不得信任、没有任何委托,都是很正常的。

    “这样嘛?”舒允文看越水七槻的话不像是作假,微微点了点头,“那希望你能早日找到那个侦探?!?br />
    说话的时候,舒允文心里面还琢磨着——

    或许,因为自己的到来,坂口香奈很快就被证明清白,高知县警也会就此事道歉,越水七槻心中的仇恨减弱了许多。所以,才没有像是动漫剧情里一样,滋生出杀念吧……

    那种拼着同归于尽、也要报仇的杀念!

    “那个侦探吗?”

    旁边的前田武康出来刷了下存在感:“如果是他的话,我们前田家在下午的时候,就已经查出来了。根据几位警官的记忆,还有那个人的口音和‘小生’这个自称,好像已经锁定了一个可疑对象,就是北海道的高中生侦探,时津润哉!”

    “当然,现在还不能确定,他就是那个不负责任的侦探。不过,我们家族已经在找时津润哉的相关照片。找到照片以后,再让那些见过他的警官看一下的话,应该就可以确定了……”

    “毕竟,他也是一个侦探,出现在报纸上的次数,应该不少?!?br />
    “时津润哉?”房间里的人都呆了一下,舒允文有些奇怪地问道,“你们前田家调查那个侦探干什么?”

    前田武康思索道:“我记得爷爷好像是说,时津润哉或许和薰衣草别墅里的案件有关,允文大人您以后说不定会关注,所以先调查一下……当然,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无关啦……”

    至于越水七槻,则起身向着前田武康很正式地鞠躬:“前田桑,非常感谢您告诉我这些!”

    “啊……不用谢!”前田武康起身还礼。

    ……

    晚饭过后,舒允文回到了房间里面。

    西式的豪华总统套房内灯光明亮,摆设奢华,尽显贵气。

    舒允文随意地转了两圈,走进了卧室,坐在大大的镜子跟前,看着自己这张成熟的大帅比脸,撇了撇嘴——

    尼玛!这次估计得半个月才能恢复了……

    不过,好在老子还是个大帅比,不是中年大叔~

    打开卧室里的电视,跳出来的画面,是高知县的地方台,画面是直播,一群记者长枪短炮地堵着岩田直男,“巴拉巴拉”地问着一堆问题,都是关于薰衣草别墅内的连环杀人案。至于岩田直男这位警视长,嘴里面则只说着“正在调查中”、“无可奉告”之类的话。

    舒允文笑了笑,走到了大大的落地窗前,看着下面灯红酒绿的城市,从衣服兜里面摸出了一颗灵魂球。灵魂球上,坂口香奈的脸孔狰狞,仿佛想要挣脱而出似的。

    加上坂口香奈,今天一天,他一共抓了十九个恶灵??!

    可惜了,这些恶灵都是废物,根本不能吸收。

    不过,除灵本来就是他这个鬼巫师的职责,倒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这些恶灵,既然被他撞见了,总不能不管??!

    “……坂口香奈,就从你开始吧……”舒允文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口中念动着巫咒——

    【鬼巫术·审判】!

    审判一出,坂口香奈的灵魂球痛苦挣扎着,化为了一团阴气,在舒允文身周环绕片刻,就此消散……

    ……

    次日上午。

    高知县警局外。

    舒允文他们一下车,警局门口,两个制服立刻走了过来,向着舒允文他们行礼道:“大家,我是岩田警视长派来接诸位的……”

    “真是麻烦你们了?!笔嬖饰乃堑佬?。

    “哪里,不麻烦的?!币桓鼍煳⑿ψ呕卮?,“让诸位百忙之中,还要抽时间来我们警局录取口供,是我们给诸位添麻烦了才对……”

    彼此客套着的工夫,一行人走进了警局里面。

    在警局的门口,还有一些蹲守的记者想要拦住舒允文他们,采访一下。

    不过,还没等他们靠近,就被前田家的保镖拦住,拖到了一旁,几个条子也假装没看见——高知县内发生了这样一起连环杀人案,警察的公信力一下子降低了N多。从昨天开始,警局这里就被好多记者堵着,要警方公布案情真相……

    总而言之,条子叔叔烦透了这些记者啦~

    进了警局,里面的气氛显得十分沉重,每个警察都是来去匆匆。

    一个给舒允文他们带路的制服说道:“因为昨天发现的那一起连环杀人案,现在局里面每个人都很忙……”

    “嗯……”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才又问道,“对了,你们昨晚连夜对甲谷廉三展开审讯,现在有结果了吗?”

    “这个……”一个制服愣了一下,然后摇头道,“抱歉了,我们知道的也不多。不过,那个嫌疑人好像已经完全认罪,老老实实地招供了。现在,在医院里面,我们警方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br />
    “嗯,就好像是电影里面的一样,让他吃了牛扒饭,他就全吐出来了?!?br />
    越水七槻问道:“他的杀人动机,应该就是想让大冢夫人的灵魂超脱吧?”

    “抱歉,我们是真的不知道??!”

    几个人说话的工夫,被带到了搜查一课,和刑事课的管理官见了一面,然后就进了旁边的一个小会客室里面,做起了笔录。

    给舒允文他们做笔录的,是昨天见过三个警察。

    等笔录做个差不多,越水七槻才又问道:“不好意思,警察先生。我想请教一下,关于甲谷管家的审讯怎么样了?”

    一个警部补笑着说道:“几位应该是想要了解相关案情吧?关于犯罪嫌疑人甲谷廉三的审讯,进展还算顺利。另外,岩田警视长也吩咐过了,几位算是案件相关人员,如果有什么问题,只要我们知道的,都可以告诉诸位……”

    “是吗?”旁边的园子很兴奋,开口问道,“我这里有个问题,甲谷廉三这么做的动机,真的是为了让大冢夫人的灵魂超脱吗?还有,他愿意为大冢夫人杀人,那他和大冢夫人之间的关系一定非常亲密……他们是不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之类的?”

    “呃……”

    那个条子叔叔被问的一脑袋黑线,嘴角抽抽了两下:“……甲谷廉三和死去大冢夫人的年龄差了十二岁,不是青梅竹马,也不是恋人。至于关系的话……”

    “……嫌疑人说,他一直把大冢夫人看做妹妹,仅此而已……”

    PS:晕啦~那个侦探怎么会有人猜是服部平次?是时津润哉啊啊啊啊啊~

    侦探甲子园那一集,居然这么多人没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