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神堂里面,一群人的目光,都落在舒允文的身上。

    舒允文一手托着下巴,开口解释道:“越水桑,你之前也说过,从半年前,大小姐去世之后,大冢先生经常念叨着‘疼又怎么样’、‘不如死了算了’。假设大冢先生的右手,是在那时候出问题,而且并没有被人发现的话,这也就是说,大冢先生并没有去医院治疗。因为,只要他去医院的话,他手出问题的事情,肯定会被更多的人知道?!?br />
    “大冢先生没有去医院,再加上他一直留在家里面,无心处理公司的事情,他的这些行为都足以表明,大冢先生在当时已经萌生死志!就如同他自己说的一样,他确实是不想活了?!?br />
    “一个明明已经不想活了、完全自暴自弃的人,结果在一个月之后,居然又恢复过来,还跑去公司上班、处理事务,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越水七槻伸手挠了挠头,笑着说道:“其实,我之前也考虑过这一点。不过,大冢先生或许是从痛苦中硬撑了过来,所以才……”

    “那你能解释一下,明明已经撑过来,应该算是‘雨过天晴’,不会再自寻短见的大冢先生,为什么在五个多月后的今天,又在这间房间里上吊自杀呢?”舒允文问道。

    越水七槻一下子被问住了,相田彦一则追问道:“舒桑,您就不要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们,这到底是为什么!”

    舒允文微微笑了笑,看向甲谷廉三,认真地开口道:“那是因为,大冢先生他看到了吧?在大小姐死亡一个月后,大冢先生他看到了悬挂在半空中,大冢笑子的恶灵!”

    “???!”

    神堂之内,所有人的脸上,都写了一个大写的懵~逼——拜托,这算什么理由?

    舒允文继续解释道:“大冢先生和夫人的感情很好,在夫人死后,大冢先生痛不欲生,大冢笑子这个唯一的亲人,应该就是他的精神寄托了。所以,在大冢笑子自杀后,大冢先生才会觉得生无可恋,萌生死志?!?br />
    “不过,就在大冢先生打算了结自己的时候,他发现了大小姐房间内、大小姐的恶灵!大小姐的那间房间很特殊,再加上鬼赶潮的缘故,到了半夜的时候,阴气会非常旺盛,大小姐的恶灵也足以在正常人面前显露出来?!?br />
    “大冢先生在看到大冢笑子的恶灵后,觉得大冢笑子应该是以另外一种形态存活着,所以他也强撑了起来,继续活着?!?br />
    “然后,昨天傍晚,我来了……”

    说到了这里,舒允文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似乎还很内疚。

    “啊……”昨天傍晚,陪着舒允文一起来过大冢家的人,也想到了什么,一个个惊讶不已,冢本数美更是站到了舒允文的身旁,安慰舒允文道:“允文君,请你不要内疚、则怪自己。您之前说过的,消除恶灵,让他们成佛,本来就是除灵师的职责?!?br />
    “嗯,我知道的?!笔嬖饰拿闱啃ψ诺懔说阃?,“……昨天下午,我在房间里发现了大冢笑子的恶灵,所以就让它解脱掉了。昨天晚上,大冢先生发现大冢笑子的恶灵消失不见,又听我说,我已经除掉了大冢笑子的恶灵,在那之后,他最后一点精神寄托都没有了,真正再无一丝活下去的念头,所以才会在那间房间里……”

    舒允文说到这里,不再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确。

    这真的要是说起来的话,大冢健之所以会自杀,居然是因为他……

    “咳咳咳……”相田彦一轻咳了几声,干笑着说道,“舒桑,真的很抱歉,你所说的这一切,并不能算是证据……”

    拜托!他要是就这么把舒允文说的东西写到卷宗里面,绝对会被上司还有法官当成白痴的!

    越水七槻在愣了一会儿后,则开口道:“……这样的话,倒是很有可能……”

    相田彦一翻了翻白眼——喂喂喂!你特么是个侦探好不好?咱们就不能想出点科学一些的证据嘛?!

    越水七槻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舒桑说的很有道理,不过,我虽然不知道大冢先生自杀的原因,但大冢先生死前,应该有留下遗书才对。甲谷管家在进入房间后,拿走了原本属于大冢先生留下的遗书,自己重新写了一封遗书?!?br />
    “甲谷管家从大冢先生自杀房间内出来的时间,是在十点二十分之前;而我赶到别墅的时间,是十点四十分。在十点四十分到警察喊甲谷先生去海边这段时间内,我可以肯定甲谷管家一直都留在院子里面,没时间处理遗书。之后,大冢先生自杀,甲谷管家他们一直都有警察随行监视,也没时间处理遗书?!?br />
    “警方之前应该对甲谷管家搜过身,遗书既然不在他的身上,那肯定就是被他藏起来或者销毁了,在十点二十分到十点四十分之间的这段时间内!”

    “接下来,如果要是有哪位警官记得这位甲谷管家的行踪的话,我们或许可以试着找一找,说不定能找到大冢先生留下来的真正遗书!”

    越水七槻话音才刚刚落下,紧接着便听旁边一个警察开口道:“报、报告,相田警官,我当时就在佣人住的房间那边。我记得,甲谷管家他去过一次厕所,不过只用了不到两分钟就出来了,而且还没有洗手,好像很匆忙的样子……”

    越水七槻微笑着开口道:“这样一来,大冢先生的遗书,应该就是被他撕碎、冲进马桶里了吧?不过只要调查一下马桶的脏水管道,应该还能找回来的。现在距离甲谷管家销毁遗书,时间只过去六个小时左右,墨水应该还没有消失,笔迹也可以鉴定出来。只要可以证明,那封是大冢先生留下来的遗书,就足以证明甲谷管家曾进入过大冢先生的死亡房间,并且替换遗书的事实了。因为——”

    “……大冢先生亲手所写的那封遗书上,绝对会留有你的指纹!”

    甲谷廉三脸上表情大变,相田彦一立刻扭头吩咐道:“立刻去给我调查脏水管道!一定要把大冢先生留下的遗书找出来!”

    “是!”又有一个警察应声,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相田彦一又看向甲谷廉三:“甲谷管家,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甲谷廉三勉强笑着:“我说过了,这些都与我无关,不是我做的……”

    “你还真是死不认罪??!”越水七槻轻笑一声,“……其实,之前的那一系列推理,哪怕找不到证据,无法证实是你所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那毕竟只是你试图把连环杀人的罪名,扣在死去的大冢先生身上而已。你难道就不奇怪,我们为什么会把大家请到神堂这里再进行推理吗?”

    甲谷廉三的表情一变再变。

    越水七槻又一副卖关子的架势:“……接下来,就让我说明一下,甲谷廉三你才是真正的连环杀人案的真相吧。首先,是作案动……”

    越水七槻话还没说完,就被舒允文打断道:“好了,越水侦探,别卖关子啦!相田警官,我们之所以会把大家喊来这里,是因为在神堂这里,藏着足以定罪甲谷管家,想赖都赖不掉的铁证!”

    “呃……”越水七槻顿时一脑袋的黑线——她的推理这是被打断了嘛?老娘的成就感??!

    至于相田彦一,则惊讶道:“真、真的吗?舒桑?”

    舒允文这时候已经走到了神像后面,冢本数美、园子也跟着一起走了过去,略微好奇地张望着。

    神像的后面非常窄,还摆着一张柜子,因为有柜子在的缘故,正常人根本无法过去。

    柜子上堆积着一些祭拜时用的香烛,把神像后面挡住了很大一片,旁边还摆着一些樟脑丸,似乎是用来防虫蛀咬,带来一些刺鼻的气味。

    舒允文把香烛挪开,露出涂着青色颜料的神像后背。

    不过,如果要是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其中一大块地方,似乎有着细微的痕迹。

    微微眯了眯眼,舒允文伸手在神像背后摸索着,找到成实所说的位置,按下了一个机关。紧接着,只听到神像内传来一些轻微的摩擦声,然后随着一声轻响,一个大约有着十五公分长、十公分宽的裂口出现,露出了一个洞窟。

    “啊……”冢本数美、园子都是满脸的惊讶,“这……这里居然有个隐藏的空间。里面藏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吗?”

    “没错,里面确实应该藏了不得了的东西,是让甲谷管家从死者身上搜集的、赖都赖不掉的铁证!”越水七槻也走到了神像背后,略微不爽地说着话。

    “呃……难道会是……”冢本数美一下子反应过来。

    园子也瞬间明了,想到了尸体上都缺少了的东西,畏惧地往后退了一步:“不会吧?”

    “让开!让开!让我看看!”相田彦一挤到了舒允文身旁,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小手电筒,往里面晃了一下,和舒允文一起探头,看到了里面的东西——

    洞窟靠外一点的地方,是一些沾染着血迹的钳子、绳子、电击器等等东西。

    里面一点,则是许许多多的玻璃瓶子。通过手电筒的灯光照射,可以看到玻璃瓶子里面,一根根的手指被浸泡在不知名的液体里面,异??植馈?br />
    PS:呃……先把证据摆出来……

    好吧,藏着铁证的地方,大家应该早就猜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