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神堂里面,所有人都一副思索的样子。

    园子愣愣哒,搞不太明白:“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舒允文像是想到了什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明白了。面条类的食物,必须得用到筷子才可以;而像是咖喱、炒饭、米粥、馒头、蛋糕、烤肉这一类的食物,则需要用勺子、叉子,或者直接用手抓就可以。老爷抵触面条类的食物,也就是说,他用不了筷子?!?br />
    “他的惯用手、右手出了问题。如果要是右手无法使用需要一定灵巧性的筷子,同样也无法握笔写字了?!?br />
    “你是想这么说吧?越水侦探?!?br />
    越水七槻点了点头:“舒桑说的没错。当然,这都只是我的推理而已。不过,只要问过厨师福田先生就应该可以知道,大冢先生从半年前开始使用的餐具,一定都是勺子、叉子之类的吧?”

    “对,没错?!备L锷街我涣尘鹊牡懔说阃?,“你这么一说,我也记起来了。我之前还有些奇怪……”

    越水七槻又扭头看向相田彦一:“相田警官,警方如果想要确定大冢先生的右手是否有问题,只需要对大冢先生的尸体进行一下检查,应该就可以了?!?br />
    “说、说的也是?!毕嗵镅逡涣⒖膛ね贩愿赖?,“立刻去确定一下!”

    “是!”

    一个警察敬礼后应声跑开,相田彦一又扭头看向了甲谷廉三:“如果大冢先生的右手真的出了问题,那找他最信任的亲信管家,让他代写一些东西,倒也不是不可能……”

    正说着,相田彦一猛然间摇了摇头:“不对!不对!还是不对??!按照你所说,如果死去的大冢先生真的有拜托管家帮他写东西的话,他房间里日历上的字迹倒也罢了,那些大冢先生公司文件上的签名还有批注,很有可能会被公司里的人认出来吧?公司里的人察觉不对,难道不会质疑吗?”

    “他们当然会质疑?!痹剿邩惨桓崩硭Φ钡挠锲?,“不过,就算他们质疑,大冢先生如果要坚持说,那些签名就是他自己写的,你觉得,他公司里的那些下属,会继续对自己的老板提出异议吗?”

    “我记得,园丁山本先生之前说过,大冢先生是一个很强硬的人。他的公司,应该就是他的一言堂吧?不过,大冢先生的笔迹曾经发生过变化,他们公司的人,肯定应该记得,这个只要打电话问一下,应该很快就能搞清楚的?!?br />
    “你说对吗?依旧坚持死不认罪的甲谷管家?”

    “这、这倒也是。立刻联系大冢先生的公司,和他们公司的员工确认一下!”相田彦一向着旁边的警察吩咐着,然后又一脸凝重地看向甲谷廉三,“不管怎样,甲谷管家,能请您提供一下您右手的一些书写内容吗?嗯,不需要太多,只需要‘大冢健’三个字就足够了……”

    甲谷廉三脸上表情稍微变了变,然后脸上表情忧伤了起来:“你们说的没错。那些文件上的签名、批注,还有日历上的字,大冢先生死亡房间内的那封遗书,都是我用右手写的……”

    “这么说,你是认罪了吗?”相田彦一问道。

    周围,几个警察向着甲谷廉三逼近,隐隐成了包围的架势。

    至于甲谷廉三,则摇了摇头,满脸的无辜:“认罪?我又没有犯罪,为什么要认罪?不管是老爷的死,还是连环杀人案,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br />
    “什么?!”相田彦一瞪着眼睛,看着甲谷廉三,“甲谷管家,你刚才说的话,相信在场的各位都听见了。如果你坚称你无罪的话,那我可不可以请教一下,留在大冢先生死亡现场房间里的那封遗书,是怎么回事?”

    “你说遗书?”甲谷廉三开口回答道,“那是老爷在几天前让我写出来的,不可以吗?”

    说着话,甲谷廉三又是一脸悲伤:“当初老爷让我写下这封遗书的时候,听着老爷说的内容,我也很惊讶,没想到老爷会做出那种事情来。不过,我身为跟随了老爷十七年的管家,哪怕知道老爷犯下了杀人这种重罪,我也只有隐瞒下来。毕竟,我不想老爷他……”

    “呃……可恶!”相田彦一怒吼一声,打断了甲谷廉三的话,“甲谷管家,你说出这种话来,是把我们警方当成白痴了吗?!”

    甲谷管家忽然笑了起来:“不,当然不会。我相信,你们警方一定会调查出真相,还我清白。老爷的死,和我无关;至于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也是老爷。如果硬要说我犯下了某一起案件的话,请你们拿出证据吧!没有证据,我是不会认罪的……”

    “混蛋!”相田彦一又骂了一句——

    不过,他却又不得不承认,如果他们没有证据的话,顶多只能找甲谷廉三配合调查,根本无法定罪!

    因为,警察破案,是得讲证据的,证物、证词,一样都不能少!

    他们现在没有任何证据,顶多只有一些情景证据。然而这样的证据,在法庭上根本不会被采用。

    “果然,甲谷管家,看样子,你心中对大冢先生,其实是怀着恨意的,没错吧?”越水七槻这时候忽然开口,“打从一开始,你就谋划着,万一要是你的事迹败露的话,要杀掉大冢先生,让他替你来顶罪,对不对?”

    “侦探小姐,不好意思,我根本就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甲谷廉三还是一脸的无辜。

    越水七槻微微一笑,继续说道:“那我就继续我的推理吧。首先,是大冢先生的死,他确实是自杀,没错?!?br />
    “为什么?”相田彦一托着下巴,“如果说,大冢先生死亡房间内的遗书,是管家用右手写下来的话,那也有可能是管家通过那扇可以拆下来的窗户进入房间内,然后把老爷敲晕,再把老爷吊死在房间里……”

    “不,这是不可能的?!痹剿邩惨⊥贩窬?,“警官先生,你还记得,我们之前推断的时间线吗?你们警方在别墅内外布防的时间,是在上午十点二十分,管家先生从悬崖后到达别墅这里,是在十点十二分,这其中只有八分钟的空白时间?!?br />
    “八分钟的时间内,要潜入那间房间,然后打晕大冢先生,再把大冢先生吊死,并且清理掉所有痕迹离开,怎么想都不可能。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甲谷管家在进入那间房间的时候大冢先生其实已经死掉了?!?br />
    “当然,本来就是心怀杀意、想要杀掉大冢先生为自己顶罪的甲谷管家,在看到大冢先生已经上吊自杀后,便在房内写下遗书,然后从窗户那里离开了房间……”

    “这……如果要是这样推理的话,确实很有可能……”相田彦一点头。

    警方对大冢健自杀房间的勘察非常仔细,甲谷廉三要是真的动手吊死大冢健的话,八分钟时间,肯定不可能什么证据都留不下。

    “……可是,事情真的有那么巧吗?”冢本数美在旁边提出质疑,“大冢先生刚巧会在今天自杀……”

    越水七槻愣了一下,然后又感慨道:“是啊,或许真的就这么巧。不得不说,甲谷管家的运气真的挺好,大冢先生当时凑巧在房间里面上吊自杀了。如果大冢先生没死的话,为了杀掉大冢先生,他肯定会费一番手脚,说不定就会被警察堵在那间房间里,有嘴也说不清了……”

    “呃……”相田彦一也反应过来,“越水侦探,这种巧合,似乎不能被当成证据的?;蛐?,甲谷廉三先生真的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杀掉大冢先生,并且清理掉所有痕?!袷翘崆靶春靡攀槭裁吹??!?br />
    “遗书应该不是提前写好的?!痹剿邩踩险娴匾×艘⊥?,“遗书非常干净、整洁,纸张也没有任何折痕,没错吧?这也就是说,遗书应该就是用房间内的纸写出来的。相信警方也已经发现那封遗书的纸是从什么本子上撕下来的,对吧?”

    “这倒是没错。书写遗书的纸,是从一个便笺本上撕下来的。我们也对便笺本上的纸张撕痕做过比对,应该错不了的?!毕嗵镅逡换故遣惶嘈?,“可是,真的有那么巧吗?”

    甲谷廉三嘿嘿笑着:“你们说的,好像你们亲眼看到了似的。我再说一遍,我根本没有进入过老爷自杀的那间房间!”

    这时候,旁边的舒允文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轻叹一声:“大冢先生会在这时候选择自杀,应该不是偶尔,而是必然吧……”

    周围人的目光“刷”的聚到了舒允文的身上,都是一脸的惊讶:“舒桑,您有什么看法嘛?”

    PS:为了增加甲谷廉三的可恶程度,SO,我对前文遗书修改了一下……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