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白鹿爷爷的声音么?

    想必是了。

    李寻连忙问:“白鹿爷爷,我有一个疑问,您真的到过大爷海?”

    “到过,当然到过?!辈岳系纳粼诶钛澳院T俅蜗炱?。

    “您见过我们四大家的祖先神灵大人?”

    白鹿爷爷的嘴角浮现一丝笑容,“见过,它传授给我对付五尾狐狸和一众邪兽的方法,帮忙平息了太平天国运动,让华夏避免被内战掏空,给列强以瓜分中国的机会?!?br />
    “五尾狐狸,那是什么?”

    “五尾狐狸是当时邪兽集团的首领,拥有强大的蛊惑人心能力,一手策划了太平天国运动,掀起华夏民族的腥风血雨,它后来被我镇压,关在了这个山谷地底的洞穴里,而它的邪兽集团,包括水猴子,铁鲮鲤,山撞子,都被我所控制,终身不得为恶,唯独跑了一个老狈,我通过了解,你已经在狗城杀死老狈了?!?br />
    李寻恭敬地回答:“是的,但这些邪兽既然被你所控制,它们又是怎么逃出你的掌控,继续为恶人间呢?”

    白鹿的眼中,闪过一丝丝人性化的愧疚。

    “其实说起这事,原因还在于我,十年前,你杀掉的白麂子,也就是现在这白麂子的母亲,你还记得吧?!?br />
    “对,我记得?!?br />
    “那母麂子,曾经是我的伴侣……”

    李寻瞬间色变,“什么?我竟然……”

    “别紧张,我不是在责怪你,事实上,当年那母麂子,接近我,是有目的的,而我,在千年的岁月中,缺少有灵性的母兽陪伴,也有些寂寞?!?br />
    说起这事,白鹿的脸色,竟然也微微有些红润,它继续在李寻的脑海说道:“而我不知道的是,这白麂子,本身就和老狈狼狈为奸,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接近我,后来它为我产下一个幼崽,就继承了我掌控百兽的能力,从而蛊惑一众被我控制的邪兽,逐渐脱离我的掌控,继续为恶人间?!?br />
    李寻有些愧疚:“那么说,我刚才还杀死了您的后代……”

    “不,我早就想除去它了,只可惜不忍对自己的后代下手?!?br />
    “为什么?”

    “你知道从龙城开始,白麂子设下的阴谋么?”

    “其实从十年前开始,我就有些清楚了,它们是想除掉我们四大家的猎人,因为我们是他们的天敌,他们要为祸人间,必须得先除掉我们才行?!?br />
    白鹿点了点头:“对,他们知道我顾念血脉之情,不忍对白麂子下手,所以只要除掉四大家,它们几乎就可以为所欲为?!?br />
    李寻思索着,又问:“但感觉后来,它们逐渐将阴谋指向您的身上,从龙城,到狗城,到鹿城,不应该是白鹿洞书院,它们一步一步布置阴谋,目的就是想要引导我们四大家猎人,来杀死您,如果他们阴谋得逞……”

    李寻想起当日放走白鹿的那一幕,不禁有些后怕。

    白鹿叹了口气:“是啊,其实说起它们对阴谋的转变,由十年前想灭了你们四大家,逐渐到利用四大家对付我,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你们成长了,尤其是你李寻,成长得更强,有杀死我的能力了?!?br />
    李寻心中吃惊,但还是有疑惑,“它们为什么不自己来对付您呢,它们的实力如此强大?!?br />
    白鹿有些自傲地笑:“它们对付不了我,它们真要对付我,会重蹈当年五尾狐狸的覆辙,所以它们才想利用你们四大家猎人,来除掉我。而这个世上,或许也只有你们四大家的猎人,才能真正对付得了我,人类和百兽都无法对我造成威胁,这缘由,除了你们强大之外,还因为我和四大家的渊源,我不会真正痛下杀手对付四大家的猎人,如此而已?!?br />
    李寻恍然大悟。

    好阴险的邪兽集团。

    李寻突然又想起一个问题,又问:“对了,您说你抓住了五尾狐狸,但是它又跑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白鹿反问:“你之前想必在这里闻到一股狐狸的味道,你李门应该有这能力?!?br />
    “对,现在仔细感觉,这味道确实消淡不少?!?br />
    “因为它跑了,刚才的战乱导致我设下的对它的禁制的松动,而我为了救你们的人,也消耗了太多的力量,给它可趁之机?!?br />
    李寻顿足,后悔不已,“哎呀,那您应该提醒我才对?!?br />
    “但我不救活四大家的后人,你能像现在这么相信我吗?!?br />
    李寻尴尬地笑笑。

    “我这次为了救你们四大家传人,可是耗尽了力量,需要休养一段时间,所以,你们接下来还有任务,那就是抓捕五尾狐狸,防止它作恶人间,它可是比白麂子还要厉害的邪兽,另外,诸如水猴子这等邪兽,也还没落网呢?!?br />
    李寻正色道:“您客气了,别说没抓到这些邪兽,就算是捕猎了这些邪兽,只要这个世间,还有邪兽存在,它们还在为祸人间,我四大家的猎人,就永不停止脚步!”

    “好,这才是四大家猎人应有的风采,我替你们的祖先,为你们感到骄傲!”

    李寻恭敬的起身,行礼,离开了白鹿洞书院。

    山谷中,四大家的猎人,和特工们聚集在一起,正在说说笑笑着。

    许倩云看到李寻,笑嘻嘻地说:“李寻,这次任务完成了,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br />
    李寻却摇了摇头,“十七局的任务是已经完成,但还有邪兽需要捕猎,四大家的任务,永远没有完成,我们准备再次出发吧?!?br />
    许倩云有些惊讶:“这么急?”

    李寻点头:“对,那个邪兽或许还没跑远,我们赶紧出动,还有机会追上它?!?br />
    “它是什么邪兽?”

    “五尾狐狸?!?br />
    “五尾狐狸?”许倩云有些吃惊。

    李寻却已经扯开喉咙在喊:“老薛,小妞儿,君行,如意,二柳,老白,小宝,集合了,集合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br />
    很快,猎人们纷纷集合。

    李寻清点了一下人头,问:“君行呢?”

    小妞儿努努嘴:“还在帐篷里呢,哦,她出来了,哇,君行姐姐好漂亮!”

    小妞儿的惊呼,瞬间把众人的目光吸引到了一个简易帐篷前。

    只见,一名白衣飘飘,身材修长的年轻女人,正从帐篷中走出来。

    她的脸色冷若冰霜,却绝美无暇。

    见到李寻,她灿烂一笑。

    瞬间,冰山融化,此时千般美色与之相比,皆黯然失色。

    李寻有些惊讶,也有些失神。

    “君行……你好美?!彼?。

    ……

    不远处,水心语和赵鸿文正站在一棵大树底下,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水心语突然长长叹了一口:“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传奇猎人,真羡慕他?!?br />
    赵鸿文笑得有些深意:“除了羡慕,恐怕还一些别的吧?!?br />
    水心语佯装有些生气:“我的二哥啊,你在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不重要,但你确定,不再去和他聊聊了么?!?br />
    “他的身边,有这么多优秀的女人,有什么好聊的?”

    “你不后悔?”

    “不后悔!”

    “真不后悔?”

    “后悔什么,反正你说过,你要请他拍猎人电影,我又是内定的女主,所以嘛……”水心语笑得有些俏皮。

    赵鸿文也哈哈笑了起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