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花山庄也设有岗哨,还有几队巡夜人。但是始终未听到警报之声,秦广敏明白了,岗哨和巡夜人早已被入侵者先清除了。

    现在敌人开始大肆入侵了。

    山庄南边北边也开始升起火焰。

    秦广敏本欲去杀屋顶上的那些人,但是想到自己离开便无人?;で囟喽嗔?,就未擅动。

    于是秦广敏朝那些黑影大吼一声。

    那些人听到秦广敏吼声,很快就有**人飞檐走壁朝这边而来。

    此刻山庄中所有人也都从梦中惊醒。

    人们都惊恐万状,孩子们更是吓得嚎哭起来。

    飘花山庄能战的人则赶紧提了兵器朝外奔。有的来不及穿衣赤着身子就出去了。但是许多房屋门口已守着入侵敌人。不少人刚出门就猝不及防被对方杀倒。然后入侵者又闯入屋中肆意杀戮……

    杀声和惨叫声也在烟火中扩散开来。

    飘花山庄也陷入烈火焚烧和血腥杀戮中,惨烈如同地狱一般。

    那些朝秦广敏掠来的蒙面人也到了近前。

    最先三人腾空而起,三人居高临下,三道刀剑之光劈向秦广敏。

    秦广敏手中的枪急刺,三道枪影如闪电而起射向空中三人。那三人刀剑之光还未到秦广敏身边,他们身体就被飞来枪茫刺穿。三人身体也从空中跌下。秦广敏又挥枪将那三道刀剑茫光击碎。

    这时山庄总管带着六七人奔进院中。

    总管朝秦广敏急道:“庄主,四周房屋都被点燃了,大批蒙面人杀进来。庄主你快去找小姐。我们挡着,你带小姐快走……”

    在这生死存亡之际,秦广敏哪能弃庄而去。

    秦广敏叫道:“杀杀杀……杀杀……杀退他们……快去杀敌,不必管我……”

    那名总管便带人去杀敌。

    秦广敏则怒吼着挥枪将后续扑来的蒙面之敌刺死。

    这些蒙面人哪是秦广敏的对手。

    没用多大功夫,就被秦广敏枪挑了十余人。

    虽然还有人不断掠来,但是面对秦广敏比闪电还要快的枪,他们心中恐惧都不敢再贸然攻了。

    就在这时候,一条身形出现在明月映照的夜空中。

    这人衣袍猎猎作响,长发在空中凌乱飞扬。

    他踏空而来,人未到声音先传来。

    “小结巴,当年你娘和我是一伙的。为何你却偏偏和我作对。我早对你忍无可忍了。今日就是你和这个贱人的死期……”

    秦广敏盯着如驭风而来的身影。

    他知道来人是谁了。

    秦定方!

    空中的人正是秦定方。

    秦定方遭受接连惨败,西门轩也被杀了,这不光带给秦定方沉重打击,也让北府士气跌落到了谷底。

    已经开始有人陆续脱离北府而去。

    当务之急,秦定方必须得想办法振奋士气。

    而且他也需要一场胜利出心中恶气。

    秦定方琢磨再三,晋州和河州的南境分院他不敢贸然偷袭。再说如果偷袭这两地,得需要更多人手,如此大规模行动也瞒不过南境眼线。也许到时候林屹早就设下套等他钻了。

    他钻林屹设下的套不止一次了。

    输的一次比一次惨。

    秦定方真是钻怕了。

    所以秦定方选择拿飘花山庄开刀泄愤。

    秦定方认定大舅子虽然还未明着与南境结盟,但是暗地里早就沆瀣一气了。这让秦定方甚是愤懑。

    尤其这次秦多多逃脱,秦广敏又在望人山与他大战一场,飘花和南境结盟是铁板钉钉的事了。所以趁早摧毁飘花山庄也能除去一患。

    而且飘花山庄远离南境防御体系,有利用秦定方进攻。秦定方还计划不走晋州,免得被人发现。他决定从飘花山庄北面,翻山越岭突袭。

    本来进攻计划在两日后子时实施,计划提前是因为秦定方的娘被掳了。

    秦定方真是做梦也未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出了这么大事。

    这让秦定方气得差点吐血。

    他甚至大骂自己娘的是蠢货,在这关键时候给他填乱。

    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娘,他也不能不管。

    再说令狐藏魂和杜幽心也催促秦定方想办法救蔺红萼。

    于是秦定方决定提前行动。

    此次行动目的,杀秦广敏毁飘花山庄,然后擒秦多多和林屹换自己的娘。

    秦多多既是苏锦儿表妹,也是林屹义妹,林屹不会见死不救。

    但是计划提前,秦定方却还未完全准备好。

    由于令狐藏魂很快就要和林屹决战,为了保证令狐藏魂保持最佳状态能十拿九稳杀了林屹,秦定方未请令狐藏魂来。

    因为四月初三这一战是唯一杀林屹的机会,绝不能出任何差错。

    杜幽心现在又被杜幽恨盯着,秦定方担心再重蹈河州覆辙坏了大事,所以也未请杜幽心参与此次行动。

    秦定方最后就求助陵王李朝。

    秦定方请李朝带领他的一百死亡勇士截杀救援飘花山庄的人。不管谁来救都杀了。李朝因现在还用得着秦定方,便答应了秦定方请求。

    李朝带领他的百名死亡勇士潜伏在去飘花山庄必经的那片树林。

    秦定方则带二百名北府精锐攻击飘花山庄。

    只要李朝能挡住前来求援的人,秦定方就有把握彻底将飘花山庄毁灭。

    秦定方此时一边朝秦广敏飘飞,手中剑也不断朝下方挥出。

    一道道红色剑光如一条条闪动火焰从空中飞下。

    落在园中,院中,房顶、胡同中……

    剑光消逝处,不断响起惨叫之声。

    那是飘花山庄的人中剑传来的惨叫。

    秦广敏大怒,他立刻还以颜色。

    秦广敏如猛虎一般掠向那些包围着他却不敢再妄动的北府高手。那些北府高手只能硬着头皮攻向秦广敏。但是秦广敏的枪实太太快了。当一件兵器快到极致,那杀人的速度也是非??植赖?。秦广敏快枪如急电在那些北府高手身前闪动,那些人要害处不断被刺穿。

    秦广敏还用枪尖划开他们脖子切开他们胸膛,让他们鲜血喷涌飞洒。

    也让他们尝尝恐惧的滋味。

    中枪者的惨叫声更是不绝于耳。

    待秦定方飘飞到近前,就有近十人死在秦广敏快枪之下了。

    秦定方到了秦广敏上方,挥出一剑。

    一剑双梅。

    两朵血色剑梅迸现,飘向秦广敏。

    这两朵雪梅在飘飞过程中“花瓣”又一片一片散开。于是数点红色剑光如“花瓣”雨洒向秦广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