甬道比之先前进入鬼王厅的那条通道更是昏暗,齐宁的脚步极轻,宛若无声,幽灵般贴着岩壁缓步前行。

    其实鬼王那三人的武功,齐宁大致有了判断。

    陆商鹤的武功,齐宁亲眼见识过,剑术了得,拳脚功夫也是过得去,若是单打独斗,齐宁的武功自然不在陆商鹤之下,而那鬼王的武功就显得有些诡异莫测了。

    鬼王先前对突如其来的利刃淡定自若,显出极高的心理素质,而且此人练过金钟罩一类的功夫,若只是喉咙处倒也罢了,但如果全身上下都是练得刀枪不入,那就十分棘手了。

    至若那个鬼面人,看身手倒也不弱,但动作招式显得有些僵硬,似乎临阵不多,经验并不足。

    这三人齐宁如果面对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处以下风,但三人联手,结果就很难说,而且这孤岛之上,是否仅有这三名高手也是未知之数,若是还藏有其它高手,那就更麻烦了。

    所以他的脚步极轻,甚至连呼吸都很小。

    在甬道之中行了一阵,四周静悄悄的,也没有看到一个人的踪影,齐宁内功颇为深厚,若是有人距离太近,以他现在的状态,足可以感觉出来,但始终却没有感觉到有人的气息,心想难道这条通道是鬼王专用,其他人并不敢往这里过来。

    前面终于也出现了岔道,左右各有通道,齐宁微皱眉头,犹豫一下,并无拐弯,依然顺着甬道往前行,很快又出现岔道,也便在此时,忽听到轻微的脚步声响起,齐宁反应迅速,立刻闪身到得左边的甬道之中贴壁而立,很快就看到一道人影出现,恰好是往对面那条甬道转过去,那人也没有回头,似乎也是觉得不会有人出现在这边。

    齐宁暗自庆幸,心想那人要是转到自己这边的甬道,那就与自己撞个正着。

    昏暗的火光中,却发现那人竟赫然是鬼面人,鬼面人那背影齐宁颇为熟悉,也只是一晃,鬼面人已经进到那条甬道到,没入昏暗之中,齐宁深吸一口气,探头左右看了看,确定无人,这才跟了过去。

    鬼面人走的很快,齐宁一直保持距离,只看对方的身影,忽然发现对方身影消失,齐宁皱起眉头,往前行过去,才发现原来是往下的石梯出现,鬼面人已经下了石梯,往左边一条通道拐进去,齐宁轻步下了石梯,下到最后一级,前面便是一面岩壁,左右两边则是通道。

    齐宁转进通道内,发现道路越来越窄,而且上下也在收缩,只走出几丈远,便要弓腰而行,他只能尽力地低下腰身,走出数丈,前面却是一条要伏身爬过去的洞口,齐宁微皱眉头,便在此时,却听到那边隐隐传来声音,当下屏住呼吸,依稀听到那边传来声音道:“....也不必如此愤怒,你自己也说过,强者为王,现如今你是阶下之囚,还是不要耍弄威风才好.....!”

    齐宁听到那声音,一瞬间便什么都明白了。

    他之

    (本章未完,请翻页)

    前便觉得那鬼面人背影十分熟悉,但脑中一直想不起究竟在何处瞧见过,这时候听到那人声音,再想到背影,终于知道了那鬼面人的真实身份。

    他万没有想到,那鬼面人竟然是齐玉。

    齐宁阴差阳错被误认为锦衣世子,入府之后,第一个应付的对手就是齐玉,齐玉是齐景妾室所出,乃是锦衣侯府的庶子,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在低位上天然就矮齐宁一头。

    齐玉处心积虑要承袭锦衣候之位,为此勾结族人想要废黜齐宁,但结局却非常惨淡,不但要代替齐宁前往大光明寺出家,而且还被暮野王挟持为人质。

    齐宁最后一次见到齐玉,是在东齐的鬼竹林,当时念及齐玉毕竟是齐景的血脉,并没有取他性命,而且齐玉在大光明寺放出暮野王,此事大光明寺只要稍加调查就能够查出真相,是以齐玉也必然会成为大光明寺的叛徒,大光明寺也自然会找寻其余下落,按照寺规处置。

    那次暮野王被剑神北宫连城所伤,齐宁记得暮野王当时的伤势极重,自那以后,齐玉和暮野王便双双失踪,齐宁对这两人也没有什么好感,自然也不去多想他们。

    但今日在这里却听到齐玉的声音,齐宁着实感到大为意外。

    他眉头紧锁,神情冷峻,想不到齐玉竟然也和这伙人混在一起。

    他想到之前齐玉出手伤了乙字碑头领,虽说出手招式颇有些僵硬,但当时的身法速度却着实不弱,而且一掌便将乙字碑头领击飞,亦可见其内功实力着实不弱。

    自东齐回国至今,前后加起来也不过两个月,短短两个月之内,其余怎可能有在武功上有如此突飞猛进的进步?齐宁记得很清楚,齐玉离开侯府的时候,几乎算得上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纨绔公子,就算是在鬼竹林见到的那一次,这小子也是窝囊的紧,两月之后,为何会有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难道是自己猜错人了?

    但无论是声音还是背影,齐宁相信自己的判断绝不会出现差错。

    他心中狐疑,这时候又听到齐玉声音道:“既然你收了我为徒弟,就该将功夫倾囊相授,这般藏着掖着,又是何必?我知道你和北宫连城有深仇大恨,不杀北宫连城,你死不瞑目,可现在的你比一条狗也强不了多少,见到北宫连城,他只要动动手指头,你就死无葬身之地,你的深仇大恨,又如何能报?”

    齐宁听到这里,心下骇然,暗想难道齐玉难道是在和暮野王说话?暮野王竟然也来到了这孤岛?

    暮野王的武功,齐宁亲眼见识过,虽然不是剑神北宫连城的敌手,但在大光明寺可是威风八面,如果不是空藏大师出手,大光明寺几乎无人可以应付暮野王,而且暮野王与空藏大师对决,也并不落於下风,双方两败俱伤,更为可怖的是,受伤过后的暮野王,依然能够从容地从守卫森严的紫金山飘然而去。

    齐宁自己都承认,论及武功,自己绝非暮野王的对手。

    (本章未完,请翻页)

    如果暮野王也与鬼王混在一起,那么鬼王在这孤岛上的实力着实可怖,仅暮野王一人,自己就未必能应付过来。

    只是齐玉说话的语气,却又让齐宁感到颇为诧异。

    齐玉说话的语气,没有丝毫的尊敬之意,反倒是显得十分的轻浮,而且竟然说对方比一条狗也强不了多少,这已经不是失礼,而是存心侮辱。

    暮野王性情傲慢,在大光明寺面对数百之众,那也是张狂得很,如此人物,莫说对他存心侮辱,便是言辞之中稍有失礼,只怕也会招来大祸,齐玉又是何来的胆子,竟敢用这种口气与暮野王说话?需知暮野王的武功极其了得,他要是想杀齐玉,实在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

    齐宁是在想瞧瞧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他知道自己只要爬进洞中,很可能就会被齐玉发现,齐宁眼下最不希望的就是打草惊蛇,便只能躲在洞口这头听那边传来的声音。

    虽说已经判断出那鬼面人便是齐玉,但齐玉是否在与暮野王说谎,齐宁还真是不能确定,那人一直没有吭声,齐宁想要从声音辨别也是无法做到。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还是不甘心?!逼胗裉玖丝谄?,但语气之中却又掩饰不住幸灾乐祸:“你从大光明寺带我离开,并非仅仅是因为我救你出来,也是因为我和你一样,有大仇未报,而且我们的仇人都是齐家的人......,其实我们是同一路人,就算到了今天,我依然认你这个师傅?!?br />
    齐宁这时候更加肯定,齐玉说话的对象,自然就是暮野王,只是却奇怪为何暮野王一直不吭声,而且面对齐玉如此无礼的语气,暮野王为何能够忍受得???

    “其实以你的年纪,就算再活二十年,那也不是北宫连城的敌手?!逼胗袼淙挥锲顾闫胶?,但每一句话却都如同荆刺一般充满了侮辱:“既然如此,何不让我代劳,只要你将那几门功夫都传授给我,我日夜苦练,哪怕十年二十年或者三十年,我总能够有所成,到时候自然可以替你报仇?!?br />
    齐宁这时候终于听明白,原来齐玉竟然是在向暮野王要求传授武功,但他更是纳闷,既然要让暮野王传授武功,就该毕恭毕敬诚信恳求,怎地其余却要如此阴阳怪气?按照暮野王的脾气,用此等语气与他说话,莫说传授武功,只怕连性命也是保不住,其余怎会如此胆大包天?他只觉得这其中必有蹊跷,心知若是不看个明白,还真是猜不透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深吸一口气,猫下身子,伏身钻进了那个狭窄的洞孔,知道齐玉方才过去,也必定是从这洞孔爬过去。

    他行动极是小心,在狭窄的洞孔内一点点向前移动,依然听到齐玉道:“你若是执迷不悟,你的大仇此生都无法得报,就算是死,那也是死不瞑目吧?你放心,只要你答应我,不但是北宫连城,就算是大光明寺的那些老和尚,我也都替你一并收拾了。你被他们关了那么多年,人不人鬼不鬼,难道不想连这笔账也一起算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