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趁着浓重的暮色绕过城市警备区,在经过一家店铺后身上已经换成了标准的户外露营装,在外人看上去就是两名准备去原始森林中宿营的户外爱好者。

    这种人每天都有很多,人们早已见怪不怪。

    当两人随着稀稀落落的行人走过跨界桥后,对视一眼,于是开始渐渐选择行人稀少的地方前进。

    从外侧的森林开放区向更深处的无人区行进。

    当深夜来临时,藏在最深处的凶兽还是很多的,所以政府是禁止入内的。

    二人渐行渐远,身后禁止入内的牌子已经看不到踪影。

    脚下一脚深一脚浅的踩着厚厚的落叶,星空的光芒透过枝桠在地面上形成斑驳的光亮。

    此刻静谧的原始森林中,终于只有两人。

    “呼,终于安全了?!?br />
    “嗯,可惜任务失败了?!?br />
    “第一次见这么狡猾的目标,竟然依靠直觉能够躲过鹰击V型狙击步枪的袭击,真是不可思议?!?br />
    “是啊,咱们出任务这么多年,确实是第一次见,如果是高斯狙击步枪的话,估计目标就会死了?!?br />
    “行了,也就想想吧,晚上用高斯狙击步枪,那道蓝色电弧光带一出,咱们估计都走不出城区?!?br />
    “嗯,希望能够平安的度过今晚,明天准备撤离?!惫鄄煸卑谂攀稚系牡ネ惨故泳?。

    “肯定平安啊,这里谁能发现,咱们都行进多久了?!?br />
    两人对视一眼突然哈哈笑起来,在这种绝对寂静的环境中,恐怕两人才能够释放心中压抑的情绪。

    也是,在这原始森林深处,凭借两人的生存技能,简直就是回到自己家里一样。

    “呵呵……”

    这时,突然似错觉般传来一声低声冷笑。

    回声?

    不对!

    两人动作同时停滞,然后闪电般一个后滚至树干旁。

    观察员角色的黑衣人掏出一把三棱刺,那名狙击手掌心中则瞬间出现一把银白色的精致手枪。

    然后两人视线聚焦到半蹲于前上方树干的身影。

    在穿过缝隙的星光余晖下,他们看到那人低着头,一只胳膊垂在身侧,同时滴答滴答的有血液顺着掉落到落叶上。不过这一切都藏在阴影之下,看到的只是一个大概轮廓。

    在这寂静的原始森林中,这种有节奏的声音听的格外清晰。

    滴答……滴答……

    “什么人???”

    呵呵,那人淡漠的脸庞抬起,恰好一束星光照耀在脸上,露出沐凡那双寒冷而可怕的眼神。

    “是你!”

    “不可能!”

    两人同时惊呼,虽然发出不一样的内容,但是此刻表达的意思确实完全一致,脸上完全是见了鬼的表情。

    竟然是目标!

    这怎么可能。

    被鹰击V型的8.2mm钢芯弹射中的人,竟然就这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子弹哪怕擦到身体都是一个洞,现在这人胳膊只是垂着再无其他特征。

    并且,最夸张的是——

    这里可是距离刚刚射击点足足十多公里的外围??!

    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思考时间极短,两人极佳的职业素养瞬间形成一致看法,同时翻滚出去。

    观察员握着三棱刺开始加速冲刺,后方的狙击手举起银色手枪,扣下扳机,他要为同伴进行火力掩护。

    瞬间完美的配合,不是么?

    黑夜完美的遮盖住沐凡眼中的血色。

    现在他只想做一件事——

    就是将眼前这两人狠狠格杀!

    自己从没招惹过谁,只是出来吃饭的时候竟然差点被人一枪狙杀。

    沐凡双目血红,视野中也化为浓重的血色。

    与此同时,他周身的气息虽然暴虐却渐渐淡化,这是黑暗吐息的标志!

    精神感知在此刻包裹了这附近,两人的动作被分解成一个个幻灯片似的慢动作出现在沐凡脑海,与此同时,代表两人身体的黑色人影中,有两处蓬勃跳跃的红点尤为明显。

    那是……心脏!

    跳动的、鲜活的心脏!

    他清楚的“看”到第一名拿着三棱刺的人已经彻底发力踏空刺来,他清楚的“看”到后方那人的食指已经扣动了扳机。

    咔!

    那树干瞬间折断,沐凡单膝半跪直接乘着断裂的树干砸入地面。

    落叶呼的炸起。

    无力的左臂垂在一侧,沐凡低头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

    就是现在!沐凡眼中血色燃烧,双腿猛踏地面。

    20级力量爆发!超越5500KG的力量!

    呼!右臂化作的弓弦拉到极限!沐凡双目血色浓重,然后!带着一种万人莫挡的气势,暴烈击出!五指并拢,掌面如刀!如闪电划破夜空,击穿苍穹!

    域外杀人技再现,暴烈凿击——手刺杀!

    崩!

    沐凡身影从原地消失不见。

    唰!

    观察员黑衣人刺出的三棱刃就这样无力的悬在沐凡后背上方,低头看着自己胸口那没入不见的手臂,眼中带着无限的惊恐和不可置信,嘴角咕咕的冒血说不出一句话来!

    沐凡右臂已经插入胸口直没入肩膀位置,彻底染红的小臂和手掌出现在这黑衣人身后。

    砰!那狙击手的手枪依然射空,却连忙调整方向,这次他对准的是自己同伴的后背。

    沐凡视野中一个红点已经消失,还有一个……

    杀之!

    沐凡没有抽出血淋淋的手臂,而是双腿再次发力,地面落叶瞬间形成凹陷。轰的炸开!

    整个身影推着那已经死去的黑衣人向狙击手袭去,身形仿若一颗出膛的猛烈炮弹。

    砰砰砰!

    狙击手连连开枪,除了将自己队友背后多打出几个枪眼再无其他用处。

    噗!

    掌刀带着小臂刺入狙击手的心脏。

    沐凡眼神一狠,再用力。

    噗!

    再刺穿!

    两名黑衣人被手臂做成的刺刀穿成一串。

    猛地抽出胳膊,已经死去的两人跪着倒下,右臂滴滴答答,这次流的是黑衣人的血液,那是刚刚被刺破的两枚心脏中依旧带着热气的新鲜血液。

    清脆的虫鸣凸显的这座深林伸出越发寂静,两具尸体带来的血腥气已经开始吸引一些凶兽的到来,簌簌的灌木拨动声开始渐渐传来。

    转头望望四周,沐凡捂着自己胳膊一个跨步借力跳上树桠,开始向河边赶去。

    飞速跳跃前进的沐凡眼中寒光隐去,却始终未消失,因为这一夜少年明白。

    他人生中可能会遇到太多的意外。

    所以,他更要拼尽一切——

    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