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少爷在几楼?”沐凡继续平静地问道。

    “三、三楼,高级贵宾房?!钡厣现丝目陌桶偷乃档?。

    “几号?”沐凡微抬起头,眼睛看着三楼的方向眯起。

    “一号,不过、这会儿他不在,你得问老板?!贝耸钡牡厣系娜艘丫耆挥衅⑵?,对待爱耍狠的人,比他更狠就是了。

    “谢谢?!便宸彩栈啬抗?,低下头颇有礼貌的回复了一句,让那个战战兢兢的人愣了一下。

    然后身子一转,踏着不徐不疾的步子走向悬浮梯入口。

    隔壁一旁的普通学员区早已看呆了,武馆里竟然有这种猛人,事情虽然不知道具体,但看这架势这个小子跟那人口中所说被打残的陪练肯定关系不浅,看样子是准备找回场子啊,有好戏看了!

    “好有型??!”过来健身的女学员看到沐凡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走开,眼睛都发直了,纷纷打听这位霸气的陪练小哥是谁。

    有仇,必寻!

    有恩,必报!

    相识不过两天,交心可一辈子。

    这片星空之下,沐凡不敬强权,不敬富贵!走自己想走之路,做自己想做之事,便是沐凡活到现在的信仰!

    沐凡脑海中浮现的是前天刚认识的画面。

    那个黑衣壮汉看着自己笑着说“我叫曼坤,祝你好运”....

    ……“中午吃饱了以后就过来,别迟到?!?br />
    语言有种奇异的力量,有时候感情藏在里面,细品才能够发觉。只不过沐凡很是不巧,武馆的残酷现实如今赫然摆在眼前,人走茶凉!

    我先去找人问明白。放心,如果真的有事,我替你寻回。

    他们不敢管的事,我管!

    他们不敢惹的人,我惹!

    你丢掉的场子,我找回来!

    他拿走的尊严,全吐出来??!

    沐凡身上弥漫起一股难以形容的气势,踏步走入悬浮梯,关门……

    代表四楼的蓝光亮起。

    ………………

    查尼森短小的身材陷在宽大的真皮座椅里,撕开一盒刚刚走私过来的雪茄,没有城主那帮上层人士们的好,但平民是一百个见不到。

    鼻子用力嗅了嗅,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左手从面前的桌子上拿起一枚镂着半裸女郎的精致雪茄钳,右手的拇指和中指套入,然后优雅的一剪。

    点燃,深吸一口,迷醉的坐在那里。

    “啧啧,文少爷指头缝漏下的东西都够我喝一壶了,果然好东西。不知道烧了哪柱高香,文少爷竟然选这里作为最近的放松场地了,该不是军校的招生快开始了吧?!蓖鲁鲆桓鲅倘?,查尼森把头靠在椅背上,咧嘴笑了起来。

    “可怜的曼坤,你也是武馆老人了,但是没办法,文少爷感觉你能打,那你就只能是能打了。只要能和文少爷搭上线,没有谁是不能少的?!?br />
    “唉,不过得琢磨一下继续招人了,把下面的老油子里提两个上来顶着先?!?br />
    曼坤用小拇指挠了挠下巴,思索了一下,继续自言自语道“曼坤这边..就回家吧,接下来谁上呢?文少爷得给我留点人啊,要不我也不好和老板交代?!?br />
    查尼森正在自言自语的时候,实木门上传来笃笃敲门声。

    “进来?!辈槟嵘孔诺耐范济欢?。

    “吱呀”一声门开,沐凡走了进来。

    “呦呵,前天来的那小子啊,你叫……叫什么来着?当时记得是曼坤带来的吧,什么事?”

    “我叫沐凡,来问下曼坤?!?br />
    查尼森的脸色冷了下来,“想问什么?”

    “我想去看看他?!便宸财骄驳乃?。

    查尼森脸色才缓和点,“嗯,怎么说他也是带你来的人,看看是应该的。他在东街区117号医馆,你可以去看看?;褂惺侣??没事你可以走了?!?br />
    沐凡点了下头,“嗯,还有,我想做文少爷的陪练?!?br />
    查尼森脸色一下阴沉起来,头离开椅背,眼睛盯着沐凡,语气里充满了警告:“小子,这里是武馆,你们是陪练,干这个的,就做好准备?!?br />
    沐凡平静的说:“我不还手,我只是陪练?!?br />
    这个身材短小的主管,此刻眼睛还在盯着沐凡,缓缓开口道:“文少爷,是贵宾,你、我、都惹不起。不想干,可以走人?!?br />
    沐凡盯着他看了一会,面无惧色,点了点头道:“明白了,我去看曼坤?!比缓蟛坏炔槟嵘诰妥硪肟?。

    查尼森眼神阴冷的看着沐凡的背影,门打开了,沐凡头微微一歪,声音传来:“查尼先生,如果文少爷那还需要陪练,武馆刚好没有人能上的话,喊我?!?br />
    木门轻轻关上。

    屋内,查尼森一张阴晴不定的脸庞在烟雾中若隐若现,雪茄的香气此刻让他感觉有些厌烦。

    ……

    ……

    中午了,沐凡从查尼森的办公室出来后就直接下到一楼。

    开饭时间到了,沐凡默默的走到食堂,由于刚刚训练场那一幕,一些看到的人都下意识的避开了他,这小子完全就一个人形凶兽啊。

    “十盒?!便宸部疵蝗松锨傲旆?,径直走到窗口。

    “抱好?!备吒咭晦购薪坏姐宸不忱?。

    坐在那里,沐凡用四口吃完一盒的速度,高高的饭盒很快平铺开来。

    这时,一只强壮的胳膊撑在桌子上,出现在沐凡面前。

    沐凡抬起头,杰尔夫。

    杰尔夫怀里抱着五盒营养餐,咧嘴一笑。

    “小子,刚刚的事我听说了,好像你去找查尼先生了,不过查尼刚给我下了通知,下午我去。所以,下午你没机会了?!?br />
    杰尔夫的话不讨好,但沐凡听出了杰尔夫语气里的意思。

    这潭水你别趟,现在还轮不到你。

    一个面恶心热的汉子,沐凡心里点了点头。

    “嗯?!便宸裁挥卸嗫陨?。

    杰尔夫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后面跟一帮人吵吵闹闹吃饭聊天去了。

    沐凡很快吃完了手里的盒饭,抹抹嘴,然后出门。

    身后的餐厅依旧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没有换衣服,就这样破着后背,沐凡走出了武馆。

    “东街区117号”沐凡心里默念一遍这个地址,很快打听着便进入了医馆。

    “您好,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吗?”一个身着医袍的小姑娘在前台询问他。

    “我来看曼坤先生,他来这里了?!?br />
    “哦,稍等我为您查询一下。唔~查到了,11号房,您右转直走第5间病房就是?!?br />
    沐凡按照指引走过去,推门而入,看到曼坤靠坐在病床上。

    “沐凡小子?”看到推门进来的人竟然是沐凡,曼坤有点惊讶,随即苦笑一声,“连你都知道了...唉”

    沐凡看着这个曾经爽朗的壮汉脸上全是萧索,左腿打着厚厚的石膏板,如今躺在床上只有一脸苦笑。

    “我听到他们说了,就来看看你?!便宸裁髁恋难劬锷凉厍?。

    曼坤心里有暖流经过,在武馆工作了三年,从底层到正式员工,形形色色的人也见了不少,实在是没有想到最后来看他的竟然是这个认识仅仅两天的小子。

    “腿断了,已经做过初步治疗,接下来静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甭っ坏茹宸苍傥时阒鞫灯?,然后强撑着笑容说道:“武馆会给我一笔伤残费的,怎么说也是老人,应该不会少吧,哈哈哈……”

    沐凡直接打断了他:“我和查尼森申请去给文少爷当陪练了?!?br />
    “哈哈……什么??!你去当陪练,不行??!”曼坤的嗓音笑到一半便中断,激动起来,手指不自觉的拽着沐凡的胳膊。

    “千万不行!那可是文少爷,武馆给的补偿也够我花一阵了,你别去,惹不起的!”曼坤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敢说出这种话,这个壮汉的此时眼睛里有些湿润,有些人认识十年都不如一个萍水相逢之人,无论如何自己不能害了他。

    “查尼森拒绝了,但是我还要去?!便宸卜路鹪谒狄患胱约何薰氐氖露?。

    “文少爷在为军校选拔做准备,这是洛伽星第二议员的独子?。?!咱们都人惹不起的!”看着沐凡态度这么坚决,曼坤更加激动。

    “我不惹,我只是去做陪练,下午杰尔夫上,不过我感觉……查尼森会安排我的?!便宸仓翱吹讲槟嵘纳裆?,心中便有种预感,自己很快就会上了。

    “你!……文少爷最少十五级体质??!你怎么打??!杰尔夫也要危险!”曼坤急了。

    “没事,我会?;ず米约旱??!便宸部砦康乃档?。

    曼坤情急之下用最快的语速把话吐出:“文少爷满意,武馆满意,文少爷不满意,你我都跟着倒霉!听我的,千万别去,他下手太重了?。。?!”曼坤看着自己的断腿,眼中闪过痛苦。

    沐凡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曼坤先生,好好养身体,我相信文少爷会满意的?!凹岫ǖ难凵窨醋怕さ难劬?,“也请相信我,我走了,下午还要陪练?!?br />
    沐凡双手按住想起身的曼坤,一股不容反抗的力量从这具偏瘦的身体内发出,把曼坤牢牢的按在病床上。然后不待曼坤说话,就挥了挥手走出病房。

    曼坤这个彪形大汉,看着沐凡离去的背影,眼中不禁有泪花闪现。

    关上门,沐凡的笑意消失。

    谁生来比谁高贵,谁天生就该受辱。

    这点事都不敢做,还怎么去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