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的一幕出现,铺天盖地的蝗虫战舰前方,探出无数炮口。

    听不到声音,却能看到那孢子弹齐射的震撼场景。

    蝗虫舰群在炮口的反震之下齐齐后退数米,在它们的舰首前方霎时蒙上一层浩瀚的“黄色沙雾”。

    三万艘蝗虫战舰直接轰出了一个平面的孢子屏障。

    这些孢子不同于曾经在光之遗迹出现过的黄绿色孢子,它们的颜色更单一,攻击方式也更……骇人!

    黄色的孢子团笔直穿过宇宙,在撞击到星空中的陨石碎片时瞬间炸成一片“沙雾”,但仔细看去却是一枚枚更加细小的伞状孢子团,密集的堆砌在一起化作恐怖的孢子风暴。

    当风暴穿过碎石区,肉眼可见的将那些陨石直接卷成飞灰。

    黄沙孢子仿佛能够将一切物质沙化分解的能力。

    那是一种能够寄生一切物体上汲取能量的孢子,它们是宇宙的掠夺者。

    圣罗族将能量攻击和孢子攻击演化到了极致。

    泽格族则是纯粹而狂暴的**攻击。

    以联邦、帝国、域外星河为核心构建的罗琴宇宙,则是常规科技发展下的实体攻击与能量攻击结合。

    迄今为止出现的两大入侵种族,都具有着鲜明的种族特点。

    轰平一整个扇面的风暴,瞬间笼罩那刚刚打破平静的宇宙深空!

    圣罗指挥官拉马尔眼中带着无动于衷的冰冷。

    不管是谁,只要被黄沙孢子侵袭,都将注定成为圣罗族的猎物。

    那是可以腐化一切的……

    黄沙孢子!

    拉马尔眼中似乎已经预见到即将到来的胜利。

    他的脸上挂着胜利者的微笑。

    一圈透明的波纹从深空荡起,似乎有物体要从里面出来了。

    拉马尔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那是嘲讽的笑容。

    当那圈透明的波纹荡起之后,核心处猛然出现一个光点,下一秒那个光点陡然旋转扩大!

    一道黑色身影悍然踏出。

    那恐怖的黄沙风暴瞬间旋转着覆盖包裹其中。

    几乎是眨眼间,那旋开而又闭合的虫洞出口前方,就凝出了一颗直径超过两百米的黄色沙球!

    仔细看去甚至还能看到那些蠕动的孢子囊。

    令人恶心而恐惧。

    拉马尔嘴角的笑容弧度越来越大,他在看着那开始一点点收紧的孢子球,那球体表面能看到一条条螺旋状的条纹。

    一秒、两秒。

    似乎出现的那道身影没有任何抵抗力就被这些孢子轻易绞杀。

    本就静谧的宇宙更显得死寂。

    但是也就在拉马尔的眼皮刚刚垂下之际,一道平淡的声音在公频内轻轻响起:

    “只有这种程度的攻击了是么?”

    “谁???”拉马尔猛地抬头。

    只见那原本被旋紧的黄沙孢子球这一刻如同巨大的气球一般,猛然膨胀,泛起通红的光泽,仿佛其中有烈火燃烧。

    而后……

    无声无息爆裂,只有那宛如超大当量核弹爆炸般的巨型蘑菇云在肆无忌惮的吞噬一切。

    海啸般的红色冲击波横卷上万米,复又缓缓消失。

    逐渐清晰的视野中,一台全身蔓起熔浆火焰脉络的黑色机甲踏步而出,迎着布满整个星空的蝗虫舰群,平静的抬起头颅。

    遍布全身各个关节的狰狞刺刃,墨黑色的涂装,猩红而漠然的眼睛,还有胸口那半朵静静燃烧亮起的红色莲花。

    “再射!”

    拉马尔这一刻冷酷开口。

    他根本没有给敌人半点废话的机会。

    于是漫天蝗虫战舰再度同时喷发。

    密密麻麻的孢子团铺天盖地袭来,一瞬间充斥了沐凡的全部视野。

    这一刻他轻轻侧头,似乎在聆听着身后的什么。

    天然虫洞的波动再次涌起,说明破晓战舰即将冲出。

    而他需要做的则是,在破晓战舰出来之前……

    荡清一切。

    沐凡眼神漠然的看着前方,那颗强劲的心脏在这一刻有力的跃动起来。

    ……咚!

    这一瞬,当心脏重重跳动第一下时,那神秘华美的机身周围,肉眼可见的泛起一片火浪。

    仿佛有重锤狠狠击拍打在心脏上,瞬时涌出巨量血液涌遍全身,沐凡的那双眼球上霎时泛起鲜红的血丝。

    修罗全身刃甲轻轻扬起一个角度,蒸腾扭曲的火色气流从全身溢出,仿佛在高温烈狱中走出的魔神。

    右手五指大张平推伸于前,而后反手对准自己……重重一扣!

    掌心轰然按在胸口,按在那半朵燃烧的红莲之上。

    恐怖的能量反应顷刻间在掌心与身躯之间的缝隙形成。

    【修罗——红莲怒放】!

    胸口发出足以媲美太阳般耀眼的炽热与光芒。

    一刹那,巨大红莲绽放星空。

    在覆满黄绿烟云的星球要塞中,那座超高尖塔顶层内,一名脸色僵硬惨白的圣罗族人在看到光幕上陡然形成的红色能量预警时,如朽木般僵化的脸上终于出现波动。

    “监测……超过行星级别的能量反应!”

    与此同时那漫天的黄沙风暴也终于笼罩而下,但是在那朵猛然绽放覆盖上千米的巨大红莲面前,狂暴的孢子洪流先是被霎时引燃,而后疯狂的倒卷而回!

    二次燃烧与二次殉爆顷刻间形成。

    右手从胸口放下,修罗周围的空间在那恐怖的高温灼烧之下,甚至开始出现空间扭曲。

    那种无需氧气、无视真空的红炎,带着难以形容的死寂气息。

    修罗以一记绚烂的【红莲怒放】抵消整整三万蝗虫舰群的齐射,它踏着熊熊烈火,宛如地狱中归来的恶魔。

    黑色机身上密布的火焰脉络悄然亮起而又悄然黯灭。

    “这是……什么机甲……”

    拉马尔眼中所有的自信与骄傲这一刻消失殆尽。

    “神河之门里,就出了一些你们这种废物?”

    当修罗机甲内的下一句传出时,两座星球要塞尖塔中,死一般的寂静。

    拉马尔的脸上泛起不正常的潮红!

    他眼神凶狠的看着光幕,一把抓起面前的通讯器,狰狞开口:“低贱的猪猡……你是吾族的守门者???还是星河联邦的那群掌权者!”

    从冲出虫洞起,沐凡第一次听到来自圣罗族的回应。

    修罗的头颅轻轻转向左侧,那双血色瞳孔的最深处,一个又一个三角形交错叠加。

    沐凡的血色视界中,两道细细的深红光线瞬间交叉锁定一个点。

    他的视线穿透了密密麻麻的蝗虫舰群缝隙,落到远方那颗星体要塞的尖塔之上。

    彻底锁定能量波动来源——

    【血界锁定】!

    圣罗族的生物攻击进化到极致,这些没有真实驾驶员的蝗虫舰群就是最好的范例。

    只是,对于直接感知生物能量的修罗来说,拉马尔的开口直接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所以在这一刻,在所有的监控中……

    修罗的身影瞬间消失!

    ——轰!

    恐怖的气浪夹杂着破碎的钢铁瞬间从侧面轰出,数十名寄生体圣罗族人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砸飞。

    剩余所有圣罗族人同时转头。

    刺骨的凛冽杀机感从大脑深处浮起,拉马尔瞳孔猛地缩成针尖,本能的向后一翻。

    但是比他动作更快的是一只黑色的钢铁手掌,洞穿那巨大的落地窗,从冲击波中森然显现,一把钳住拉马尔那魁梧的身躯,猛然抽回!

    “大人!”

    “首领!”

    “拉马尔大人!”

    所有圣罗族人的眼睛刹那间变成带着残忍和暴虐色泽的杏黄色。

    在那高耸入云的尖塔侧面,一抹猩红在狰狞的卷动。

    修罗低头,漠然看着掌心之中拼命挣扎却动弹不得的拉马尔。

    拉马尔的眼睛死死盯着修罗的头颅,盯着那双猩红的眸子,嘴巴鼓起,似乎要张口说什么。

    沐凡的眼皮眨了眨。

    “废物……没资格和我说话?!?br />
    淡漠的声音这一次直接清晰的响在每个人耳畔。

    而后,五指森然一握。

    噗嗤——

    砰!

    在所有圣罗族傀儡体暴虐而不可置信的眼神中,他们的首领拉马尔,仿佛被捏爆的血浆袋,瞬间炸开!

    纯黄色的圣罗血液蠕动着炸成血雾。

    对于圣罗族来说,这才是他们的生命核心,圣罗血液不灭,他们永远不会死。

    只是,修罗注定让他们失望了。

    随着机身上瞬间腾起的红炎掠过拉马尔的血液。

    连烟都没腾起,炸开的血雾就直接湮灭在火焰之中。

    从蝗虫舰群发出第一次齐射开始,前后不超过60秒,圣罗族驻域外星河前线第一军团指挥官拉马尔,被修罗单手捏爆!

    那恐怖的效率和悍然的手段,让以残暴和凶悍著称的圣罗族人从心底浮出荒谬感,紧接着浮起的便是那巨大的无法抑制的恐惧。

    整座星体要塞上的烟云都沸腾了。

    嘶嘶声、吱吱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这一刻那巨大的星体要塞仿佛受到某种刺激般,终于开始暴动。

    圣罗族第一次遭遇到如此恐怖的斩首作战!

    前线炮灰军团还没出现战损,最高指挥官直接阵亡,这彻底打乱了圣罗族的作战防御体系。

    现在所有的武器都将被激活,因为所有的圣罗族人本体,都在这两颗星体要塞的高塔上!

    烟云中,无数黑影嗖嗖嗖的冲出,笔直袭向高高天空上的修罗。

    只是沐凡却根本没有在意那瞬时如海洋般袭来的黑影,只是平静的看着下方,修罗升空俯视塔顶,右手曲臂提起。

    修罗之心再度重重跃动,熔浆脉络再度浮现,红炎刹那间覆满拳锋。

    一拳高高扬起……悍然砸下!

    轰!

    扩散千米的红色冲击波中,那座五百米高的尖塔发出不堪重负的刺耳扭曲声,从头到脚,被生生砸进地底!

    在动用了修罗之心的一拳之下,那座尖塔挤压变形也无法吸收这一拳力量的十分之一,残存的动能狂暴卷向四面八方。

    ——轰!

    半颗星体要塞的地表瞬间塌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