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氛在这一刻凝固。

    一些人只感觉心脏吊在喉咙里,看这架势……恐怕真的要在这里干上一场。

    现在他们反而期待沐凡等人赶快认怂。

    一旦真的开大,子弹可是不长眼的,万一误伤到自己那就有乐子了。

    所以瞬间人群之中的气氛就转变了。

    他们准备劝解这几名青年束手就擒。

    真是要便宜那帮苍穹军团的人了,里面那个女孩真的太美了。

    然而当周围人刚准备开口时,一声轻轻的反问响起,却让所有人的身躯同时僵硬。

    “你……活够了?”

    沐凡歪着头平静的看着格罗夫。

    金向根脸上的假笑也彻底凝固,大张着嘴,一颗心脏差点从胸腔里蹦出来。

    【这个该死的小子是想把所有人拖下水吗!惹怒苍穹军团的一名驻军少将,真的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吗!】

    这名大腹便便的巡查官此刻恨不得抽出手枪直接毙掉那个该死的小子。

    但他还是紧张的看向格罗夫,只能期待苍穹军团的恶狼别太动怒,然而当他看到对方那阴沉的脸上浮起的笑容之后,心中一片哀嚎。

    【完了!】

    格罗夫这个冷面恶狼笑起来,那是要杀人啊。

    在这里杀人,影响的可是炎明星的海关形象,更直接影响到未来傲韩自由联盟的形象和收入。

    他金向根身为四级巡查官,将背上不可推卸的责任。

    “哈哈哈哈,果然是块硬骨头,否则也不敢直接杀掉我苍穹军团的【暗黑怒熊】奎文了!只是,今天这么硬的骨头注定要我被一块一块敲断了?!?br />
    “把他打成残废,拖走!”

    笑着笑着,声音陡然变冷。

    “是,将军!”

    咚!

    一片白浪涌出,人们的眼神中瞬间闪过一道残影。

    又是那种瞬间将人击残的束缚弹。

    然而没人看到不知何时,沐凡掌心中已然多了一根暗金短棍,静静的垂在身侧。

    当那束缚弹轰出的瞬间,沐凡的眼睛轻轻张开。

    没有人看到这一瞬间沐凡的动作。

    所有人只听到一声巨大的“砰”!

    沐凡的手臂反手抡出,肉眼可见的身前扩出一圈挤压的气流,那束缚弹还在半空就直接被他反手砸中。

    然后力量双向叠加之中,所有的动能被尽数吸附,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倒射出去!

    轰。

    一片白雾炸出。

    格罗夫单手平伸,五指这一瞬间被褐色金属覆满,如同一只机械爪握住那枚束缚弹,轰然捏爆。

    一去一回甚至不到一秒。

    当弹雾炸开人们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

    瞬间一片哗然!

    人群终于开始骚动,不少人开始冲向更外围,以便躲避可能发生的交火。

    “有点力量,不过这就是你的自信吗?!备衤薹蚍畔率终?,眼中带着戏谑和嘲讽,身边数十名士兵这一刻同时打开枪械保险。

    “记住你是怎么死的?!?br />
    格罗夫竖起一根手指。

    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只要那根手指放下,恐怕就是这几人被射杀的时刻了。

    金向根咕嘟咽了一口唾沫,这帮该死的苍穹军团的人,一言不合就要开杀戒。

    他眨动着小眼趁机躲苍穹军团士兵的后方。

    “我想干他?!卑酌蛄颂蜃齑?,看向旁边的大小胖子。

    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被周围一圈人听到。

    原本四散挤压的人群瞬间停滞,压抑的气氛中瞬间一片哄笑腾起。

    “干啊?!惫锶肺战?。

    “嗯?!蓖粕鸬?,浑身骨节发出噼啪爆响。

    陆晴雪更是右手轻轻搭在腰侧剑柄之上……

    格罗夫竖起的那根手指轻轻勾起,缓缓下弯,当那根手指彻底垂下时,就是所有士兵即将开枪之际。

    “既然活够了,那我送你一程?!?br />
    沐凡轻轻开口,那平淡的声音这一瞬间如同窃窃私语般在所有人耳畔绽放。

    嗯?

    人们猛地将视线投向沐凡。

    却见那名从始至终都态度淡漠的青年这一刻骤然拧身,将掌心中那极速旋转的短棍轰然掷出!

    一连串的残像以极度夸张的姿态定格在空气中。

    旋转的短棍映入瞳孔之中,格罗夫脸上闪过一道狞笑,五指猛地大张。

    “好大的口气!”

    覆满金属铠甲的右手向着前方抓去。

    他要用这根短棍,一下一下敲碎这个小子的骨头!

    沐凡的力量何等狂暴,格罗夫的速度又是何其之快。

    骤然发难与突兀反击,让其他的士兵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

    当然,在格罗夫看来,也不需要。

    然而……

    就在格罗夫已经将金属铁掌伸到短棍正前方半米处时……

    嗡!

    没有听到声音,却能想象到那种空气被轻轻荡开的感觉。

    只见旋转的暗金短棍两端……

    瞬间漾出两道斜着弯曲的幽绿光刃!

    当那光刃浮出的瞬间,不论是格罗夫本人,还是旁边的士兵和围观者,所有人心中都浮起一种冰冷的死寂感。

    格罗夫右手猛地一握。

    旋转的幽光镰刃入手!

    但也就在这一瞬,格罗夫的眼睛瞬间瞪得滚圆。

    那是——

    无声无息间。

    一片血雾纷起,从掌心到前胸再到脑后……

    刚刚捏爆束缚弹的金属手爪没起到半点作用,军服下的金属铠甲更犹如纸糊的一般,旋转的幽光刀轮瞬间透体而出,带起淡淡的血雾。

    噗噗噗!

    身后五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巨大的绿色刀轮瞬间洞穿。

    正在悄悄挪动肥胖身躯的金向根刚刚探出脑袋,一片血浆夹杂着脑浆噗的一声贴在脸上,视野中瞬间红蒙蒙一片。

    那柄彻底露出狰狞姿态的曲光镰刃切进地面半米多深后,才终于停止。

    这时,所有的士兵才刚刚反应过来!

    咚……

    被绞烂半个身子的格罗夫重重倒地,尚存完好的半张脸上是一片茫然和惊恐。

    或许他死前都没搞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士兵们只感觉一道凉气从脚底腾起,直冲头顶。

    刚刚一瞬……

    究竟他-妈-的发生了什么!

    这帮士兵瞬间眼睛充血,他们看向前方那个该死的小……嗯?

    哒哒哒哒!

    手指下意识的扣动扳机。

    这一刹那漫天子弹直接飞去。

    只是眼前那个浑身覆满暗金铠甲、胸口散发着幽幽绿色光芒的家伙,又-他-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