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真实的世界,你准备好了么?)

    昏黄幽暗的房间里,四处弥漫着暧昧的情调,但是劲爆的DJ音乐却有些破坏这暧昧的气氛。

    林路刚刚洗完澡出来,闭眼跟着音乐节拍在点着头,唏嘘的胡茬上挂着浪荡不羁恭的笑容,透过平面镜他隐约看到了客厅里的半个背影,眉毛挑了挑。

    【她还没走?】

    林路探出头看去。

    在淡淡的小夜灯光辉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蜂腰细臀的女人,单脚迈在沙发上,亚麻色的长发散落在那动人的曲线上,将线条勾勒的若有若无。

    那紧紧的灰色包臀裙完全遮挡不住这具身体的美好。

    当女人嘟着嘴不满的侧过脸时,淡淡的光辉能看到那媚的能滴出水的春意。

    可惜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中却带着不满和一丝丝哀怨。

    细长的双手正沿着那条笔直的长腿向上挽着丝袜。

    黑色的丝袜沿着那丰腴性感的长腿,缓缓向上滚动。

    肌肤被一点点收紧。

    完美的腿线中,诱人的黑色正一点点吞噬那如同牛奶般滑腻的肌肤。

    而这个动作一下就让林路的眼睛直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鼻腔,感觉气息似乎有点灼热。

    洗澡之前看这妞怎么没这种感觉的呢?

    还是那会她穿的太暴露了?

    非得再套上点什么……正经一些……才能引起自己的冲动?

    林路这一瞬间感觉自己是不是有点过于下贱了。

    他舔了舔嘴唇,光着脚走了出来,浴巾包在腰间,长期锻炼下的六块腹肌棱角分明。

    那娇媚的人并没有注意到身后出现的林路。

    她慵懒的声音在那抱怨道:

    “哼,林路你绝对是个性无能?!?br />
    而她口中的林路,此刻已经无声无息间站在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惊心动魄的曲线,肌肤像涂抹了蜜糖一样滑腻,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出诱人的光泽。

    林路的喉结下意识吞咽了一下。

    他看着那条刚刚挽起丝袜的一条腿,最后的白皙嫩肉被黑色吞噬,感觉心里有股火烧起。

    慵懒的女人似乎感觉到身后有什么声音不对劲的想起,抑或是感觉到空气的流动有些不对劲。。

    嗯?

    女人疑惑的回头,然后就看到那双喷火的眼睛。

    她手中拿着的另一条丝袜还悬在空中。

    “不要动?!?br />
    林路直接将浴巾扔到一旁,直接从后面一把搂住那盈盈一握的细腰。

    女人娇媚的神情一下定格在脸上。

    这突然袭击完全超出了她先前的预料,男人灼热的鼻息喷吐在她冰凉的后背上,让她的身躯瞬间僵住。

    “就这样,我喜欢?!?br />
    不容置疑的磁性嗓音中,林路抱着这还拿着一条丝袜没穿的娇媚女人,直接扑到了柔软的天鹅绒大床上。

    “林路你个王八蛋!”

    女人发出一声高亢似野猫一般的叫声,那条丝袜终究是没能再穿上。

    耳边疯狂的DJ中,吞噬了两人所有的理智。

    ……

    ……

    明亮的光线已经投射到屋内。

    林路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不过左手却摸了一个空。

    “我现在开始,是不是就算是你的女人了?”

    那女人的声音中带着柔媚,也带着一丝丝憧憬。

    林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床边那具完美的背影,此刻正扣上外套的扣子,侧头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

    脑海中闪过昨晚的疯狂,他满意的舔舔嘴唇,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哈欠,伸出一根手指,纠正道:“不不,是女人之一?!?br />
    “我林路是个正经人?!?br />
    他又补充了一句,这个原则很重要。

    他林路在科学进步的道路上,是不可能被任何女人羁绊住的。

    这是从那研发出那具智能生命的胚胎时起,心中就立下的最高准则。

    “神清气爽啊……”

    林路满足的大喊一声。

    “你个王八蛋!”

    啪的一声,不知道什么东西砸到自己脸上。

    “我季美和你没完!”

    那女人抬起那穿着红色高跟鞋的玉足,狠狠踹了林路的大腿一下,然后怒气冲冲的摔门而走。

    这一下林路彻底醒了。

    “嘶~~真Tm狠?!?br />
    “你个疯娘们!发什么神经!”

    林路一把抓下脸上的东西,对着那门口暴躁的喊道。

    嗯?

    手里捏了捏,还挺软的,还有点淡淡的海棠香气。

    他低头一看,赫然是一件带着温热的浅粉色蕾丝内衣……

    “竟然穿这么纯情的颜色?!?br />
    林路翻了个身,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嘴里喃喃自语道:“这次好像真的玩的有点大,财政部长的小女儿啊……”

    “你说,我是不是该出去避避风头了?”

    林路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然后在他头顶,那面由纳米颗粒凝成的银色天花板上,浮现出一个……

    圆圆的像素脸蛋。

    有如一个……放大版的笑脸图标,边缘的马赛克清晰可见。

    不过这个圆圆的像素脸蛋上,此刻却并不是小脸,而是两条粗厚的直线,代表着这个图案的眼睛。

    冷冰冰的声音骤然响起:

    “林,请注意节制个人生活,任何无意义的交配只会损耗你的体能,会让你那无以伦比的大脑产生懈怠?!?br />
    “你一共消耗了1128卡路里,这已经支持你完成一次五公里的单兵突袭了,或者能够让你保持6小时的高强度科研?!?br />
    林路的双眼呆滞了片刻,然后面无表情的问道。

    “阿尔法,你开监控了?”

    “?;ち致分魅?,关心他生活的一切,是阿尔法的职责?!蹦窍袼亓骋槐菊乃档?。

    林路深深呼出一口气,他很认真的看着天花板说道:

    “阿尔法,在你的行星级智脑集群造出来之前,我一定会对你的逻辑数据库重新进行一次校正,让你明白什么叫做正确的三观?!?br />
    “好的林路主人,请问是否帮你安排飞往维卡联邦的航班?”

    “嗯?什么意思?”林路眯起眼睛,整个人呈大字舒适的躺在天鹅绒大床上。

    “刚刚离开的季美女士,已经联系了她的父亲,现在亚柯帝国长老院已经发布了197号内令,长老团卫兵队正在向这里赶来,带队人是季美的哥哥,禁军千夫长季苦?!?br />
    “草,这个疯娘们!”

    林路腾的一下从大床上弹起来,

    他差点就把那浅粉色的内衣扔掉,但是强大的理智让他牢牢攥紧,然后……

    抓起外套和裤子就向外面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