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二楼的客人,这一刻全部惊恐的站起!

    因为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那五名看似凶悍无比的雄壮男人,竟然在进攻的过程中就被冻成冰雕。

    突兀,且毫无征兆。

    那名蓝发的青年穿着一身白色的西服,看上去优雅无比。

    但是此刻他用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看了那些围观者一眼。

    众人心底无不泛起一丝寒气。

    他们在这人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冰冷的死寂。

    【不能惹?!?br />
    这是所有人同一瞬间的想法。

    于是这些围观者顷刻间退的干干净净。

    只剩下那边吓得瑟瑟发抖的服务生。

    他仅仅是一个普通的雇佣兵,在这里团队??康乃布渥阃饪焖潮愦蛱幌虑楸?。

    哪知道会见到这种绝世狠人。

    “再上一壶茶?!?br />
    冰冷的声音中,这蓝发青年坐回原位。

    目光好整以暇的看向远方。

    远方只是黑夜……

    在灯火通明的楼宇里,他从玻璃幕墙上看到的仅仅是自己的倒影。

    “如此深沉的黑暗……夜鬼,今晚的杀戮一定很愉快吧?!?br />
    “明天,我请你喝酒?!?br />
    这名青年自言自语中,端起那重新呈上来的茶杯,将滚烫的开水一饮而尽。

    只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往往事与愿违。

    他不知道,别人更不知道,只有一名苟延残喘的商人见证了那超越想象的一幕。

    夜鬼,恐怕永远都等不到了。

    这个黑夜,如此漫长。

    ……

    “他的手爪并没有淬毒,只是这只手爪似乎经历过太多的杀戮,它撕裂的伤口短时间内难以愈合,我并无大碍?!?br />
    跃动的火光照耀着山洞。

    两人的影子投射在崎岖不平的岩壁上。

    陆晴雪清冷的声音响起,只是难免能听到其中的虚弱。

    沐凡沉默的坐在火堆另一侧。

    陆晴雪硬撑着又走了接近40分钟,两人才寻到这样一处还算干燥的山洞。

    气势说山洞,不如说是巨木倒塌时落土形成的缝隙。

    久而久之就成了用来暂避风寒的山洞。

    就在之前,陆晴雪手中砌雪剑掉落的时候,沐凡才发现,原来学姐身上那细密的伤痕……竟然比先前看到的还要多出一倍!

    只不过都被陆晴雪强行利用某种特殊的能力暂时冻结住伤口。

    从始至终,陆晴雪都没让沐凡多分出半点心思。

    而战斗结束时,体力不足的弱点终于暴露。

    陆晴雪瞬间进入了虚弱状态。

    “你让我看看伤口?!便宸驳纳粝炱?,带着不容拒绝的语调。

    陆晴雪原本那清冷的脸上,目光中同样不肯退让分毫。

    她坚决的摇摇头,“不用,补充体力后就好?!?br />
    同时那只染血的右臂轻轻向后缩了缩。

    沐凡心中轻轻一颤。

    很明显,陆晴雪并不想让沐凡看到她受的伤口,最直接的还是不想让沐凡因为她的伤势而分心!

    但是很显然,陆晴雪那一身伤痕,尤其是背后那交叉斩击过后的爪痕,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绝对不是什么能够短期内自愈的。

    “你需要上药?!?br />
    “无需?!甭角缪┠笏榱思该堆┝尤髟谧约旱哪切┢扑榈囊滦渖?。

    淡淡的清香想要压制住那浅浅的血腥味道,却终究无法彻底掩盖。

    陆晴雪看着沐凡,认真的反问道:“为什么你不上药!刚刚的情况,你受的伤要远超于我?!?br />
    沐凡突然感觉眼前这认真的学姐有点执着的可爱。

    他索性将自己怀中那一小兜白氏药剂取出。

    然后将自己的衣袖撩开,那些伤痕虽然密密麻麻,但是却没有丝毫血迹渗出,反而几乎都已经结痂。

    这应当是已经恢复一天的伤口状态!

    “我体质比较特殊,对于我来说,多吃一个熔浆果实远比用这些药效果来得直接?!?br />
    “这是生物与药剂协会的高级药植师留给我的特效药,对伤口恢复有着惊人的效果!现在,你比我更需要它!”

    “如果你不上药,接下来的路还怎么走?!?br />
    沐凡突然感觉这似乎是自己话最多的时候。

    本来他就不善言谈,但是陆学姐的话更少,所以当单独面对陆晴雪时,自己反而成了话多的那一个。

    更何况,此刻的陆晴雪似乎耍起了小性子一般,就是任性不肯上药。

    看着那双倔强沉默的清冷眼眸,沐凡脑海中突然闪过陆晴雪当时并肩战斗时说过的那句话……

    “能与你并肩,虽死无憾?!?br />
    他的大脑中闪过一道亮光,立刻开口:“来之前不是说好,一起去面对血牙团的么!”

    “现在,让我看看你的伤口?!?br />
    这句话说出后,陆晴雪面容上的抗拒似乎瞬间减轻不少。

    她看了一眼沐凡,轻轻侧了侧身,避开背部的伤口靠在岩壁上。

    然后自己左手衣袖挽起。

    三道清晰的血痕呈现!

    带着淡淡透明的粉色血液明显异于常人,也让这伤口的纹理显现的更加清晰。

    这种伤痕放到那玉藕一般的手臂上,就仿佛无暇的艺术品遍布裂痕,令人心痛。

    沐凡的眼神有些发冷。

    “上臂呢,还有?!?br />
    陆晴雪低头看着火堆,默默将左臂的作战衣袖褪掉。

    美的惊心动魄的玉臂是上,却是血痕斑斑……

    沐凡的手掌猛地捏紧。

    天知道为了自己争取穿戴龙骑的时间里,陆晴雪受了多少爪击。

    “上药吧,白氏药剂能让伤口快速愈合,而且……不留疤痕?!便宸舱獯蔚纳羧岷土诵矶?,声音也平静下来。

    “……嗯?!甭角缪┲沼谟ι?,默默将那支裸露在空气中的手臂伸出。

    沐凡敲碎了那被水晶试管保存的药剂滴口。

    然后在噼啪的火焰爆响声中,将第一支药剂细致无误的涂抹在陆晴雪的伤口上。

    离得近了,沐凡越发能看清楚那如同牛奶一般细腻的肌肤,那如同冰雪一般晶莹剔透的色泽。

    真的懂得了什么叫做冰肌玉骨。

    他将目光迅速移到伤口上。

    当药物涂抹到伤口时,可以肉眼可见的看到那些伤痕边缘的红肿开始消退,沐凡终于松了一口气。

    曾经,沐凡为了?;ぢ角缪?,背部被火鞭灼伤,佳人给他细致涂抹药膏。

    而现在,陆晴雪为了护住沐凡,周身遍布爪痕,轮到沐凡为陆晴雪上药。

    “右臂……”

    陆晴雪乖乖的将右臂褪出。

    现在那件雪白的作战服,仅仅披在后背,不过此刻也已经被染成了淡淡的粉色。

    沐凡一边给陆晴雪涂抹右臂的伤口,看到那粉色的衣袖色泽后一边问道:“你们族人的鲜血都是这种颜色么?”

    “嗯?!鼻崆岬纳舸鸬?,距离很近,沐凡能够感到清冷的学姐吐气如兰。

    “好了……”沐凡抹了抹额头的虚汗,在给陆晴雪上完超过二十五处的伤药后,他的眼睛落到后背那交叉中断的X型伤痕时,突然一愣。

    “你背后的伤口……”

    沐凡下意识的就要将握着药剂的手掌探过去。

    但是,就在这一刻,沐凡突然发现一直很安静让他上药的陆学姐,身躯突然轻轻一颤,头压低了一些错开沐凡的目光。

    沐凡一愣,然后瞬间反应过来,脸色涨得通红。

    “那个,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忘记了、我没注意到,我……”

    青年那结结巴巴的声音在山洞中响起,这一刻手足无措。

    陆晴雪将头侧过去,并没有看向沐凡,她那双清冷的眸子注视着山洞中带来温暖的火堆。

    火光映红了她那白皙的脸颊。

    陆晴雪忽然将身子彻底背对沐凡,那清冷的声音传来。

    “麻烦你了?!?br />
    披在背上的作战服这一刻……

    悄然滑落。

    令人窒息的绝美曲线……

    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沐凡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