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五章

    说出这两句话,消耗了这名少女仅剩的力量,只是在剧烈的喘息。

    毕竟她已经遍体鳞伤。

    “啪!”

    一道血印在肩膀炸开。

    一根藤条不知从何处出现,狠狠抽在那娇柔的身体上。

    少女身体在疼痛刺激之下猛地弹起,又落回墙壁。

    “听说你还具有稀缺的王族血脉,不管浓淡吧,终究是血脉后裔?!?br />
    木人圣颇有兴趣的说道,丝毫没在意少女身上的累累伤痕。

    说到这里,他突然挠了挠下巴,似乎在沉思似的说道:“你说,如果那虚无缥缈的木神真的像你所说那么神奇,是不是我也可以考虑提取一下你们的细胞能量?”

    木人圣的眼睛突然亮起,似乎自己都被这个具有创造力的想法说服了。

    “我简直是个天才?!?br />
    “不对,那个黑心老鬼……算了,等有空再去你家乡那里逛逛?!?br />
    “对了,你家乡在哪儿?光听你从那里叨叨什么木神了?!?br />
    木人圣目光灼灼的坐下,扬了扬下巴,示意那少女开口。

    然而那少女仅仅是啐了一口,闭目不言。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br />
    反手一撩。

    旁边一株蜿蜒在墙壁上的藤蔓猛地飞到空中,再次抽在少女的身上,又是一道深深的血印留下。

    “木人圣,来舰桥?!?br />
    突然一声极度冰冷的话语响起,犹如铁块撞击发出的声音,带着金属质感。

    这是舰船的内部单方通讯频道。

    木人圣的眼睛中闪过冷意,轻哼一声:“晦气?!?br />
    随后起身看着对面的少女,平淡的说道:“放心,在我这里,你想死都死不了?!?br />
    “至于等毒王回来以后,你想活都活不了?!?br />
    说完之后,木人圣直接起身走出这间舱室。

    空旷的船舱中,遍布植物的标本,墙壁上和角落中更是布满了花花绿绿的草木。

    明明这里充满着明媚的气息,但是少女的心灵却如坠冰窖。

    当舱门关闭声响起时。

    两行清泪从少女的眼角悄然留下。

    她死死咬着的嘴唇终于松开。

    一双凄楚的眼睛睁开,望着窗外。

    “姐姐,是我错了……我想你们……我好想你们……”

    少女的声音中带着无助和凄婉。

    她想念在木神宫中无忧无虑的一切。

    她想念在大青树上攀爬追逐嬉闹时的美好。

    她想念那些香甜可口的果子。

    只是,这一切,似乎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了。

    泪水沿着光洁的脸蛋滑落地面,溅起一朵晶莹的泪花。

    ……

    面带不耐烦神色的木人圣走入那装饰中带着铁血之风的舰桥。

    此刻几名同伴都已经在那里安静坐着了。

    夜鬼、冰蛇……还有坐在最上方位置的铁人。

    当看到木人圣的身影时,这三道目光同时投来。

    木人圣眉头皱起,因为同伴的目光似乎有些奇怪。

    “怎么了?这都是什么眼神?”

    “坐下说?!弊谑孜坏哪堑揽嗌碛翱?,声音带着强烈的金属质感,他穿着撑得鼓鼓的西服,他的面部和头发带着钢铁的光泽,他的眼睛是那种未锻造的铁锭铅色。

    木人圣闻言老老实实的坐在最末尾。

    “什么事,这么正式?”

    “毒王死了?!蹦墙鹗糁矢械纳粝炱?,木人圣的瞳孔瞬间一缩。

    “死了???铁团这话可不能乱说啊?!?br />
    这时,那面如厉鬼,肌肤苍白的夜鬼,森寒一笑,“就在刚刚,避难所传来的消息,我们血牙团的正式成员——毒王,在绿洲城内,死了?!?br />
    “……让我们再找一名成员替他执行任务?!?br />
    说完之后还伸出猩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嘴唇。

    “谁干的?”木人圣的语气有些扭曲,他虽然和毒王互损,但是他和毒王当时可是在同一个监狱被释放出来的。

    两人的友情要远远高于其他人。

    所以,两人意见相悖,再恶劣的话都能骂的出口,到最后见面又亲如兄弟。

    而现在,毒王恐怕看不到自己为他精心准备的商品了。

    先前的通话竟然成了最后的遗言。

    “不清楚,绿洲城并不是我们的老家,这里错综复杂的关系没人知道其中有多混乱?!币构龛铊钚α艘簧?,挑眉说道。

    “我这有一份资料?!?br />
    而在他身边,从始至终都没说过一个字的人,是一名全身冰蓝的男人。

    他那晶莹的蓝色瞳孔看向木人圣,“有人提供了一份现场的图像资料……仇杀,是我们的仇家?!?br />
    一张不算清楚的照片出现。

    照片中,只有一道浑身染血的背影,不远处的屋顶,更是镶嵌着一具不成人形的尸体。

    “根据推断,很有可能就是……雇主?!?br />
    舰桥内的气氛瞬间凝至冰点。

    血牙团的分部团长——铁人,此刻用那双毫无感**彩的灰色眼眸左右看了看。

    “冰蛇,你在绿洲城里布防,找到他?!?br />
    “夜鬼,当夜晚来临时,所有的荒野都交给你?!?br />
    “木人圣,这艘舰体的外围防御以及林地战交给你?!?br />
    “至于我,守在这里,需要支援随时喊我?!?br />
    铁人所说内容条理分明。

    几人都没有意见。

    “很好……分部虽然死了一半多的人,但是我们还好好活着。

    “不论是复仇,还是维护血牙的脸面和秩序…接下来,让我看到你们的凶暴?!?br />
    铁人魁梧的身躯站起,遮挡住了舰桥内近半日光。

    整齐的应声瞬间响起。

    ……

    沐凡不知道,接连遭受减员的血牙团,此刻处于暗处的分部,就还只剩下四人。

    而这次短暂的停留在天熊星,就是为了进行新一轮的扩招。

    “没有回应?”陆晴雪侧目看向沐凡。

    “没有,而且所有消息都被拒收,看样子避难所准备从这件事当中摘出?!便宸驳纳糁写乓坏阃嫖?,更带着那凛冽的森寒。

    “只是,就这样贪掉1500万,吃香有些太难看了?!?br />
    沐凡眼皮抬起,看着遥远的那巨大建筑。

    “这钱,我可以不要?!甭角缪┒糟宸菜档?,想让他安心,“只是这样,就无法获取他们的行踪了吧?”

    “这钱,呵……我必须要回来。至于行踪,没事……我知道他们的老巢在哪儿?!?br />
    “先去收账,然后回来再和这里算账?!?br />
    “学姐,我们走了?!?br />
    沐凡提着那具密码箱,径直向城外走去。

    陆晴雪抬头看看天空……

    天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