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分钟后第三更。)

    那急促的蜂鸣声,不大,却足够清晰。

    陆晴雪将杯子放下,看向沐凡,“来了?”

    沐凡将通讯器放在桌子上,任由它嗡嗡的震动,而且频率越来越快。

    “就要出现了呢?!?br />
    说完之后,沐凡抬起头,看向枫叶酒吧的入口。

    火红色自然系主题的酒吧内,明亮而宽阔。

    此刻一道人影恰好出现在门口。

    当他出现后,靠近门口的一对男女雇佣兵同时皱起眉头。

    因为有股古怪的味道钻入他们的鼻子。

    然后顺着味道来源就看到了那身披黑色斗篷,面容缠裹紫绿布条的怪人。

    好在这里是【枫叶酒吧】,所有人都牢记要时刻保持优雅的名言。

    于是两人仅仅是厌恶的看了一眼这个黑斗篷,就端着杯子离开了门口位置。

    这个怪人似乎毫无察觉,仅仅是用那双浑浊的眼睛扫视了一圈,便将目光落在沐凡与陆晴雪之间的桌子上。

    他木然的取出了自己手中另一枚灰色的通讯器。

    同样频率的蜂鸣声……

    咔。

    震动钮被他按掉。

    通讯器归于安静。

    然后他就这样旁若无人的直直走向沐凡那里,一路上古怪的气味让无数人优雅的问候之后,端着酒杯让开。

    对,没错,这里是枫叶酒吧,要文明。

    带着淡淡的古怪气息,沐凡嗅了嗅,有点类似……曾经在白古月那种满植物的庭院中闻到的味道。

    “雇主?”声音犹如锉刀摩擦。

    “你是……Do?”沐凡打量着对方。

    黑袍人浑浊的眼睛看着沐凡,淡淡开口:“龙血树的汁液调制的火候欠缺了,你的伪装最多持续4天?!?br />
    沐凡眉毛挑了挑,赞叹道:“真不愧是血牙团,请坐?!?br />
    圆圆的酒桌,陆晴雪和沐凡呈30度角坐在一侧,而黑袍人则是自行坐在另一侧。

    这里的气氛瞬间有些凝重起来。

    不过黑袍人却并没有在意,对面两人看到他的面孔时,也没有过多的变化。

    他心中已经默默将对沐凡两人的评价提高了一个等级。

    “我赶时间,目标是在绿洲城么?哪里,什么名字,8小时内我会给你回复?!焙谏亩放裣?,那犹如锉刀的声音带着一种淡淡的自信。

    在血牙团看来,没有杀不了的人。

    只要钱给的足够多,首相府他们一样敢去。

    “先生真不愧是血牙团的人,这份气度和自信,罕见?!便宸残α诵?,好整以暇的问道:“难道不需要问问目标的情况么?万一不能对付,这份佣金您可是领不到的?!?br />
    “你……废话太多了?!碧鹧燮?,那双浑浊的眼睛中闪过杀机。

    黑色的斗篷下,那被布条包裹的面部向前探了探。

    阴寒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在平时,你这种人,我早就捏死了?!?br />
    沐凡轻轻敲击木桌的手指停住。

    眼中的笑意渐渐消失,开始变得一点点漠然起来。

    “既然这样……”

    “那请先生看看这个东西,认识吗?”

    沐凡始终垂在身侧的左手抬起,一根细绳穿过一枚血色的獠牙,在空气中晃荡、摇曳。

    黑色斗篷下那双浑浊的眼睛瞬间发出璀璨的亮光!

    “血、牙、令……”

    “你是谁!”

    唰一道白光瞬间从桌下卷起。

    灰白斗篷下的陆晴雪长剑瞬间出鞘,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如龙腾起。

    咔嚓一声裂响。

    整个木桌被齐刷刷从中切开!

    那道原本坐在前方的黑斗篷人猛然后撤。

    桀桀的笑声响起:“原来是仇家……那二位可以当我的试验品了,桀桀……”

    但是那道灰色的斗篷身影这一刻如同雪山上跃动的精灵,如羚羊挂角般的轨?;?。

    一道血箭猛然飙向屋顶!

    但是那血液却不是鲜红,而是带着一股恶臭的黑色。

    当那道黑色的血液溅射到屋顶时,瞬间发出一阵滋滋的腐蚀声音。

    黑色斗篷下的声音猛然变得扭曲起来:“竟然敢伤我……”

    “我会将你们做成标本?!?br />
    那只干枯恐怖的手臂猛然伸出,五指张开!

    轰!

    他身躯上那件黑色斗篷瞬间炸成漫天碎片。

    一道剧烈扩散的黑雾从原地腾起。

    几乎是几毫秒间就扩散到整个酒吧。

    沐凡落在桌面上的右手猛然抓住一个酒杯直着甩出去,直接从原地跃起。

    而这时,刚刚踏地的陆晴雪挟着那一剑之威,踏步间准备再度出剑。

    但是这一刻……两人只感觉眼前一片黑暗!

    动作瞬间僵硬。

    两人身边感觉温度瞬间骤降数十度!

    那种心底浮现的孤寂感让他们感受到莫名的悲伤。

    而这个酒吧其他位置的人群,原本正在兴高采烈的喝着酒,进行着精彩的文明对骂。

    听到这边动静的瞬间想要起身。

    黑雾覆盖……

    这些人软绵绵的倒地。

    “我看不到了……沐凡?!?br />
    陆晴雪一剑斩在空气中,保持着一个戒备的姿态,当她开口说完这句话之后,口型顿住。

    【我也听不到了……】

    【那些古怪的味道也闻不到了……】

    在那黑暗的世界里,陆晴雪脑海中甚至开始浮现一些幻觉。

    那是无数鬼影绰绰在脑海中弥漫,四面的阴影中仿佛随时可能出现巨大的危险。

    她的手下意识的开始进行一些格挡戒备动作。

    而沐凡,则是从空中落下,单手撑地,再无反应。

    一种死机弥漫在整个酒馆。

    “桀桀……血牙团的敌人太多了,你们还真当自己算个人物了?!?br />
    黑雾散尽,全身被包裹在紫色、绿色相间布条当中的瘦弱身躯出现。

    如同一尊古怪的木乃伊。

    此刻他的胸口布条已经出现一道被剑锋卷开的伤口。

    黑色的血迹同样蔓延在布条上。

    “我叫Do?倒也没错……”

    “不过,我还有一个名字……我叫,毒王?!?br />
    干枯的手指轻弹,黑紫色的粉末瞬间覆盖到那些伤口上。

    然后,滋滋的黑烟中,被剑锋撕裂的胸口竟然开始愈合。

    当做完这一切之后,毒王缓缓扫视了一圈,遍地昏睡的躯体。

    然后将目光落到场地中央。

    目光瞬间变得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