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众人兴奋的叫好声中,那扇巨大的桌面在鲍勃的非人力量下,划过一道残影。

    笔直的飞来!

    如果那橡木桌面和沐凡的脑壳碰撞,那么一定会像西瓜一样被砰的一声砸爆吧。

    不少人眼中都露出嗜血的光芒。

    酒杯在这些客人的手中撞到一起,溅起金黄色的泡沫。

    他们要庆祝接下来伟大的一幕。

    那个不知哪儿来的佣兵……是站着被砸死,还是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躲开。

    格林眼角一缩,在鲍勃出手的瞬间就扑向侧面,险而又险的避开那狂暴砸来的桌面。

    然后当他看向沐凡时,瞳孔瞬间凝成针尖!

    沐凡眼神森然的看着那扇巨大的桌面。

    右手噼啪作响间握紧,眼中闪过狂暴。

    冰凉的气息瞬间涌入手臂,那一块块肌肉在衣袖下方坟起后诡异的平复。

    六式……钢铁。

    一步上前,身如张弓,拳如箭矢。

    当拳锋击出时,人们仿佛看到一台冲击锤狂野的砸向那桌面。

    ——大弓步炮拳。

    轰!

    在一声碎金裂石的爆响中,正面桌子被沐凡一圈生生砸爆。

    那可是接近五公分厚的真正橡木??!

    那些持枪狂笑的雇佣兵,眼神呆滞。

    妈的这桌子都能挡子弹了好吗?

    一拳砸爆了?

    “想打?”

    “那我满足你!”

    沐凡森寒的声音中,双脚重重踏地。

    咚的一声闷响中,整个人犹如炮弹般从原地弹起。

    破旧的佣兵服直接在身后带起劲风。

    整个人三步跨越十五米的距离,瞬间跃上台面。

    那边的眼睛通红的黑人光头大鲍勃,兴奋的嚎叫一声,碗口大的拳头如同炮弹般砸出。

    “吼!”

    “大鲍勃要将你撕……”

    轰!

    沐凡飞身腾空,扭体180度,整个人在空中拉出极具肌肉力量的一道直线。

    右脚重重踹在大鲍勃的拳头上。

    咔!

    一声清晰的骨裂声。

    旁边那些正在兴奋喝酒的雇佣兵直接一口啤酒卡在喉咙中,浑身汗毛炸起。

    因为在他们的视线中,那渗人的白骨直接从大鲍勃的右肩后方穿出。

    “??!”

    压抑不住的痛嚎中,大鲍勃这一拳根本无法承受沐凡那狂暴的力量。

    无法卸掉的动能直接将他带的飞起。

    庞大的身躯砸穿桦木吧台,重重陷进那高高的酒架之中。

    纷纷扬扬的红酒瓶子从上面掉落,砰砰砰的一片破碎声中,这个前一秒还在狰狞炫耀力量的黑猩猩,这一刻躺在弥漫芳香的酒液之中。

    那渗人的白骨依旧从右肩上突起,看的人们不寒而栗。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然后一秒钟后爆发轰然的叫好声!

    “Fu-ck!这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KO!”

    “我的钱,大鲍勃你个废物?!?br />
    “哈哈哈哈,我压胜了,钱是我的,我的?!?br />
    “打死他,捏爆他的卵蛋,大鲍勃终于躺下了。上啊,雇佣军小子!”

    甚至直接有人兴奋的抄起枪械就对着屋顶连开数枪,然后被那些人高马大的酒保一拥而上痛殴倒下。

    这里是男人的天堂,这里崇尚暴力,这里无拘无束。

    ……

    被酒精刺激的头脑发昏的男人们,根本不管之前到底在干什么,他们只关心自己看到的这精彩的KO场面。

    于是那些人将一张张纸币再次扔向台上,纷纷扬扬的钞票雨中,沐凡眼神森冷,一身煞气。

    而一些衣着暴露身材丰满的酒吧女郎,则好像发情的母猪一般看向沐凡,伸出舌头舔着嘴唇,摆出诱惑的姿势,露出自己最风骚的一面。

    这些女人仿佛引爆情绪的催化剂,让热浪再度腾起。

    稻田酒吧沸腾了,刚刚格林大爷没说完的话,其实很简单。

    稻田酒吧的规矩就是——拳头大的人说话!

    然而,在酒吧一片沸腾热闹的环境中,先前被人忽视的那个三角眼……托比。

    他已经阴阴的笑着躲在人群后方,悄悄异动到那灰白斗篷的侧后位置,眼睛专注而贪婪的看着这具斗篷。

    仿佛看到了那破旧布料之下的绝世容颜。

    托比舔了舔嘴唇,右手悄悄拿起一支白色手帕。

    上面是绿洲城里他独家的配方。

    这支手帕上喷洒的药量,足以麻醉一头河马。

    他在悄悄接近这具披着斗篷的女人……

    这女人如果卖给那些奴隶主,一定能出一个高价钱。

    一定能让自己居住在绿洲城真正上层人的住宅区。

    那只手臂悄然无声的探向陆晴雪。

    在托比的计划中,自己这一身隐匿气息的能力,几乎没有女人能够察觉。

    正在低头品着清水的陆晴雪那双清冷的眼眸轻轻抬起,放下水杯。

    一缕淡淡的芳香从身后开始浮现,那只手掌瞬间加速,就要捂住陆晴雪的口鼻。

    然而这一瞬,一道雪白银练在空气中乍现。

    唰的晃过周围几人的视线。

    然后……

    一道血箭猛地射向天空。

    “??!”

    凄厉的长叫声中,所有人的欢呼瞬间中止。

    格斗台上的沐凡猛然回望过来。

    只见陆晴雪已经起身,那具斗篷下,一柄银光如雪的长剑垂在身前。

    剑尖上轻轻滑落一滴血珠。

    这柄长?!景2蝗?。

    而在陆晴雪的前方一米处,一只被齐肩切掉的胳膊正静静的躺在地上,手掌中还握着一块洁白的手帕。

    三角眼此刻正抱着自己断肩,凄厉的翻滚痛嚎。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手掌明明就要探入到那斗篷人的面前了,紧接着就感觉手臂不属于自己了。

    “我的胳膊、我的胳膊……”

    “??!我的胳膊!”

    痛哭流涕中,托比那双三角眼中透着恶毒而仇恨的目光。

    而陆晴雪,却依旧用那垂下的剑尖直直对着托比。

    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投向那里。

    陆晴雪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然后抬头头看向沐凡。

    此时这名带着一身悍然之气的青年直接从台上走下,站到陆晴雪面前。

    “怎么了?”

    陆晴雪没有说话,看向地上那只手臂,“他想要偷袭?!?br />
    沐凡的眼睛中瞬间闪过残暴,他低身取下那枚手帕,还没靠近,就感觉大脑有轻微的迷醉感传来。

    这让曾经去过白古月那里的沐凡,瞬间明白。

    这是一支沾染了烈性麻醉药剂的手帕!

    那么对方的意图相当明显——

    竟然想要迷晕陆晴雪!

    他森寒的声音从喉咙中发出。

    “牵头什么时候开始干劫人的生意了?”

    三角眼不理,只是在拼命嘶吼,大喊着要杀人了。

    而露着古铜胸肌的格林则是厌恶的说了一句:“他是这里出名的奴隶贩子,专门拐卖新来的人?!?br />
    说完还啐了一口唾沫,“老子这打架,你他、妈、的在这贩人,王八蛋?!?br />
    陆晴雪低垂的头瞬间抬起!

    沐凡眼中瞬间闪过一丝厉芒,一步跨出,挡在陆晴雪面前。

    他低头看着地上打滚的三角眼。

    声音如同数九寒冬般严酷。

    “你……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