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带队?

    唐·安德列瑟院长依然不在此次开会的序列中,他老人家的神秘与智慧,始终不是普通人能够揣测的。

    副院长霍勒斯在这里,他现在的开口自然也就代表了唐院长的意志。

    当这句话问出之后,在座的人群中发出一阵轻轻地骚动。

    阮雄峰的名字在“那件事”之后就鲜有人提起了,或者说那件事的余波并没有随着阮雄峰和沐凡的离开变得平淡,反而是在很多人的内心中不断发酵。

    定川学院这段时间算是真正站在了风口浪尖。

    如果不是如火如荼的学院交流赛即将开展,恐怕注意力还无法转移。

    不过事后,有一点领这些学院高层没有想到的是,阮雄峰这个一身痞气的光头竟然在学员当中拥有了无以伦比的号召力。

    最少半数的学员都已经将阮雄峰视作偶像!

    这在定川学院的建校历史上还是从来没有过的。

    但这也给学院造成了一个难题,那就是在如此高的呼声下,再难找出一个堪比阮雄峰的导师。

    “鉴于今年的情况,我建议从年轻导师中选拔,一定要能够显示我们定川学院形象和态度!”

    卡勒副院长,穿着一身白色的教授服,他的开口,直接定下了队长选拔的基调。

    那就是这一次必须要强硬的形象。

    否则根本难以服众!

    “附议?!?br />
    “……同意?!?br />
    一些人或许有着自己的想法,但是今年已经是第十年了,如果定川学院再没有任何突破的话,被紧随其后的B级学院超过,那就滑天下之大稽了。

    话音落下之后,为首的那名精神矍铄的老人,霍勒斯副院长将目光投向最末尾。

    “作为那件事的亲身见证者,所以我建议从巴赫导师、林德伯格导师两位当中选出?!?br />
    穿着燕尾服的林德伯格,面容严肃,头发一丝不苟,听到这句话眼睛不经意的跳动一下。

    而那边的巴赫导师,右手也轻轻握了握。

    这个荣耀,由不得他们不动心。

    那可是代表整个学院踏上奔向首都星的机会啊。

    他们身边,数道炽烈的目光投到两人身上,其他的高级导师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羡慕和炽热。

    “我提议林德伯格导师带队,本次比赛,单单在他名下的学员就有四人,其丰富的经验和无可挑剔的原则性也能胜任?!币幻痹撼た?,众人看去,赫然是分管格斗系的副院长。

    “我提议巴赫教官,机甲作为本次比赛的重头戏,我想巴赫教官更有一定的代表性?!?br />
    “我选择林德伯格……”

    高层评议会的程序严格,但是在规则之内又很宽松,大家此刻的发言毫无保留,但是已经被悄然记在了投票系统内。

    在场39个人,2人弃权,最后的结果20:17,林德伯格以3票的优势取胜。

    林德伯格那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显然这个结果让他心情大好,这是学院对他工作的认可。

    他会竭尽全力把那件事的影响压到最低。

    定川是一个学院,一个整体,绝对不是营造个人崇拜这种不正之风的地方!

    “感谢各位对我的厚爱,我一定不会落了我们定川学院的威风?!?br />
    林德伯格的话斩钉截铁,这话包括旁边的巴赫导师也相信,因为林德伯格在原则问题上是不会退让一丝一毫的,这方面上比自己要有原则多了。

    林德伯格的眼光不经意看向巴赫,带起一丝笑容。

    ……

    “各位,刚刚收到唐院长发来的视频?!?br />
    霍勒斯副院长低头看了光幕几眼,抬头沉声说道。

    手掌压住光幕向前轻轻一推,那道画面迅速投射到长桌中央。

    这是第一人称视角的视频,唐院长并不在里面,但是当那声音响起后,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挺直身板。

    “阮教官,现在日子很清闲啊?!?br />
    众人听出,是唐院长的那带着笑意的问候。

    “您老还是这么精神矍铄的!这不是准备出去打架了么,哈哈哈?!?br />
    一个大光头的笑脸出现在光幕中,让在场众人嘴角下意识的抽动,大光头叼着雪茄的模样更像星匪了。

    “那先祝你获胜。只是不辞而别,现在还有点不习惯?!碧圃撼つ遣岳系纳糁写诺母猩?。

    “可别这样说,有事还不是一句话就到么?现在这风头您也知道,我那宝贝徒弟只能拜托您了!”

    “拜托我可以,刚刚你说的有事一句话能到……那这样,你去首都星算作外援去给这些孩子们鼓鼓气,算我的一个请求?!碧啤ぐ驳铝猩纳糁写乓恢旨颇钡贸训男σ?。

    阮雄峰一巴掌拍在脸上,“行,不过我那亲传弟子不准备去了,和您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如果真的想要增大胜率,就说动他?!?br />
    “胡闹?!绷值虏竦难挂值纳粝炱?,“这是以权谋私?!?br />
    然而光幕中,唐院长的声音却笑着说:“好,定川会尽力的,那这些孩子到了首都星,就拜托你了?!?br />
    画面戛然而止。

    场内一片沉默。

    这个视频发出来,这些人对阮雄峰和唐院长的关系才有了一个最直接的印象。

    那就是两人之间……似乎是完全平等的对话。

    这就是两个老朋友间的对话。

    “阮教官既然已经离开定川了,为什么还要以权谋私,为他的弟子争取机会?”林德伯格不满的说道,“而且沐凡已经自行放弃机会,为什么还要去邀请,这是当我们定川学院没人了吗?”

    “恐怕是真的没人了……”巴赫教官抬起头,看向周围的同僚们,又看向林德伯格。

    “难道林德伯格导师没有发现,自从雷诺毕业之后,定川的年轻一代已经没有能够撑得起大旗的人物了么……”

    “我们定川的优秀人物还有很多!”林德伯格眉头一皱就要发作。

    “但是和其他四所相比……我们差的太多了,跟曙光,更是差出整整一个量级?!被衾账垢痹撼び挠牡乃档?。

    说完之后,霍勒斯抬起头,那双蕴藏着智慧的深邃眼睛,看向巴赫。

    “巴赫导师,唐院长的话,你能做到么?”

    这句没头脑的话,所有人都听懂了是什么意思。

    一时间,所有目光,看向巴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