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动人的月夕公主,任由那只遍布伤痕的粗糙手掌落到自己的头上,甚至还侧过头轻轻蹭了蹭对方的掌心。

    少女的眼中带着期待和希冀。

    她非常非常喜欢沐凡身上那种男子汉的味道,她非常非常喜欢沐凡对她的每一个笑容。

    当一个女孩喜欢一个男孩的时候,那么他的一切,都是无条件的好。

    而现在,面对整个国度事务都游刃有余的聪慧少女,就彻底陷在了感情的漩涡中。

    沐凡轻轻的将少女那一头柔顺的金发揉乱,然后温和的说道:

    “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甚至比我的生命还重要?!?br />
    “而且……有个女孩,还在等我?!?br />
    沐凡的目光异常柔和,因为此刻的月夕和当初的糯糯,何其相似。

    同样清澈透明的纯净眸子,只是眼前表露的更加直接、也更加勇敢,少女直白的让人不忍去伤害她。

    只是沐凡却不得不告诉月夕一些事情,因为在遥远的第三星系,在韬云学院,一名有着水晶般心灵的女孩还在思念他。

    月夕倔强的看着沐凡,贝齿紧咬。

    听到这些话后,她低下头,当再次抬起头时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但是沐凡能够感觉到她的身体在瑟瑟发抖。

    月夕仅仅是在努力控制自己不哭出来而已。

    “将来你还来不来这里?”

    少女的通红的眼睛直直看着沐凡,瞳孔中氤氲如星云雾气。

    “我……会再来?!?br />
    沐凡腮帮咬了咬,点点头。

    “好,那你走吧!”

    月夕突然开口。

    沐凡注视着那双澄澈的眼睛,从他说完之后,一种名为希冀的光芒瞬间在少女的眼中亮起。

    而现在,月夕给他整个人的气息感觉都不一样了,仿佛一朵瞬间绽放的幽兰,带着无限的生机,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沐凡重重点了点头,转身迈步向前走去。

    救命之恩,以命相报。

    而美人之恩,却最难消受!

    只是他没有看到,当沐凡转身后,月夕的右手食指上,那枚受到木神祝福的戒指上,水蓝色的光华淡淡流转,瞬间包裹整个娇柔的身躯。

    然后这个身躯,跟随着沐凡的步伐,一步步上前,而且速度还要更快。

    但是沐凡却丝毫无察觉……

    因为这里是木神宫的边缘,这里是巴旁公国的首都,这里是伟大木神的领域,而月夕·嘉兰诺德,就是时刻受到木神庇佑的宠儿。

    正如第一次见面时,沐凡丝毫不知道月夕是何时出现的。

    这次,他同样不知道。

    “沐凡?!?br />
    突然轻灵动听的声音在脑后响起,近在咫尺。

    这突兀出现的声音,让沐凡下意识的转头。

    “嗯……”

    语调还没提上去,就感觉自己一个带着丝丝香甜的柔软唇瓣贴到自己的嘴上。

    沐凡整个人如同过电一般,大脑瞬间空白。

    他怎么也没想到刚一转过头就遭受到如此待遇,这远远超出了沐凡的想象!

    他木木的视线中,

    少女踮起脚尖,仰着那明媚的小脸,正闭着眼睛,含羞带怯的表情这一刻异常娇憨。

    香甜的水果味道从唇瓣上传出。

    带着丝丝的甜意和柔软,沿着鼻腔进入大脑,让人心灵几乎沉醉其中。

    沐凡的双手悬在空中,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他知道月夕虽然看上去柔柔弱弱,但是性子却比她见过的女孩都要直爽。

    但是他真的、真的没有想到月夕竟然如此大胆而直接。

    突然感觉他感觉到自己的唇瓣上一阵刺痛。

    自己的下唇被咬破了……

    然后少女嘤咛一声埋入沐凡的怀中。

    闭着眼睛将面部紧紧贴在那曾经救她于生死间的宽厚胸膛,嘴唇上残存着一点点血渍,轻声的呢喃:

    “与你相遇真好……”

    “只是你不知道……你正一圈一圈、一点一点、拉紧我心房上的那根细线……”

    少女将柔软光洁的脸蛋儿贴的更紧,她的声音这一刻似乎有些接近梦中的呓语。

    “如果你不来,我就等你来?!?br />
    “如果等不到你,我就去找你?!?br />
    “月夕认定的人和事,不会改变?!?br />
    “如果你不想见到我……那么就在将来的某一天,在月夕找到你的时候……给我留下血脉?!?br />
    “至于其他的,我不要听,也不会管?!?br />
    “沐凡,木神的儿女,说的话,一定会做到?!?br />
    “刚刚的牙印……我只是想让你记住我?!?br />
    少女终于抬起头,只不过已经泪流满面。

    沐凡那悬在空中的双手终于落下,将怀中的女孩紧紧抱住。

    月夕所有压抑的情感全部在这些话中,犹如火山般迸发出来。

    他是个男人,如果女孩都可以将面子抛下,那他怎么会无动于衷。

    时间定格在这一瞬。

    沐凡低沉的声音在月夕的耳畔响起。

    “我叫沐凡,我是个孤儿,我要去寻找我的父母,过程可能会很危险……但是我必须去做?!?br />
    “我答应你,会再来?!?br />
    “但是我不会对不起她,她叫糯糯?!?br />
    “保重?!?br />
    沐凡用力搂抱了一下怀中娇柔的人儿,松开双手,大踏步向外走去。

    月夕这一次没再隐匿自己,也没再追上去,只是目光坚强的看着沐凡的背影。

    当那道身影走到门口时,突然停下。

    然后她就看到沐凡再度转回,不由分说的将她的手掌拉起,将一枚六边形的金属牌放入掌心。

    “如果遇到无法处理的危险,按下它?!?br />
    “他们会知道,他们也会找到我?!?br />
    “不论多远,不论什么事情,我、一定会出现?!?br />
    沐凡的声音中带着一种月夕从未见过的强横,那是一种……强大到极点的自信!

    月夕重重点头。

    这一次沐凡没再说其他话,而是转身大步走出空旷的密厅。

    当看到沐凡从高台下方出现后,那些磨磨蹭蹭的士兵瞬间打了鸡血一般,不到十秒就将所有的物资搬送完毕,直看的那名粗犷军官目瞪口呆。

    “物资搬送完毕,飞船可以起飞!”

    巴旁王室的专用飞船,月语号的孪生舰——星语号。

    月夕用这个国家最为郑重的方式,来送别沐凡。

    沐凡没再回头,而是直接在一群护卫的队列中走向飞船。

    “沐凡?!?br />
    身后猛然传来一声怒喝,那魁梧汉子在距离地面还有四五米的位置时,直接一跃而下,沉重的身躯让地面发出闷声回响。

    但是他的声音却盖住了一切:

    “你个王八蛋,你要是以后敢不来巴旁公国……我岱森达日,必将带着禁军杀过去,你要有本事,就让我死在联邦!”

    即将一步消失在舱门中的沐凡,身体顿住。

    他转身看去。

    月夕、岱森达日,韵儿芸儿,曾经在云美星邂逅的四人,此刻正齐齐站在高台之下,遥望这里。

    沐凡重重点头。

    “一定!”

    说完之后,身影消失在飞船中。

    隆隆的声音中,星语号缓缓腾空,沐凡的面孔出现在那透明的观光玻璃背后,目光和这里的人道别。

    也就在这时,月夕·嘉兰诺德突然向前冲出十多步,站在空旷的?;旱敝?,仰头看着那越来越远的星语号。

    两人的目光这一刻汇聚。

    少女那大胆、炽烈、毫无保留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空间,传向遥远的天空。

    “沐——凡!”

    “我——喜——欢——你!”

    那颗种子,一如当初,一经种下……

    再无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