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蓝如洗的天空下,丘陵上那些跪的整整齐齐的机甲,如此醒目也如此震撼。

    巴旁禁军那些浅青色的机甲师团立刻派出一支小队冲了上去。

    然后语音链中的声音戛然而止。

    “怎么了?”岱森达日皱眉说道。

    “将军……这里、这里……您亲自看看吧?!?br />
    手下共享过来的画面立刻呈现在岱森达日面前。

    这名魁梧的汉子看到这一幕,脸上第一次出现了错愕。

    因为在他的视野中,丘陵上半面残骸,而另外半面则是那些扔刀下跪的机甲。

    而在那残骸遍布之处,惨烈的一幕重重冲击着所士兵们的眼球。

    光幕正中央,一台无头的风旅者趴在泥土之中,它的躯体上千疮百孔,而在它身边,则扔着一柄青色的长刀。

    “这是……尚雄的刀?!?br />
    “……那台机甲的驾驶者,是尚雄?!?br />
    岱森达日低声的自语道,他对着通讯器开口:“抓个人,问清楚?!?br />
    丘陵上,一台浅青色机甲一步迈出,将距离最近的那台风旅者直接踹翻在地。

    “出来!”

    一名瑟瑟发抖的机师立刻从驾驶舱中爬出,然后跪伏在地。

    “怎么回事?”

    “大月殇……大月殇……是那台大月殇杀的,一枪,一枪就将尚教官就格杀了,他是个魔鬼!”

    惊恐的机师,此刻已经毫无战意,只是不断磕头祈求饶过自己的性命。

    当这句清晰的回答传进耳中,岱森达日倒吸一口凉气,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那台孤傲的持刀机甲。

    整个巴旁禁军卫队,同样都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一人一机,屠杀五十余台机甲,剩下五十余台直接被。

    关键是,双方的机甲还是处于同一水平啊。

    “战神也不过如此了……”

    岱森达日看着那台沉默屹立的月白色机甲,他控制的割裂者突然单手抚胸,重重鞠躬。

    “勇者——”

    身后数百台机甲同时肃立,单手抚胸。

    “神武!”

    “勇者——”

    “无疆!”

    ……

    那音浪震动天际。

    所有人现在都知道了,在他们拼命赶来的时间里,正是这台沉默的大月殇为公主挡住了所有敌人。

    当身材纤细的月夕带着两名侍女走下月语号时,恰好看到这一幕。

    少女发誓在她的人生中,从来没有任何一幕比眼前的景色更能震撼人心。

    那是这个国家的战士在对一名真正的勇者行礼。

    “公主?!?br />
    当岱森达日注意到身后不远处那娇小绝美的少女时,转身轰然下跪。

    “公主!”

    整个巴旁禁军卫队,同时单膝跪地。

    月夕咬着嘴唇,眼中闪耀着明亮如星空的光泽。

    【谢谢你们,我的将士们……】

    【谢谢你,沐凡?!?br />
    ……

    ……

    “快点,把这里的木料搬上去?!?br />
    “这还有两箱,怎么慢慢吞吞的,这就是我们巴旁军人的待客之道吗?”

    岱森达日站在高台上,下方一名面容粗犷的军官正在声嘶力竭的喊道。

    这可是我们公主殿下的贵宾,怎么今天这些士兵这么磨磨唧唧的,岱森达日将军可在上面看着呢。

    然而那些被训斥的士兵,只是苦着脸答应一声,然后继续磨磨蹭蹭。

    看的那名面容粗犷的军官一阵着急,真恨不得撸起袖子下去帮忙。

    一个箱子的木料而已,不用机械说材料珍贵也就算了,这五分钟推不了五米也就太扯淡了吧。

    不过那些士兵只是低头猛推,身上的肌肉都虬起一块块,看的直让人咋舌。

    他们才不理会这个大老粗的话,今天一早就被木神宫的禁军护卫悄悄通知了,搬运的时间一定要放长一些。

    如果搬得太快,公主殿下可是要生气的!

    昨天刚刚完成木神祭祀大典的月夕·嘉兰诺德,已经是这个国家名正言顺的统治者了。

    只是这些士兵们私下里还是更亲切的称呼月夕为公主殿下。

    这是他们巴旁独一无二的明珠。

    集美貌、智慧、气质于一身的月夕殿下。

    原本他们还在猜测到底谁会取得公主殿下的芳心,结果这期间王宫当中只要不是瞎子,大家都将目光清晰的投向那名波澜不惊的青年了。

    只是……

    那个可恶的小子,他们都想冲上去将他暴打一顿啊。

    为什么这么不识抬举!

    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下午,公主殿下把自己锁在木神宫的寝室当中,听说哭了整整半天。

    现在,公主殿下的眼睛都还红红肿肿。

    高台之下,岱森达日注视不到的地方,有一间空旷的大厅,厅外被众多卫兵严密护卫。

    不过厅内,却只有一男一女两人。

    两人的气质都是异常出众。

    沐凡站定,看着眼前眼眶通红的女大公。

    此刻的月夕已经不再是之前一身鹅黄公主裙了,而是换成了修身的月白色长袍。

    在这种类似****的国度,月夕的身份既是国家的领导者,也是木神族信仰的最高传承者。

    此刻少女那一头柔顺的金发在淡淡的灯光下熠熠生辉,两只大大的眼睛中满是倔强和不舍,尖尖的耳朵在轻轻抖动,那白皙的脸蛋儿上可以看到血液上涌后的潮红。

    单薄的嘴唇紧抿,月夕努力不让沐凡看到自己难看的一面。

    “沐凡,我说过,我喜欢你?!?br />
    月夕坚定的声音响起,而在静谧的大厅之外,两名小侍女紧张的对望着,眼中写满了担心。

    “月夕要你留下?!?br />
    不同于上次,完成木神大典的月夕,在空灵的美感上又多了一种气度,那是一国之主的气度。

    所以这次的女大公,哪怕依然羞涩,但是勇敢的再次说出。

    她在乎这个世界上所谓的眼光,她只知道……

    有些人,一旦错过,可能这辈子就这样错过了。

    少女这一瞬间的勇敢和坚强,那简单到极点也真挚到极点的表白,就这样直直击中沐凡内心的柔软。

    两人认识的时间……很短很短。

    但是回忆起两人见面的第一刻,在云美星新月城的观景台上,那个空灵柔柔的影子就已经深深印入脑海。

    少女手捧绿叶,百花盛开的一幕,沐凡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沐凡嘴唇动了动,似乎不知道说什么。

    虽然他这个年龄,感情经历……实在太少太少。

    但是那两颗年轻而纯洁的心灵,却靠的很近。

    沐凡能感受到少女话语中所有压抑的情感……他的眼皮垂下,复又抬起,目光柔和的看着月夕,看着这名居住于域外星河,似乎聚集星空宠爱于一身的绝美少女。

    先是犹豫了片刻,然后伸出手掌,在少女那坚强、不闪不避的眼神中,直接覆上那一头柔顺的金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