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凡抬头看向天空。

    在湛蓝如洗的晴空下,那些木色的鱼梭极速的下坠。

    其中有体型比周围的要大了一圈,甚至船体直径要超过月语号接近一半。

    刚刚的那枚拉出白线的导弹就是从这艘“鱼梭”上发出的。

    而就在沐凡看着的时候,三道白线再次这枚急速下坠的“鱼梭”侧翼冒出。

    一个螺旋环绕加速之后,三枚体长接近6米的导弹瞬间撕裂长空看,动能叠加势能,以流星下坠的姿态击向大地。

    轰!

    轰!

    轰!

    大地仿佛都在震颤。

    恐怖的三道冲击波在三个方位接连炸起。

    恐怖的蘑菇云,比任何语言都要震撼人心。

    这才是真正的星际战争方式。

    丘陵上的那残存的五十多台风旅者机甲,他们呆呆的看着天空,看着远方。

    雀之舰队的四艘炮舰,被这四道白线精准的命中,毫无抵抗能力。

    隆隆的响声透过金属传入驾驶舱中,透过大地穿入脚底。

    所有人都清晰的感受到地面上传来的震感。

    “完了……”

    “一切都完了?!?br />
    这些机师的眼神这一刻犹如死灰。

    连半点希望都没有了。

    因为这些“鱼梭”的出现,代表的意义他们比谁都明白。

    “巴旁禁军……公主,公主,我们有救了!”

    芸儿和韵儿两名小侍女在看到那标志性的鱼梭外形时,瞬间激动的跳起来,一人一边拽着月夕的衣襟。

    这种战梭,就是巴旁禁军的专属船只。

    从太空中以极快的速度坠击地面,进行一种快到极致,也精确到极致的支援作战。

    这是王室专有的利器。

    看到两名激动的侍女,月夕摇了摇头,眼中带着宠溺和好笑。

    “救我们的人一直就在眼前……”

    她那明亮的目光投到那台孤傲持刀的机甲身上,瞳孔中映着的是那波澜不惊的面容,以及内心深处掩藏不住的爱慕。

    突然月夕低头看向自己左侧的韵儿,那个小妮子此刻也正呆呆的望着光幕。

    “韵儿?!?br />
    “???”小侍女茫然回头,发现自家的公主眼神明亮的看着自己。

    顿时以为自己哪里做的失态了,于是慌忙低头看自己的衣服是不是有褶皱。

    “韵儿,你说让他做巴旁公国的亲王好不好?”

    小侍女整理衣服的动作顿时僵住,大张着嘴看向月夕·嘉兰诺德。

    “公主,你、你是认真的?”

    旁边的发髻上挂着一串绿色玛瑙珠的可爱小侍女芸儿也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自家公主。

    “当然是认真的!”

    月夕的声音抛弃了以往的轻柔,这一次异常坚定。

    小侍女韵儿发现自家公主这次,好像真是认真的啊。

    那双澄澈眼睛中的炽烈……

    好羞啊。

    于是小侍女慌忙捂住眼睛,“公主,这种问题你怎么能问韵儿呢?!?br />
    “那我问问芸儿?”

    月夕看向另外一名小侍女,结果芸儿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

    “怎么,你们不希望吗?”月夕有些生气。

    芸儿苦兮兮的说道:“公主,我还没有成年?!?br />
    “也是……”

    月夕公主自言自语道,终于放弃了询问两名侍女的打算。

    在以往她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但是现在这空灵绝美的少女终究是心乱了。

    她现在真想就这样站在沐凡面前,大胆的再次询问一次。

    如果第一次是在陷入绝境时,害羞吐露的心意。

    那么这一次,当看到沐凡为她而战的时候,继承了烈阳大公那敢爱敢恨性格的月夕公主,已经确信了自己的心意。

    那就是……

    如果错过,那么在今后恐怕就再不会遇到如他一般的人了。

    不动声色的攥了攥拳头,未来的女大公心意渐渐坚定。

    ……

    天空中的战梭如果再形容的详细一点,那就是整个飞行器设计的如同一枚枚投下的航空炸弹。

    它们的外型非常符合流体动力学。

    尾部的十字翼保证了这种飞行器在失去动力下降时的稳定性。

    可以说,这种飞行器才是真正能够平稳进入树神谷地的存在。

    当四枚高压能量导弹发射完毕之后,那台为首的战梭第一个打开减速伞。

    伞面的面积甚至超越月语号的两倍还多。

    这仅仅是一个引子。

    数十、数百的减速伞在空中绽放。

    天空中宛如降下了无数蒲公英。

    这些战梭缓缓的、平稳的落在月语号前方三公里的位置。

    虽然看到那边的四艘炮舰被炸毁,但是大月殇的举刀姿态,没有半点动摇。

    而且诡异的是,这些战梭上在落地后并没有什么动静。

    因为,那艘旗舰上根本没有传出命令。

    而在那艘最为巨大的战梭旗舰中层,魁梧的岱森达日愣住了,他身后一众穿着布袍的军官也愣住了。

    这些人同时目光惊讶而震撼的看着光幕。

    “这是、大月殇?”

    岱森达日听到身边的抽气声,他揉了揉眼。

    “不会是他开出来的吧……”

    “谁?”

    “一个可恶的小子?!?br />
    岱森达日恶狠狠的说道,但是脸上却笑起来了。

    他活着回来了,现在还要请那个臭小子喝酒呢。

    “走,去见见他?!?br />
    嗤!~

    一片白色的气流泄压腾起,这些战梭光滑的弧形表面同时弹开。

    黑暗的空间中,沐凡的眼睛眯起。

    当那台周身遍布青色甲片,一手持盾,一首长矛的机甲出现后。

    沐凡的嘴角咧起。

    月语号中也是一片欢呼,两名小侍女激动的抱住月夕。

    那是割裂者,岱森达日没有死!

    一台台浅绿色的机甲从这些“鱼梭”中走出,随着缓缓的列队,数量已经超过三百之多。

    不过这些机甲全都安静的站在【割裂者】身后。

    木甲与金属的完美结合,割裂者缓缓走到大月殇身侧二十米处,站定。

    “……沐凡?”

    浑厚的声音响起。

    “想好请我喝酒了吗?”

    大月殇中传来一个平静的声音,修长的刀锋高高竖起后一个回折入鞘。

    “哈哈哈哈哈!果然是你,我没来晚吧?!?br />
    驾驶舱中,岱森达日笑得痛快淋漓。

    他终于拖到了巴旁禁军卫队的赶来。

    除了鲁议员的旗舰以及三艘护卫舰逃跑,其余的被尽数歼灭在太空。

    而现在,当看到大月殇那孤零零而悲壮的身影,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岱森达日心中不可抑制的激动。

    沐凡遵守了他的承诺!

    “公主……她受伤了吗?”

    “完好无损?!?br />
    驾驶舱中的岱森达日用力挥了挥拳头,心中那颗大石头终于彻底落地。

    “你小子呢?”这个魁梧的汉子还是有细心时候的。

    “我这不是在等着你的酒吗?!?br />
    “哈哈哈!哈哈哈!痛快,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答案?!贬飞锶盏牧成险庖豢躺逼谔?,大手一挥,“禁军卫队,准备迎战?!?br />
    唰!

    一片林立的声音中,无数巨大的十字弩遥遥对向丘陵。

    也就在这一刻,岱森达日的通讯频道内突然响起错愕的声音。

    “将军……他们投降了?!?br />
    割裂者猛地抬头。

    在远处的丘陵上,一排机甲同时扔掉手中的军刀和战弩。

    整整齐齐的跪在那里。

    “这是什么情况?”

    岱森达日脸上带着难看,这就是第七师团的机甲队伍?

    就这种熊样?

    也太孬了吧。

    不对啊,根据消息,这里的带队者是尚雄!

    尚雄是绝对不会下跪的。

    “去看看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