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话音落下,那杆遍布斑驳伤痕的长枪被大月殇缓缓抽出。

    枪尖挑起,高高扬向天空。

    “呵,无法激发月蚀的月蚀枪……我看你怎么躲?”

    尚雄的嘴角挂起微笑,疾风旅者手中的长刀,代表着这一百多台A级机甲的最高指挥权限。

    无法飞行,没有月蚀,你怎么躲?

    沐凡沉默的看着那漫天而来的箭矢。

    孤零零的月白色机甲在这广阔平坦的树神谷地中,显得孤独而悲壮。

    咚……

    一只脚踏地,发出有些沉闷的声音,闪着寒光的枪尖没入泥土中,随着机身的移动犁出一小段沟壑。

    然后另一只脚抬起……

    重重踏下!

    土浪这一刻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溅起。

    在密布的箭雨中,在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中。

    大月殇由极致的安静瞬间化作极致的狂暴,悍然迎向那漫天箭雨,冲向丘陵。

    而丘陵上,冷酷的矗立着那剩下的116台机甲。

    “沐凡他要做什么!”

    两名小侍女惊呼一声,抱在一起。

    月夕不由的走到光幕正前方,仰头看着那台在画面中不断放大的大月殇!

    那种狂野的气势,仅仅看着就压迫的无法呼吸。

    大月殇转身离去时的那双青色眼眸,冰冷而无畏。

    父王,您看到了吗?

    他就是月夕的守护骑士!

    月夕那双纯净动人的眸子中,光泽闪耀的如同星空一般明亮。

    ……

    突然,大月殇手中提着的那杆长枪,猛地一个回转,枪尖在柔和的光线照耀下闪耀出一片月白色的光华。

    当左手接过右手长枪的时候。

    这支遍布斑驳伤痕的月蚀枪,刹那间在大月殇手中旋转成一道圆形的幻影,并且瞬间分列于两侧。

    大月殇的双手交错的已经化作一片模糊。

    【快些、快些、再快些……】

    沐凡的双掌交错的越来越快,如瀑布般的动作指令一个个如同幻灯片般出现在沐凡的大脑中,然后瞬间同步给大月殇。

    于是,所有人看到那台月白色机甲手中的长枪,这一刻如同一对剧烈运转的螺旋桨。

    风起长空,在身后咆哮。

    眨眼间一道狂暴的土龙在大月殇身后腾起。

    索格里尔猜想之神速——大轮攻。

    这一刻沐凡,竟然有种自己在驾驶极殊兵的感觉。

    星际演武大赛时,在执行考核任务时在那颗边境星球上杀出重围时,他都这样驾驶着机甲奔腾在大地上。

    而现在,当他抬起眼皮时,目光中锁定那台手持青色长刀的【疾风旅者】,嘴角森然咧起。

    第一阵弩机雨杀阵,这一刻如同暴雨般从天空激射而至,眼看就要将沐凡笼罩其中。

    “我看你怎么躲!”

    尚雄的目光森冷,心中冷笑。

    叮叮叮叮,然后就在一片密集的箭雨相撞中,在后方看的一清二楚的月夕公主惊讶的捂住自己的红唇。

    大月殇,不闪不避!

    那道土龙就这样悍然迎上箭雨。

    然后就看到在旋转的枪风环绕中,那些如雨的箭矢如同撞击到一堵无形之墙。

    噌噌噌,机甲奔袭过的路线两侧,这一刻遍布箭矢,雨杀阵那短小密集的箭矢,歪歪斜斜的插满大地。

    然而,在这一片遍布死亡杀机的箭雨中,却有一条笔直的路线席卷直上。

    大月殇的速度不曾受到半点干扰!

    “竟然将长枪舞动到连箭雨都无法侵入的地步了吗?”尚雄低声自语。

    ……

    “当初父王也不可能做到这种水准啊?!?br />
    月夕身边的两名小侍女更是都快化作石雕了。

    ……

    那些而那些全神贯注进行射击的机师们,他们则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不过尚雄的命令还没有下达,所以他们依旧忠实的站在原位。

    第一批雨杀阵就这样毫无建树的彻底落空,紧接着是第二批风杀阵的弩箭,其直径、穿透力都要远远强于第一阵的箭雨。

    如果说先前的雨杀阵是轻机枪火力覆盖,那么第二阵风杀则是带着恐怖杀伤力的火箭弹。

    一支尖端顶着一团风旋的弩箭撕裂长空,带着刺耳的鸣声直直射向沐凡!

    沐凡的眼皮这一刻突然一缩,黑暗的空间内手掌上青筋暴起。

    那旋转的枪影瞬间消失。

    大月殇的右手猛地向上滑动抓住枪纂,枪尖这一刻陷入泥土,随着机甲的强悍冲锋直接压成弯曲状。

    “给我……起!”

    枪尖轰然从泥土中弹出,随着长枪的反手上掠,重重抽在那枚粗壮的箭矢上。

    轰!

    一团巨大的白色气浪扩散成数十米的直径,那支弩箭直接被凌空抽成碎片。

    月白色的身影瞬间穿入,瞬间破雾而出。

    “这就是你们的攻击了?”

    从坠入树神谷地起,沐凡那喘息却……漠然的声音第一次正式在这片空间内响起。

    “真是……”

    “不过如此?!?br />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尚雄那平静的双目中终于腾起一丝恼意。

    而他那同样细长的耳尖不自然的抖动了一下。

    “想要和我近战么,我会把你剥出来,然后一点点……切碎?!鄙纳舸映莘熘屑烦?。

    【疾风旅者】手中青色军刀挽起一个漂亮的刀花,一步跨出。

    至此,大月殇已反突五公里,直直抵达丘陵的脚下,当他抬头时是那近在咫尺的第三阵——云杀阵。

    沐凡的声音,这一刻对第七师团来说是一个绝对的沉重打击,而对于飞船上的月夕来说。

    则是一种前所未见的霸气!

    这一刻的弩箭则再也不是实体的箭支,而是化作一枚枚能量箭矢,眼看就要将突出重围的大月殇覆盖。

    而这一刻沐凡的眼神中没有半点担忧,也没有半点恐惧。

    有的只是一种镇定到极点的漠然。

    长枪重重刺入大地,双膝下压。

    轰!

    随着枪尖刺入的地面骤然炸开,大月殇身后引擎轰然作响,竟然直接借势冲向更高空。

    这一刻大月殇,犹如从一片云海中腾起的战神。

    在它的脚下,那一片片的能量箭矢轰然爆炸。

    沐凡眼睛这一刻眯起,眼神如狼。

    月白色的机甲,右手高高举起,犹如古代神话的持矛武士。

    “杀!”

    一声低沉而震撼的声音中。

    大月殇的第一击,摧枯拉朽般将一台风旅者的胸口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