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凡说过的话……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

    月夕当初开玩笑说把护送作为交换条件。

    沐凡却是郑重的回答了一个“好”。

    这就是他作为男人的承诺。

    而现在,就是履行的时刻了。

    至于面前这些机甲……

    沐凡的胸腔有力的起伏,炽热的鼻息喷出。

    “来……??!”

    犹如兽吼的声音中,大月殇挟着惊人的气势逆冲而上。

    对面三台【风旅者】这一刻全部扔掉手中弩弓,抽出军刀。

    三对一,他们一定会将这台没有进入月蚀状态的大月殇,砍成稀巴烂!

    三台机甲瞬间排成一列,三柄军刀同时在空中排成一条直线。

    三道机甲身影合一,间隔不足五十米,那浅灰色的残影却连成一跳直线,如同一条巨龙滚滚而来。

    师团战技——响尾蛇突刺。

    集中所有力量于一点,将进攻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这就是巴旁公国第七机甲师的作战理念。

    狭路相逢,唯勇者胜。

    三名机师眼中都带着一种嗜血的森寒笑容。

    沐凡双漠然平静的眼睛这一刻悄然眯起,视线中锁定着这队列中为首的那台风旅者。

    脸上的肌肉随着他牙齿的咬合露出鲜明的轮廓。

    五十米、

    三十米、

    十米!

    就在双方下一秒即将相撞时。

    大月殇的左脚高高抬起,轰然踏下,一圈土浪在四周炸起。

    那柄细窄而超长的月华军刀,被沐凡反手提在身侧,左手一个后撤蓄力,重重推在刀背上。

    刀锋重重掠出。

    而对面响尾蛇突刺已经进入了最终阶段,三台机甲瞬间分开,三柄刀锋重重砍来。

    无论沐凡进攻哪一台,另外两把刀锋都会砍到大月殇的身上。

    然而,这一刻的沐凡,眼中却没有半点畏惧,有的只有那蒸腾不息的战意。

    “弧光……”

    静谧的黑暗空间中,低沉而森冷的声音伴随他的鼻息悄然浮起。

    “踏前……”

    “斩?。?!”

    嘶哑的声音,在沐凡的喉咙中一字字挤出。

    来自定川学院图书馆的失传战技,索格里尔之不可思议猜想系列再次呈现出来。

    那依靠无数键位才能形成的诡异动作,这一刻没有任何控制台,却被开启六式·柔身状态的沐凡,在这一刻完美演绎。

    这一刻,月语号飞船中的三女同时瞪大眼睛。

    那台仅仅能发挥A级水准的机甲,那柄修长的军刀月华明明已经斩出,但即将和对面的锋刃相交时,却突然诡异的如同钻头一般急速旋转起来。

    月白色的机甲身形刹那间变得模糊,一道淡淡的弧形闪电在她们的视野中一闪而过。

    下一刻竟然诡异的出现在第一台机甲身后,第二台机甲身前。

    嗞~~~

    一道长长的火花从第一台风旅者腰间瞬间绽放。

    军刀月华不知何时已经从右手转移到左手,沐凡左手倒提长刀,手臂向内侧一甩。

    寒光掠过,月白色的弧形闪电再闪。

    第二名机师只感觉自己的刀锋没劈砍中任何物体,只是微微一沉眼前的身影刹那间出现又刹那间消失。

    长刀又再次回到右手之中。

    身体一个拧转,大月殇机甲腾空旋转落地,左臂弯曲撑地,猛然弹起。

    弧形闪电再现!

    应接不暇间,不到一秒的时间内,连续三道弧形闪电在对方的阵型中跳跃,也在月夕的瞳孔中绽放。

    第三台机甲的机师喉咙中嗬嗬的声音喘息着,看着从自己后背透体而入,从胸前刺出的长刃,说不出半句话。

    只是眼神中带着惊恐和难以置信。

    那柄长达十米的月华长刀从后向前,将最后一台风旅者捅了个通透。

    而大月殇,只是半跪于地,右手反握着那月白色的刀柄,缓缓抽出。

    滋啦啦……

    抽刀时带起一道清晰的火花。

    大月殇沉默着,缓缓起身。

    在它身后,三台机甲,这一瞬间笔直的刀切斜线同时浮现。

    咔咔……

    轰、轰、轰!

    引擎、驾驶舱、弹药舱同时被切开的机甲瞬间爆成三团烈火。

    浓浓的黑烟向着天空飘去。

    沐凡没有转身看向月语号,而是缓缓躬身,左脚一步踏前,右脚后弓步。

    双手持着长刀,刀尖向外,缓缓后拉。

    这是标准的武者长刀进攻姿态。

    一击必杀,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在遥远的域外星河,遥远的巴旁公国境内,沐凡再次驾驶机甲出战。

    留下的是月语号中彻底被震撼的三女。

    这种臻至巅峰的战斗技巧,比月夕见过的所有机师,都要暴力、精准。

    那种别样的杀戮美感,让人心怀的只有敬畏。

    几天前沐凡那腼腆、不好意思的笑容再次浮现于脑海,竟然和面前这侵略如火的大月殇叠为一体,这个场景让月夕感到一种不真实。

    但是片刻之后,巴旁公国的未来女大公,眼中就坚定起来,甚至隐隐透着骄傲。

    这才是我月夕·嘉兰诺德看上的男人!

    父王,您看到了吗?

    沐凡他驾驶大月殇时的英姿,和您,真的好像好像。

    然而就在这时,两名小侍女陡然惊呼出声。

    因为在那硕大的光幕上,她们清晰的看到一台台机甲手持弩弓,出现在丘陵上。

    上百台机甲陆陆续续浮现,最终沿着那不规整的丘陵排成一条直线。

    浅灰色的流线型机身,巨大的银色弓弩,精美的佩刀。

    这些机甲出现后并没有急着进攻,而是同时冰冷的看向远方的那台【大月殇】。

    月夕的心脏瞬间提起,然后隐隐的刺痛。

    “第七机甲师,都叛变了……”

    一台只能发挥A级实力的大月殇,对战121台同为A级的风旅者。

    对方在付出了四台机甲的代价后,终于选择了合围而上。

    这一刻,沐凡再不能逐个击破了。

    “我是雀之舰队第七机甲师团的中校,尚雄?!?br />
    一声冰冷而平淡的声音从一台手持青色长刀的机甲中发出,缓缓走到队列最前方,然后那青色的刀锋直直指向远处的月白色机甲。

    那台机甲赫然是【疾风旅者】!

    疾风刀圣,尚雄。

    “大月殇的机师,今天……”

    “你,你的机甲,你身后的飞船,月夕公主……”

    “都要死?!?br />
    “公主殿下……您不用跑了?!?br />
    “让我好好欣赏你们瑟瑟发抖的表情吧?!?br />
    尚雄的目光平静的看着那艘月语号飞船,淡淡的说道。

    那冰冷的声音充斥着死意与杀机。

    飞船当中的气氛瞬间结冰。

    两名小侍女瑟瑟发抖的抱在一起,惊慌失措的看向自家公主。

    月夕这一刻的脸上反而没有任何害怕和畏惧,她看了一眼后方舰台,平静的走过去。

    从一处暗格中取出一把小巧而精致的手枪后,安静的说道:

    “嘉兰诺德没有跪着生的后裔?!?br />
    她竟然死意已决,只要大月殇倒下,她会立刻毫不犹豫的开枪。

    沐凡为她而战。

    如果他死了,她不想多活那么屈辱的几秒。

    一时间,远处的炮舰,近处的这121台机甲,身后的三女。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那台保持着出刀姿态的大月殇。

    沐凡的眼光看向左边,然后又缓缓移向右边。

    机甲那月白色面甲下的青色目光淡淡,和他本人一样,没有任何波动。

    当扫视完毕后,机甲的左手却离开了刀柄。

    在上百双眼睛的注视中,那只左手缓缓伸向正前方。

    对着不远处这上百台机甲。

    勾了勾手掌……

    ***

    PS:(建军节了!新的八月来临了,老当安利一部电影《战狼2》,看的太燃了,这片的编剧是我们起点的军事大神纷舞妖姬。真爷们就应该干,喜欢热血又恰好没看过的书友们,不妨看看,这是过瘾到爆炸的一部电影。国产烂片太多了,我真想看看这片还能破多少记录?。?br />